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六十五章 生平坐观云起落 万年布局终拉开
    夕光照入殿中。

    片片若花开,层层覆地,金灿灿生辉。

    松影竹色点缀,各各成致,交错左右。

    风吹来,猎猎作响,有一种浸染四下的冷意。

    再仔细看,宝钟钟身上细密的花纹浮现,字字赤金,神咒律文,万万千千,而最上方水音声声,幽深凝珠。

    汩汩汩,

    水音清亮,像是鼎沸一样,四下回音。

    玉堪真人和孔桧等人见此,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他们咬牙切齿,却是无可奈何。

    “三天。”

    陈岩从容一笑,整理了下衣冠,展袖起身,双目一凝,一点神意落在宝钟上。

    叮当,

    下一刻,

    水音大作,玄龟郁盘,徐徐吐珠。

    最上面的宝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形,幽幽深深,玄色不见底。

    两个古朴的篆文升腾,曰,太冥。

    轰隆隆,

    这一刹那,整个殿中响起一声雷霆,宝钟上的篆文飘飘扬扬,四下飞舞,好一会,才归于平静。

    陈岩居于大殿中央,身上玄气升腾,剑眉朗目,眉宇间冷冽威严。

    杨子昌和上官云等太冥宫弟子最先反应过来,庄重行礼,道,“见过盟主。”

    颜江宁等拥护者紧跟其后,面带笑容,道,“见过盟主。”

    玉堪真人等三大宗门势力落在最后,纵然心中不甘,也得闷声闷气,道,“见过盟主。”

    “诸位道友请起。”

    陈岩抬一抬手,钟声清清如玉,有一种扑面而来的清脆,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是一震,缓声道,“太冥宫自然不会让道友们失望。”

    轰隆隆,

    话语一落,整个大殿紫青之气大盛,上举凝花,叮当落地。

    自外面向里看,只见紫青之气层层叠叠,如同水纹一样,涟漪不断,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充塞内外。

    深不可见,水音绵长,不知从何处来,拂过两侧大柱,不知道到何处去。

    从今天开始,联盟翻过一页新的篇章。

    和以往相比,大不相同。

    半空中。

    金霞万道,瑞气升腾。

    碧云层层落下,照在玄水上,绿意盎然。

    叶初夏大袖飘飘,目光一抬,看到乐灵群仙岛上的变化,轻轻一笑,念头一起,刚才还弥漫八方横亘时空的力量如同潮水般收起。

    “呼,”

    被力量压得要透不上气来的花青只觉得身子一轻,满满的明光照下来,落在身上,有一种难言的幽静。

    她立在空中,却是没有半点的喜悦,俏脸含霜。

    大局已定。

    与此同时,叶初夏的化身轻轻一抖,手中的宝囊跃出,自口上倾斜出绵长的光晕,其中一个光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猛地一跳,化为人影,然后就是惊人的剑光。

    哗啦啦,

    做完这个,化身身子一摇,整个人化为一缕青气,回归本尊,融合为一。

    三位仙人,凭空而立。

    风云景从,日月齐辉。

    周围气象万千,时时变化。

    花青和钟文道并肩而立,看向对面的叶初夏,神情凝重,不光是因为联盟之位变迁,更为重要的是对方展现出的力量,匪夷所思。

    太冥宫到底是什么来历?

    叶初夏对两人的审视若无所觉,轻轻一摆大袖,从容邀请到,“两位道友,请来饮几杯灵茶。”

    说完,他脚下生云,托住身子,网虚空天宫落去。

    花青和钟文道对视一眼,都点点头,紧跟其后。

    三人在宫中坐定。

    不多时,道童上前,斟茶倒水。

    丛丛青竹摇曳,幽绿的叶子上星痕斑斑,如同泪痕。

    竹气夹杂着周围牡丹的花色,大片大片的,摇曳生姿。

    还有案上细瓷水磨的茶盏,琥珀色的茶水泛着香味。

    好一会,钟文道一挑剑眉,若剑啸发出,金石回应,打破场中的安静,开口道,“叶道友刚才困住我的法宝精妙难挡,乾坤颠倒,连我都寻不到出路,这样的宝贝,我只是在传说中听到过。”

    他顿了顿,身子挺直,目光锐利,道,“能够有这样法宝的宗门超乎我之想象,不知道叶上真到底是打得什么算盘?”

    花青听到此,同样是美目看向叶初夏,清清的眸光中有少许的疑惑。

    以对方表现出的力量,完全可以横扫天水界,怎么会这么多年来一直沉寂不动,居于黑水渊不问世事?

    再说了,这样的仙人,这样的法宝,又何必困于天水界这样灵机匮乏的小界,何不去真正的大世界?

    他们早没有动作,晚没有动作,偏偏是现在才有动作,又是什么原因?

    真真是一头雾水,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叶初夏将两人的神情看在眼中,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实际上,对于现在发生的一切,宗门早有计划。

    眼前的两人恐怕还不知道,就是当年他们得到的宝钟,甚至以此而建立起的联盟制度,都有太冥宫在后面推波助澜,暗自推动。

    所有的布局,渐渐推动,无声无息,潜移默化。

    待到时机成熟,则会让有缘人引动。

    自己等了这么多年,就是等这个有缘人,幸好还是等到了。

    叶初夏想到陈岩手中迥异于其他太冥宫弟子的太冥令,目光沉沉,没有多说,而是开口道,“两位道友,你们只需要知道,天水界刚刚清浊分立,阴阳五行归位之时,太冥宫就存在。”

    “对于天水界的感情,太冥宫要比任何势力都要深沉。”

    “都要深沉,深沉的多。”

    钟文道听到叶初夏根本不提自己宗门的意图,而是开口闭口讲起天水界如何如何,他先是一愣,随即面上的神情越发凝重。

    他当然不会以为对方仙人之尊听不懂自己话语中的意思,但对方依然这么讲,肯定是有自己的深意。

    对方难道从一开始的着眼点就是整个天水界?

    花青身子娇小,整个人笼罩在亮亮的光晕中,她静静地想了想,才开口道,“既然太冥宫对天水界有这么深的感情,为何一直以来对天水界的局面不动不问?”

    声音不大,但指责的味道很浓。

    “花青道友指的是天地胎膜破裂虚空生物肆虐吧?”

    叶初夏心中有数,不急不忙,道,“补天之举,可不是那么简单,不过很快也会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