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七十三章 雷霆下击云岚山 金轮腾空云漫天
    天宫中。

    檐下带雨,涳涳蒙蒙。

    新水洗旧绿,石青照其骨。

    天光徐徐射入其中,月在水上,霜在叶间,风在竹下。

    两人坐在云榻上,茗炉相对,上面烧着沸水,哗啦啦的水花不断响起,香气袅袅。

    陈岩头戴星冠,身披万寿仙鹤法衣,意态悠闲。

    他看着外面云光如山,层峦聚散,声音幽幽地,道,“玉堪道友,云岚山快要到了。”

    玉堪道人抬起头,目光沉沉,道,“云岚山真是私通外界?”

    “私通不私通不好讲。”

    陈岩一摆云袖,眉宇间青绿袭来,有一种冷冽,道,“但是他们有界空传送阵而隐瞒不报,就是居心叵测。这个时候,有杀错,无放过!”

    声音不大,但六个字铮铮如剑鸣,杀机呼之欲出。

    玉堪真人没有再说话,点点头。

    纵然云岚山一脉向来和人交好,善结善缘,但在天水界大是大非面前,法不容情。

    三大仙人联手下的仙令,不遵从者,那就抹去!

    “咿呀呀,”

    在两人说话间,胖嘟嘟的大娃娃从旁边蹑手蹑脚经过,似乎是被杀气一惊,小东西一个踉跄,噗通一声,跌在地上。

    更为悲催的是,小东西没有刹住身子,奶声奶气地叫了声后,骨碌骨碌地滚进了水池。

    “咿呀呀,”

    胖娃娃一不小心,喝了几口水,憋得小脸通红,它白嫩嫩的小手不停拍打着水面,水花四溅,哇哇叫个不断。

    陈岩目光一横,正好看到胖娃娃浮在水上,扑腾着像个笨拙的企鹅似的,于是一笑,大袖一卷,一股力量发出,将之裹了过来。

    “咿呀,”

    胖娃娃喝了半肚子水,看上去又胖了一圈,眼睛红红的,手舞足蹈。

    “你啊,”

    陈岩习惯了小东西的蠢萌,用手按在它圆滚滚的肚皮上,稍一法力,胖娃娃马上张开口,不由得吐出一道水箭。

    噗嗤,

    水箭喷出三丈远,打在地上,化成千百清清亮亮的水花,里面还有一只活蹦乱跳的小鱼儿,不知是什么时候让胖娃娃灌水的时候一同吞下。

    “咿呀呀,”

    胖娃娃喷出水后,小身子缩成一团,又难受又委屈,声音软绵绵的。

    这个样子,倒是把场中的冷冽萧杀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活泼泼的,像是夏日萌动的小兽,说不出的欢快。

    玉堪真人都忍不住看了几眼,笑道,“很有趣的天生灵药。”

    “咿呀,”

    胖娃娃感应到玉堪真人打量的目光,小身子缩地更圆了。

    云岚山。

    峰若莲开,层叠晶然。

    松柏万万千千,阴翳暗绿,凉意袭人。

    周山坐在宝树下,目光沉静。

    他刚才得到消息,界空之门突然被毁去,完全打断了金上仙的计划,自己这边的传送阵变得格外重要。

    “真是风雨欲来啊。”

    周山皱起眉头,又想到刚才天水界三大仙人联合颁布的法令,真是针尖对麦芒,相互争锋。

    哗啦啦,

    山风吹来,霜气漫卷,在枝叶上凝成冰珠,大有拳头,小似点点。

    不经意掉到地上,啪得一下摔开,清冷冷的声音传的很远。

    一种萧杀之气扑面而来。

    “嗯?”

    周山看着冰珠落地,清冷冷的声音传到耳中,不由得一个激灵,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

    “不好。”

    元神真人沟通规则,体察天下,虽然不可能完全趋利避害,但已经可以预知冥冥之中的危险,这样的示警,不能不重视。

    况且他心中有鬼,更是小心谨慎。

    只是还没等周山动作,突然之间,一声震天大响传来,惊天动地,日月沉沦。

    轰隆隆,

    只见天穹裂开,百万的雷霆自其中倾泻下来,或是弧形,或是球状,还有不知道多少人形的雷神,密密麻麻,看一眼就让人心惊胆战。

    难以用言语描述的雷霆落下,破灭时空,毁灭所有。

    “真有人动手。”

    周山站起身,看着雷霆下击。

    下一刻,

    金灿灿的光晕自云岚山升起,高悬如轮,大有千丈,周边是细密金文,形似小轮,不停地旋转,激荡,碰撞,发出种种玄音。

    金轮高升,吞吐霞气,四方沉浮。

    刚猛到可以毁灭一切的雷霆击打在上面,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毫芒生火,焰火熊熊。

    大哉九真天玄宫中,陈岩将下面的一幕尽收眼底,开口道,“云岚山果然是不简单。”

    玉堪真人这次没有说话,他目光盯着悬空金轮,上面的花纹篆文格外陌生,但是气机串串如珠,珠珠相连,蕴含无量的伟力。

    刚才的一击是天宫中雷池积蓄力量的一次释放,猛烈霸道,就是他都看得心里揣揣,非常震惊,而并不起眼的云岚山能够抵挡地住,其中的味道相当不一般。

    云岚山隐藏得这么深,难道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看他们能够挡几下。”

    陈岩念头一起,雷池中雷水激荡,神灵浮现,手中神器舞动,再次提炼力量,准备蓄力一击。

    这个时候,金轮中央熠熠生辉,千百光线折叠,凝成一个人影,正是周山。

    他抬头看了眼上空的大哉九真天玄宫,幽幽深深,混元如一,似乎随时都会爆发毁灭力量,开口道,“不知是哪位道友驾临云岚山,何故轰击我山门?”

    “出来了。”

    陈岩笑了笑,转头看向玉堪真人,道,“我们出去看一看。”

    “好。”

    玉堪真人答应一声,两人整理衣冠,从容走出天宫,来到外面。

    金风激荡。

    自四面八方而来,吹到檐下,却如同璎珞般垂下来,层层叠叠。

    乍一看,如同莲开。

    陈岩和玉堪真人并肩而立,一个平静,一个冷峻,整个人都沐浴在金光中,如同披了一件霞衣。

    他们一出现,周山看得就是心中一沉,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重。

    不过到底是元神真人,还是一方掌教,养气功夫之深,少有人能及,他面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像是春风拂面,令人亲切,道,“原来是陈真人和玉堪真人,两位大驾光临,我们云岚山蓬荜生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