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五十九章 风起云涌
    傍晚。

    夕阳下山。

    半昏黄的光晕沉入湖中,楼台琼影稀稀疏疏映进小亭,还有稀稀疏疏的荷花,闹红一舸。

    再仔细看,细细密密的香气排在霜白如雪的石壁上,倏尔散开,化为缕缕,若隐若现。

    玉堪真人坐在云塌上,看着天边夕阳渐晚,周围晕开涟漪,有一种如血的味道,沉沉的,一如此刻的心情。

    哗啦啦,

    这个时候,一道惊虹贯空,猛地一折,往下落过来,然后左右一转,孔桧走了出来,扶着法冠,神情肃穆。

    他来到玉堪真人身边,两人并肩而立,看着外面滚滚水音,一时沉默。

    好一会,孔桧开口,打破了亭中的寂静,道,“太冥宫的弟子四下斩杀虚空生物,纵横往来,声势日涨,最近已经传遍天水界。”

    “是啊。”

    玉堪真人来回踱着步子,目光幽幽,道,“一件无上法宝坐镇中枢,建立力量通道,然后门下弟子斩杀虚空生物,增强力量,传播太冥宫威名。”

    “真真是好手段啊。”

    “让人无可奈何。”

    孔桧苦笑一声,真的是无可奈何。

    陈岩这样的做法,是堂堂正正的阳谋,既可以斩杀虚空生物,赢得天水界各大势力的好感,还可以锻炼门下弟子,营造声势,效果非常之好。

    可是别的人想效仿,就没有办法。

    因为这个做法最核心的是无上法宝大哉九真天玄宫,再加上源源不断的资源供应,两者结合才有这样的效果。

    没有办法,两人只能够眼睁睁看着陈岩连同太冥宫的声名如同吹气球一样膨胀。

    又过一会,一道玉符由远而近,往下一落,悬在檐下的铜钟叮当作响,然后浮现出细密的文字。

    “有飞信。”

    玉堪真人被惊动,走过去一看,面色变得更为阴沉。

    “卢道友又去找那个陈岩了。”

    孔桧同样看到飞信的内容,心里沉甸甸的,龙族之人最善于见风使舵,锦上添花,但他们的眼光从来是让人赞叹的。

    现在就连龙族都看好陈岩以及他们背后的太冥宫了?

    两人无言。

    枝头临水,横斜交错疏影。

    浅浅淡淡,团团簇簇。

    周围一片安静,只剩下浩森的水音,层层向上,浮动在亭前。

    大殿中。

    琼花自西向东,开在娇嫩的虬枝上,团团簇簇,开时如雪。

    三五只翠鸟在上面蹦蹦跳跳,长长的丹喙,咬咬好音。

    卢姓女子云鬓高盘,雍容华贵,她纤纤玉手端着玉瓷杯,花香和酒香混在一起,沁人心脾。

    轻轻抿了一口,卢姓女子面上露出笑容,道,“最近陈道友声势很大,已经在天水界营造出足够的气势,不知何时领袖群门?”

    “领袖群门?”

    陈岩目光晶然,璀璨生辉。

    以太冥宫的力量,何须在天水界称王称霸,从开始着眼的就是整个玄元上景天。

    再等等。

    再等一等。

    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卢姓女子见陈岩不说,也没有多问,只是道,“不管怎么讲,我都是支持陈真人的。”

    “那我就以茶代酒,提前谢谢卢道友。”

    陈岩端起茶水,遥遥举杯。

    又说了几句,卢姓女子告辞离开,玉足一点,腾身入云,消失不见。

    陈岩送到外面,见古松屈曲,婆娑有影,片片绿意压下来,披在身上。

    再远处,天若淡墨,上下隐有一线。

    算上卢姓女子,最近已经有好几大势力明里暗里表示,要和太冥宫共进退。

    真要是发作,肯定能够在天水界掀起偌大的声势,可以打压三大宗门。

    “再等一等。”

    陈岩很有耐心,他真不想把天水界弄得腥风血雨,因为从掌握的情况看,真正的敌人从来不在天水界,而是在外面。

    云岚山。

    山势陡峻,白水落涧。

    成排成排的霜花间,掩映金门玉户,丹楼翠阁,不少神采飞扬的年轻弟子出没期间。

    很显然,这可不是旅游圣地,而是真真正正的宗门。

    山门的最深处,有浮空高台,正中央有宝树一株,高有百丈,细叶如针,金中生赤。

    这样的光泽和夕光一照,美轮美奂。

    周山坐在宝树下,身上晕着光,如同轮子一样,徐徐转动,熠熠像是火焰燃烧,无声无息。

    他一动不动,手中拿着从各地传来的各种符信,如同雪蚕般的长眉不停地抖动,看上去非常严肃。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山放下所有的符信,仰起头,目中满满的光华,看上去正在思考。

    本来一番平静,没想到骤然起了波澜,向来居于黑水渊的太冥宫强势出手,在天水界展现出非常强的存在感。

    或许别的宗门来讲,是天水界新势力要挑战三大宗门的旧霸主,可是在云岚山的云岚阁阁主来讲,就不是这样。

    从第一天接任云岚阁阁主,周山从上一代阁主口中得知的,不是兢兢业业发展宗门,不是要心无旁骛培养优秀弟子,更不是结交道友,提升修为,而是要时时刻刻盯着黑水渊上的太冥宫,任何风吹草动都不要放过。

    盯着太冥宫,是云岚阁和阁主最大的使命。

    正因为如此,自从发现太冥宫有异动后,周山就四下派出弟子搜索情报,今天终于可以确定,沉寂了无数年的太冥宫是真的要动作了。

    “没想到轮到我了。”

    周山真不知道此刻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云岚阁成立了很多年,历任很多的阁主,都是平平静静,没想到自己刚刚上位,就碰到了。

    命运真是难以琢磨,恐怕仙人都无法看透。

    周山静了静心思,心神空明,他站起身,大袖飘飘,第一次吟唱起他从上一代阁主口中得到的咒语。

    咒语古朴,幽深,晦涩,字字携带一种莫名的味道,引动冥冥之中的时空变化。

    随着咒语越来越长,半空中的力量越来深,晶莹的玉树上面的纹理如同活过来一样,放射出五彩毫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五彩毫光要化为实质,左右旋转,如同宝镜,里面一个影子浮现出来,有无量的伟力和仙光。

    是真正的仙光,纯粹而绚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