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六十六章 新叶落向青崖改 早有因果贯时空
    次日。

    晶光细细,晕彩如明。

    颜江宁头戴法冠,身披八卦仙衣,展袖而行。

    两侧夹道垂柳上百株,条条如璎珞垂地,天光自缝隙间透下,落在水磨青石小路上,衍生花纹,光暗交织。

    再往前,云石点缀,横生竖起,嶙峋有雅气。

    其中夹杂青苔片片,绿光深深,有一种精致之感。

    行在道上,看柳色,石光,苔痕,细腻如画,潺潺水音入耳,心情畅快。

    “真是大不同。”

    颜江宁心情很好,看着园中的景致,虽然只是少许改变,但总觉得韵味十足,和以前大不一样。

    崭崭新新的开始,一番新气象。

    真是很不一样啊。

    颜江宁带着笑容,走到小路的尽头。

    迎面是一架屏风山丘,高有三五丈,上染青色,脉络如花,层层叠叠的莫名植物盘踞在上面,开着零星的花儿。

    叠叠青意,风吹香浮。

    一个人影坐在下面,整个人晕在光明中,像是披了件霞衣。

    只是远远观看,就能够发现,对方像是整个空间的中心,天命在身。

    “怎么会是这样?”

    颜江宁看得奇怪,以前三大宗门主事之时,纵然以玉堪真人的修为也做不到这一点啊。

    “古怪,非常古怪。”

    颜江宁心里纳闷,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上前和相熟的几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寻地方坐下。

    随着到场的元神真人越来越多,清光升腾,玄音清越。

    清清亮亮的色彩晕开,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陈岩居于最中央。

    身后枝枝叶叶上晕着流彩,藤蔓如同流苏样子垂下,风吹而鸣。

    三五只翠鸟长有半寸,纤丽小巧,跳来跳去。

    他端坐不动,拢在袖中的手指抓着太冥令,感应着其中如玉润般的凉意。

    自从在联盟中上位,正式成为盟主,可以影响天水界的各大势力后,太冥令就开始生出变化,自冥冥之中接引力量,似乎是气运,似乎是天命,层层落下,顺风顺水。

    佩戴在身,以观元气,随心所欲,天地同力。

    真的像是天地所钟,日月所向,有一种天命之子的感觉。

    “真是这样。”

    陈岩再次感应,发现确实如此,不由得想到门中叶长老的话语。

    自己飞升到玄元上景天是一种冥冥之中的必然,乃是宗门中的无上存在在无数年之前就落下的手笔,而自己手中的太冥令则和天水界有玄妙的联系,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正是这样,这么多年来。太冥宫一直居于黑水渊而沉默不动,只有等自己出现,才拉开整个计划的序幕。

    “有因有果啊,”

    陈岩笑了笑,他不会去多想背后的深意,只知道步步走下去对自己大有好处就行。

    叮当,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玉磬声响起。

    竹叶松上的冷光一颤,团团簇簇,若有实质一样,像雪水般氤氲,有清影潇潇之意。

    声音入耳,陈岩定了定神,往下一看,已经全部到场,于是一扬手中拂尘,四平八稳地开口道,“今日召集诸位道友前来,是有要事。”

    场下的人早听到风声,神情不同,有的欣喜,有的冷漠,有的面无表情。

    哗啦啦的冷风吹来,飒飒作响。

    陈岩不管其他,继续说话,道,“我们要进行改革。”

    字字如铁,掷地有声。

    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冷峻,庞大不容改变。

    “第一条。”

    陈岩说完,马上有道童起身,用清脆的声音朗读早就拟好的条文。

    一字字,一句句,一条条。

    洋洋洒洒,共上万字。

    像是一柄长剑,斩向原先的制度,然后重新将凌乱的捏成形状。

    “真是处心积虑啊。”

    孔桧皱着眉头在听,越听越是心寒。

    毫无疑问,作为原本联盟中最为强势占据利益最多的三大宗门在改革中肯定会受到打击削弱,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从来都是这样。

    可是令他心惊的是,这个打击削弱的尺度太冥宫拿捏的非常之准,既有打击,还不会让他们伤筋动骨,其中的智慧出神入化。

    这样的条例,不光是太冥宫主持之人的智慧通天,还要对三大宗门有特别深的了解才能够制定出来,用一句处心积虑来形容绝不为过。

    “短短时间内就有这样的条例。”

    颜江宁早听到过风吹草动,但今日确定之后,依然是非常惊讶,刚才宣读的条例丝丝入扣,环环相套,让人不得不服。

    再想到连三大宗门的两位仙尊都对太冥宫的上位没有任何的动作,想一想,其中的味道真是高深莫测啊。

    林下溪水曲而长。

    亭台,丘色,竹影,松光。

    仙鹤翩翩起舞而无声,只有道童清脆的声音,传的很远。

    好一会,条例宣读完毕,多数赞同,少数反对,顺利通过。

    正如以上所言,三大宗门的利益受到冲击,而其他的势力则分到了好处,很多人非常欢喜。

    陈岩坐在上面,目视下方。

    在他的眼中,随着条例的布置,众人拥护,然后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机被抽离出来,融入虚空中,消失不见。

    而在他的手里,太冥令在吞吐,天命之意,蠢蠢欲动。

    天命之说,一在于天生地养,气运所钟,二在人道聚望,人心所向。

    两者结合,才是真正的天命。

    陈岩感应着太冥令的气机,莫名之地中的洞天随着发生变化,雷霆萌发,空间延伸,晶晶然的光泽贯空生出,条条如彩虹。

    不知不觉,他身上的气息变得更为幽深,绵绵的水音激荡。

    孔桧看着周围其他的元神真人喜形于色,眉头皱成疙瘩。

    这样的改革触动了三大宗门的势力,当然让他很不高兴。

    只是让他难以反驳的是,割肉的尺度拿捏的出神入化,没有让三大宗门伤筋动骨,而且太冥宫根本没有分到任何的利益。

    是的,没有任何的利益。

    太冥宫像是一个完全的旁观者,或者说奉献者,奉献自己,成就他人。

    “怎么会这样?”

    孔桧想不明白,太冥宫处心积虑上位,难道真的是要来大公无私,舍己为人不成?

    真真是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