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四十八章 红叶翩翩霜染色 再见人时已不同
    正值红叶翩翩。

    山风入水,霞生枝头。

    横山斜影而来,冷光层层,如同鱼跃波间,自然成画。

    金安戴银冠,身披天青法衣,神采俊秀,大袖一展,自云榻上起身,来到云舟窗前,展目看去,只见幽幽渊水,浩森浩瀚。

    日月若出其中,星辰在里沉浮。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岁月扯住脚步,变得绵长从容。

    “真是好一番气象。”

    金安不是第一次来太冥宫,可是以前限于修为,走马观花,现在成为元神真人后,才知道黑水渊的气象。

    真的是亘古深沉,容纳万物。

    轰隆隆,

    正在这个时候,自渊水之上,蓦地出现一座虹桥,呈五彩,描龙凤,两侧龙鱼吐珠,熠熠生辉。

    一个道人踱步而来,身披祥云仙衣,手持拂尘,额下三缕长须,神态飘逸,仙风道骨。

    身后则是两排捧扇童子,垂手恭立。

    正是金霞岛的杨子昌。

    杨子昌上前一步,大袖一摆,衣袂带风,朗声道,“金真人远道而来,有失远迎。”

    “杨岛主客气了。”

    金安还了一礼,他隐约知道太冥宫的底子不简单,没有任何的盛气凌人,客客气气地道,“冒昧打扰贵地,还请海涵。”

    两人客气了几句,杨子昌在前面带路,开始往里走。

    脚下虹桥,随心而长。

    周围荷叶田田,水色粼粼。

    怪石参差之间,虬松苍劲,如龙如蛇。

    不知为何,金安看着石上松,若龙蛇舞,有一种难言的锐气。

    这可和以往太冥宫深沉内敛的气质不同啊。

    时候不大,两人来到岛上,分宾主入座。

    有道童奉上灵茶,然后悄然退下。

    亭中青竹竿竿,绿云照入檐下。

    层层上人衣襟,有一种清清亮亮的感觉。

    金安饮着茶,寒暄了几句后,引入正题,道,“现在虚空生物肆虐,天水界人心惶惶,需要贵宗帮助。”

    “这个,”

    杨子昌听完之后,眉头轴承疙瘩,缓声道,“这样的大事,我做不了主。”

    “不知贵门的叶长老可在?”

    金安开口问道,他从宗门中得到消息,太冥宫有一位叶姓长老,实力深不可测,有人讲是真仙身份,可是很少有人见过真面目。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反正不管怎么讲,肯定是能够做得了主的人。

    “叶长老最近闭关。”

    杨子昌摇摇头,他真没说假话,前两日叶初夏传出法旨,要在守一宫闭关,没事不要惊动他。

    “这可怎么办?”

    金安真不想无功而返,现在天水界局势紧张,需要盟友。

    杨子昌见此,沉吟少许,放下手中的茶盏,森森绿意照在衣袖上,如同花纹,开口道,“叶长老不在,要是真要做主的话,青翼岛的陈真人也可以。”

    “陈真人?”

    金安听了一愣,他来之前是做过功课的,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太冥宫有什么陈真人,而且看样子要比杨子昌的地位还要高?

    杨子昌笑了笑,没有多解释,而是屈指如笔,勾勒灵文,然后化为袅袅青烟,不久散去。

    亭中安静下来。

    天光薄薄,从枝叶稀疏间穿过,落在地上,或是圆形,或是团状,或是三角。

    千姿百态,光暗交织。

    两人都没有说话,嗅着茶香,等待结果。

    不一会,杨子昌目光一亮,明显收到回信。

    “如何?”

    金安略显紧张,生怕又是一个不在。

    幸好杨子昌的话不是这样,他开口答道,“陈真人在炼制法宝,很快就会出关,我们可以去青翼岛等候。”

    “现在就动身。”

    金安很急,一方面是有任务在身,另一方面他对这个太冥宫突然出现还地位颇高的陈真人有好奇。

    “来人。”

    杨子昌唤来仙鹤童子,准备车辇。

    他和金安两人离开金霞岛,网山门深处行进。

    路上无话,不多时,青翼岛在望。

    金安凝神看去,见青丘霜冷,松竹绵长。

    泉深音泠泠,水绿气森森。

    还有时时鹤舞,处处鹿鸣,白猿结对,玄龟浮潭。

    正所谓,有对比才有发现。

    金霞岛在金安来看无论从灵机还是格局来看,都很不错,但要和眼前的福地相比,可是差距很大。

    “看来这个陈真人的地位真在杨子昌之上。”

    金安是越来越纳闷,太冥宫虽然低调,但同样也得和其他人打交道,杨子昌就是其代表,本来以为他是负责人,现在来看,截然不同啊。

    两人来到岛上,早有道童前来引路。

    经过铺满竹叶的寒径,一个半月形的门户出现在眼前,最上面是龙蛇般的篆文:两生洞。

    “两生洞?”

    金安看着这个略有点奇怪的名字,目光闪烁。

    轰隆隆,

    这个时候,洞府门户大开,钟鸣之声大作,异香馥馥,席地而来,有一种春暖花开的生机,然后澎湃的水音紧随其后。

    一个少年人踱步而出,目若点漆,风采俊秀,身上法衣玄黑,如同渊水,不见其底。

    他看到门外两人,笑道,“可是金真人当面?”

    “嗯?”

    金安一见来人,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掀起惊涛骇浪。

    他一直好奇杨子昌口中能够做主的陈真人是何等神圣,现在一见面,没想到居然是自己曾经见到的过的。

    “这就是陈岩?”

    金安想到自己在灵隐湖的浮空岛上和龙族来人交流之时,对方说是碰到一个看似熟识之人,他据多看了几眼,记在心里,正是此人。

    “陈岩,陈岩,陈岩,”

    金安心中喃喃,由于当时龙族来人的身份特殊,对方关注之人,他同样是非常好奇,不敢轻忽,于是接下来发动关系进行调查。

    功夫不负有心人,调查有了结果,可是这个结果让人很意外。

    龙族来人关注的那个人,居然是通过界空传送阵刚刚抵达天水界,而能够动用那个界空传送阵,很明显和真阳派这样的巨无霸有渊源。

    当时金安还很纳闷,龙族怎么会和真阳派的人熟识,现在来看,竟然是太冥宫的人,看样子还是居于高位之人!

    金安念头百转,却没有任何失礼,回礼道,“见过陈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