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七十二章 檀金宝山虚空至 白发如雪也枉然
    求订阅。

    虚空外。

    混混沌沌,幽幽深深。

    无光无象,无形无名,无色无绪,无音无声。

    倏尔有惊虹贯通,或大或小,夭矫如龙,四下激射,纵横左右。

    不知何时,一点金芒浮现。

    初始之时,只有米粒大小,须臾之后,呼啸风云,腾光曳辉,向上托举,化为金灿灿的浮空宝山。

    山若檀金,镂空雕刻,上面生有奇奇怪怪的松柏,老干虬枝,叶叶如盖。

    树下溪水曲长,种植莲花,郁郁青青。

    置身其中,绿意扑面,禽鸟声声,如同在深山老林一样。

    一个青年人坐在金山中央,白发如银,面容冷峻,手持拂尘,一种撼动时空的力量自他身上生出。

    “嗯?”

    突然之间,金山上的白发青年目光一凝,面上似乎有不敢相信之色,他站起身,五指一抓,气机如轮,不停转动,然后化为细密篆文,像是一个卦象。

    白发青年低头看了看,勃然变色,道,“天水界的界空之门居然被毁去了,怎么可能?”

    黛石青青,玉水泛白。

    枝叶沙沙作响,投影在其中,斑斓一片。

    光暗交织中,仙人白发如雪,有一种莫名的冷意。

    好一会,他冷笑几声,道,“连界空之门都毁去了,真是果决。”

    界空之门是大神通者于天地胎膜上开辟的玄关门户,如同人身之窍穴一样,沟通外界。

    要是毁去,就是闭关锁国,内外不同。

    更为重要的是,要再建立界空之门非常困难,从来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要怎么办?”

    青年人踱着步子,法衣猎猎,无风而动,有龙虎之姿。

    至于强行撕裂天地胎膜闯入天水界,他是想都没想,那样需要打破时空屏障,幻生幻灭,恐怕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才可以降临。

    到时候,什么都晚了。

    檀金宝山在虚空中巡游。

    石起水落,林叶片片。

    幽深的花纹明灭不定,生出玄妙力量,维持运转。

    这个时候,宝山正好转动天水界一角。

    只见五彩磁光,猎猎如焰,冲天而起,形成一个漩涡。

    似乎是怪兽张开大口,吞噬所有。

    莫名的气机在其中流转,碰撞,爆炸。

    “这就是天水界的缺口。”

    仙人负手而立,白发飘飘,盯着气机演变,冷冷一笑,道,“连界空之门都毁了,看来此处肯定别有机关。”

    “不过本座倒是要亲眼看一看。”

    “走。”

    话音落下,整个檀金宝山冲着缺口方向驶去,玄音大作,绽放出无量的光明。

    这一刹那,缺口上都是氤氲金光,如水纹般流转。

    只是尚未接近,一股冷冽的杀机突然从缺口里面爆发。

    森森然,冷冷然,萧萧然。

    铺天盖地的白光纵横,交织碰撞,如蛟龙出水,像剑气贯空,毁灭力量绞杀一切。

    轰隆隆,

    这股睥睨无敌的杀机击中檀金宝山,两股完全不同的力量碰撞,在周围爆发出万千的焰火,噼里啪啦。

    能够在虚空中航行的宝山在这一刻变得摇摇摆摆,像是风暴中的扁舟,似乎要随时毁灭。

    “哼,”

    青年仙人见此,目光一冷,身上强大的力量爆发,仙光郁郁,如同华盖,径直压下去。

    华盖一起,风平浪静。

    任何的毁灭力量遇到,都如同檐下滴水一样,叮当作响,垂到下面。

    动作简单直接,要强行破入。

    下一刻,

    缺口白光再起,何止千百万,锋锐,切割,纵横,不可抵挡。

    在同时,三个人影浮现,力量贯通时空。

    “真是凶猛。”

    居于金山上的仙人见此,想了想,不再硬闯,脚下一点,脱出白光的笼罩范围。

    “哈哈,道友好走不送。”

    叶初夏的身影由模糊到清晰,盯着渐渐远去的金光,笑声洪亮。

    太冥宫。

    天上月下,倒影水中。

    湖心莲花朵朵,晕着冷光,吐着冷香,丝丝缕缕。

    叶初夏坐定高台,目光炯然,笑道,“想不到我们刚刚毁去界空之门就有人来兴风作浪。”

    钟文道弹了弹手中法剑,发出一声铮然长鸣,面色很冷,道,“来人金灿灿一片,手中的法宝不是凡品。”

    花青点头表示赞同,要不是叶初夏在天地胎膜缺口上布置下阵图,三人联手,恐怕还真要让对方硬突进来。

    真到那个时候,后果难以想象。

    叶初夏没有任何的意外,成竹在胸,很有深意地道,“很多人是不希望我们天水界能够补天的,这只是第一波,以后还会有。”

    钟文道和花青神情凝重,这才多久,就有仙人来袭,可想而知,里面的水很深。

    只是这个仙人气势汹汹而来,到底是因为补天之举,还是因为太冥宫?

    两人阵不清楚,也不想弄清楚。

    反正现在界空之门毁去,他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再考虑那个无益。

    叶初夏坐在上面,侃侃而谈,道,“外人要进入天水界,无非有三个方式,界空之门,撕裂天地胎膜,界空传送阵。”

    “界空之门已经被毁去,不用考虑。”

    “天地胎膜有裂口,我们不能轻忽大意,要时刻坐镇,以防外敌侵入。”

    “至于界空传送阵同样也要毁去。”

    钟文道和花青听得心里凛然,三管齐下,固然是外人难入天水界,但天水界也是隔断内外,困守一方。

    叶初夏能看出两人心中所想,并不在意,道,“两位道友不必太过担心,只要天地胎膜修补完成,混元如一,彻底将虚空生物入侵的灾祸解决。到时候,界中的灵机会逐渐强盛,气运勃发,令各大宗门有更多的天才出世。”

    “其中的得失,两位道友都是聪明人,应该明白。”

    钟文道和花青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

    “接下来就让陈岩领人去毁去界空传送阵吧。”

    叶初夏屈指一弹,三人的云台升腾,徐徐上升,到极天之上,他们的重要人物是看守缺口,防备有人强行进入。

    与此同时,准备妥当的陈岩领着人出发,大哉九真天玄宫中杀气腾腾。

    轰隆隆,

    天宫飞驰电掣,迅速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