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六十四章 剑气纵横欲破局 宝囊倒水倾云光
    ps:各位书友陆陆续续也该上班了,过万了年,记得看书啊,求订阅!

    钟文道负剑而行。

    他看上去形似三十多岁,霜眉胜雪,微微扬起,有一种锋锐之气。

    身后曲柄华盖,紫气流转,滃滃翳翳,如同深潭秋水。

    天光自上而下,稀稀疏疏,如同梅花,在周围盛开。

    人在伞下,花开如雪。

    静静站立,自然光彩夺目。

    “太冥宫,”

    钟文道目光深深,喜怒不形于色。

    他真没有想到,局势会这样发展。

    当年三大宗门高瞻远瞩而定下的联盟规矩,要世世代代统御天水界,无人能够抵挡,现在却成了囚笼锁链,套在自己的身上。

    未来变化,万万千千,就是仙人都看不透啊。

    “不过,”

    钟文道轻轻一笑,面色从容。

    纵然有变化出乎意料,但只要仙人出手,则就会拨乱反正,回归正轨。

    伟力在身,自然可以扭转时空,改变未来。

    轰隆隆,

    下一刻,

    金光激射,霞气纵横,顶垂如珠,然后丝丝缕缕清光落下,如同宝幢,里面显出一个人影,宽袖大衣,昂然锋锐。

    来人一招手,满天光华收敛,如同白水一般,徐徐而落,绵绵层层,最后化为一个宝囊状的法宝。

    宝囊晶晶,吞吐日月,无量的祥光瑞气在里面,演化天地。

    “钟上仙,”

    来人手持宝囊,挡住去路,身上清气升腾,如同龙吟虎啸,道,“何必匆匆赶路,且停下来,你我两人对弈三天可好?”

    话音落下,半空中出现棋盘纵横,黑白字浮动,氤氲着气机。

    “对弈三天,”

    钟文道嘴角抽了抽,似笑非笑,背脊一挺,身上的力量弥漫四方,封锁时空,冷声道,“道友一介化身,也敢口出狂言?”

    仙人之姿,明照万里。

    梅花书院的交锋,已经看在眼中。

    对于太冥宫久闻大名却从来没有见过的仙人,一出手就将花青困住,钟文道实实在在是很震惊的。

    可是现在挡在自己身前的只是一具分身,何德何能敢口出大言,要将自己困守三天?

    “哈哈,”

    挡住钟文道的叶初夏的分身比起本尊来多了三分锋芒,他大笑几声,道,“那就看看吧。”

    话音一落,他用手一指,祭出宝囊。

    哗啦啦,

    宝囊倒下,倾泻出无穷无尽的明光,绵绵长长,不见尽头,倏尔一裹,弥漫天地。

    “这是?”

    钟文道先是一愣,还未来得及拔剑,就有一股难以想象的吞噬之力生出,将之吞入宝囊里。

    轰隆隆,

    钟文道一入宝囊,立刻就见到雷火下击,何止万千,连自己的仙灵之力都无法打破。

    钟文道念头一起,一声清亮的剑鸣声后,璀璨的剑光斩出,纵横时空,可是依然无济于事。

    他见此,目光变得阴沉,幽幽开口道,“好一件法宝。”

    叶初夏的分身用手再招,收回宝囊,用细绳子系住,转了三圈,惦了惦道,“要是三天你能够脱困而出,那真是厉害了。”

    且说梅花书院的女冠花青,当她感应到钟文道的气息之时,大为欢喜。

    可是没多久,钟文道的气息却诡异地消失不见,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消失不见,”

    花青蹙着细眉,觉得不可思议,天水界中的仙人最多是就是他们三人,到底是谁挡住了钟文道?

    叶初夏则是智珠在握,不紧不慢,身后玄气升腾,颠倒时空,不下杀手,而是困住对方,让她无法兴风作浪。

    两个宗门的仙人,天水界中最顶端的人物,都让叶初夏挡住,无法越雷池一步。

    殿中。

    垂垂而治,天然雕饰。

    斑驳花纹如同青苔,片片向上,泛着绿意,晕着光彩。

    细细的光,夹杂着窗外的香气,扑面而来,打在殿中每一个人的法衣上,横浸到灵台中,叮当有声。

    所有的人都盯着宝钟上面翻滚的色彩,三大宗门统御不知岁月的痕迹正在逐渐化去,取而代之的是太冥宫的幽幽森森,高深莫测。

    这个变化看上去很慢,但坚定不移,随着时间的进行,越来越鲜亮。

    “只剩下最后一天了。”

    颜江宁上下打量宝钟,神采奕奕。

    要是太冥宫上位,执掌联盟,作为盟友,他以及他背后的宗门好处很大。

    要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这么出力,充当先锋?

    玉堪真人和孔桧却是紧紧盯着宝钟,看着色彩上升,坐立不安。

    时间不多了,要是真的让宝钟变色,以前的契约法书就会生效,太冥宫就可以约束联盟中的其他势力,包括他们三大宗门。

    “怎么还没有动静?”

    玉堪真人和孔桧非常纳闷,眉头皱成一团。

    对于宝钟的变化,他们是无能无力的。

    只有仙人以无上伟力才可以趁着契约之书尚未完成之际,颠倒乾坤,推倒重来。

    可是到这个时候,宗门的仙人怎么还没降临?

    完全不符合常理!

    “难道真出了意外?”

    两人同时浮现出这个念头,可又觉得不敢相信,以仙人之姿,纵横无敌,谁人能挡?更何况是两人。

    一方兴高采烈,一方惶恐不安,片片的光晕下,泾渭分明。

    陈岩居于云台上,神情从容。

    他没有关注其他,而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宝钟上的篆文,字字放光,蕴含力量。

    此力量,沟通天水界各大势力的气运,然后经过契约法书进行提炼,从而形成一种难言的规则之力,约束着联盟中的人物。

    这种约束之力并不是蛮横碾压,却可以让气运运转,生生不息,难以脱离。

    可以讲,控制联盟之后,就能够从表面上控制延伸整个天水界,一荣俱荣。

    “这宝钟不简单啊。”

    陈岩知道,能够有这样的效果,不光是三大宗门这么多年的努力,宝钟本身承载的力量也非同一般,才可以聚运凝气,潜移默化。

    到现在正好为太冥宫所用,以最快的速度,不流血,还能够掌控天水界。

    陈岩想着,思考着,参悟着,眉心满是智慧的光,照在脸庞上,格外年轻俊秀。

    不知不觉,日色西移,暖暖的夕光进来,金灿灿的影子,三天的时间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