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五十四章 喧宾夺主欲上位
    十日后。

    湖水清浅,疏影横斜。

    朵朵玉花在明空上绽放,团团簇簇,簇簇团团,像是积雪压枝头,颤颤巍巍。

    风一吹,似乎有寒香横浸衣襟,透到骨子里。

    杨子昌头戴法冠,身披仙衣,昂首站在前面,身后是门中的弟子们,精神抖擞。

    孔桧同样在场,面上平静,将心中的不喜压在心底。

    虽然迫于形势,不得不屈服于杨子昌趁势而起的逼宫,要从太冥宫请人,但要是说心里痛快,那是绝不可能。

    要不是蠛龙等虚空生物太过咄咄逼人,早就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了。

    轰隆隆,

    正在这个时候,天水相接之地蓦地耀出万千明光,层层叠叠,如同青虬出水,满天龙舞。

    下一刻,

    明光最中央,托举出一滴水珠,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眨眼睛,覆盖千亩,青翼腾空。

    尚未接近,就有一股潺潺的水音扑面而来,响动在灵台件,给人一种时光绵长的感觉。

    松观秋水,双鹤在空。

    前所未有的通透,不停盘绕。

    “这件法器,”

    孔桧神情变得凝重,他是元神真人,又出身天水界大势力,自然明白其中的分量。

    “这太冥宫真的积蓄如此之厚?”

    孔桧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大为惊讶。

    轰隆隆,

    大哉九真天玄宫稳稳当当停在半空中,然后细细密密的碎花自里面延伸出来,交织浮水,凝成拱桥,横跨两岸。

    再然后,一个少年人扶着法冠踱步走出,身姿挺拔,背后玄光如水,生生不息。

    少年出现后,立在虹桥上,一种宏大的气机充塞空间,却又无声无息。

    “陈真人。”

    杨子昌一看,心中惊喜,率领门下弟子上前,躬身行礼。

    陈岩抬手还了一礼,眸子纯青,然后目光移到孔桧身上。

    孔桧被这纯青的目光一扫,似乎感应到重重山岳压了下来,让人透不过气,顿时掐了个法诀,恢复气定神闲,上前道,

    “欢迎陈真人到来。”

    “孔真人,”

    陈岩来之前,已经通过和杨子昌的交谈得到不少的消息,神情平和。

    孔桧压下心中的异色,大袖一摆,道,“诸位道友还在殿中等候,要给陈真人接风洗尘,我们进去吧。”

    “好。”

    陈岩答应一声,云袖飘飘,领着太冥宫众人往正殿行去。

    在行走中,孔桧暗自打量,发现太冥宫众人中,不管是同来的元神真人,还是在此的杨子昌,都甘于在陈岩之后,不敢越雷池一步。

    一步一步,规矩十足。

    从中可以看出,陈岩这个人在太冥宫真的是威严深重,非常不凡啊。

    不一会,众人来到大殿。

    陈岩抬目看去,殿中清光隐隐,金莲盛开,玄音响彻,除去真有事出门围剿漏网的虚空生物的,所有的真人们都到了现场。

    当然,最为耀眼的要属中央的玉堪真人,绵绵长长的光晕流转,圆满境界,仙人之下。

    “嗯?”

    与此同时,玉堪真人也在打量从大殿门口徐徐走来的陈岩。

    虽然看上去只是刚刚凝练出元神,但身上的气象幽深古朴,看不透。

    更令人惊异的是,对方身上同样有绵长的时光,缓慢从容。

    “是法宝?”

    玉堪真人心中默念,静静思考。

    接下来,波澜不惊。

    各人分宾主入座,客套寒暄。

    毕竟都是元神真人,即使暗地里有刀光剑影,暗流汹涌,但表面上是一派和气,气氛融洽。

    突然之间,殿中镜光照来,光明大作,有黑影在变大,扭曲如龙蛇。

    哗啦啦,

    黑影摇动,凶厉之气弥漫,让殿中众位真人不由得皱起眉头。

    “蠛龙,”

    杨子昌声音不大,正好传到陈岩耳边,道,“看样子一下子来了三头。”

    “三头蠛龙,”

    陈岩看着光镜中的黑影,若有所思。

    “又是蠛龙来了?”

    玉堪真人坐在云床,见到蠛龙逼近,眉头皱起。

    他看向下方,发现在座的元神真人不少人目光躲闪。

    最近和蠛龙数次争斗,任何人都明白蠛龙的厉害,何况一次来三头,来势汹汹。

    他们都不想摊这个浑水。

    “该怎么办?”

    玉堪真人目光下澈,幽幽森森。

    陈岩轻轻一笑,展袖起身,清光横浸紫青,错杂如锦绣,朗声道,“在下初来乍到,寸功未立,不如让我走一趟吧。”

    话音一落,场中所有的目光都投在他身上,好奇者有之,惊讶者有之,淡然者有之,等等等等。

    玉堪真人神情复杂,他手按玉如意,摩挲着上面的花纹,好一会才道,“陈真人能够分忧,是再好不过。”

    “不知陈真人打算带几个人前去?”

    陈岩立在殿中,法衣猎猎,从容地道,“不用麻烦别的道友,让我太冥宫几人应对即可。”

    “这样啊,”

    玉堪真人听到这句话,微微愕然,随即恢复平静,道,“既然陈真人有此自信,那就预祝道友旗开得胜。”

    陈岩和殿中众真人行了一礼,飒飒然往外走,风淡云轻。

    哗啦啦,

    其他太冥宫弟子跟在后面,鱼贯而出,抬袖振衣,气势惊人。

    待太冥宫众人离开后,有人赞叹一句,道,“真是不一样啊。”

    其他人虽然没有说话,但坐在云塌上,都是各有心思。

    殿中悬有成千上百的羊角灯,莹莹点点,照的四下通明。

    光晕映带层叠,如锦绣,如画卷,铺开一片天。

    孔桧没有言语,目光一转,和玉堪真人碰了碰。

    玉堪真人点点头,心有灵犀,屈指一弹,蒙蒙的光浮现,照灵镜投影过来。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镜光上抬,先是绵绵不断的星辰,看不到尽头,摇曳紫青,熠熠生辉。

    然后继续往上,再次向上,星辰隐去,取而代之的是灰蒙蒙的虚空,没有任何的色彩,而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洞出现。

    大洞的外面,各种各样的磁光细线下来,不断交织,似乎种种的漩涡,涡旋,万万千千。

    这就是天水界的天地胎膜,破裂的天地胎膜。

    镜光所照,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