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七十六章 元神岂是无灾劫 一叶障目不见山
    何为因果?

    纠缠不休,藕断丝连。

    冥冥之中牵线,影响彼此。

    像是檐下水,清清亮亮,细细长长,垂空入湖,晕开涟漪。

    向四面八方扩散,碰到云石,余波袅袅。

    看似无形无影,实际上潜移默化。

    能够来到云岚山的元神真人本来就是和云岚山一脉因果很深,现在又让周山驭使符箓,勾连因果力量,如同天平加上一羽,瞬间影响到平衡。

    有人一震衣袖,发声长啸,似猿啼,像鹤唳,如凤鸣,声声空谷回应,层层波涌,道,“两位欺人太甚!”

    “咄。”

    还有人上前一步,天门上冲出一道光彩,绵长如画,石下泉水洗过青苔,午后庭下木自成阴,冷冷的青山涌到门前,风吹来,松柏声声。

    还有人身子一摇,元神显化,像是湖上月,片片孤影,悠扬的钟声传来,悬于其上。

    三人同时出手,要救下周山。

    “这个?”

    玉堪真人见此,眉头一挑,面上满是讶然,他真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三人动手,真真是不知死活。

    陈岩没有意外,用手一指,身上五彩灵焰大盛,五色五行五方焰火,充塞整个空间,以攻代守,弥漫八方。

    他的目光,却是投在最后一位元神真人身上。

    这个元神真人一身青衣,宽眉长目,双手过膝,脚下云光如莲花开,面上满是挣扎,但目光深处清明一片,没有动摇。

    纵然是有因果之力纠缠,但他能够稳住心智,没有动手参与。

    “是这个样子。”

    陈岩看在眼中,若有所思。

    元神真人寿元很长,超脱轮回之上,看似无拘无束,但因为体悟天道,参悟规则,自然而然随天地运转,自有劫数因果。

    守住本心,明悟自身,福缘深厚,则无灾无劫,不然的话,则会因果牵扯,劫难上身,到最后身死道消。

    正因为这样,纵然元神真人寿元很长,日积月累下来,理应是人数越来越多,可实际上整体保持微妙的平衡。

    “一啄一饮,天有定数。”

    陈岩将这样的感悟沉在灵台中,只觉得要谨慎,小心,少因果,于是哈哈一笑,开声如雷霆,传到最后一名元神真人耳中,道,“天水界要行补天之举,此是大势所趋,抵抗者冥顽不灵的人要化为齑粉,道友速速退去吧。”

    轰隆,

    这一句,如同黄钟大鼓,一下子就敲在朱申之的心中,他目中光明大方,破开枷锁,向陈岩行了一礼后,双手一划。

    轰隆隆,

    这个朱申之相当干脆,明白形势之后,破空遁走,非常干净利索。

    “是个聪明人啊”

    陈岩感叹一声,无形剑剑光一转,爆发出千百万的剑光,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将在场的元神真人包裹起来,一个不漏。

    叮当,叮当,叮当,

    剑光纵横,杀机满天,整个空间都充塞着一股冷意,无穷无尽。

    与此同时,玉堪也开始动手,他的法力激荡,爆发出龙吟虎啸之音,贯通时空,力量之大,速度之快,无法用语言形容。

    两人联手,将包括舟山在内的四位元神真人压到下风。

    “可恨。”

    周山心中大怒,可是他还无法离开山门,因为门中的今夜古树上有界空之门,仙人要想驾临天水界,需要自己这一方面进行接应。

    要不然的话,他才不会在此死拼,早早就脱身离去。

    幸好现在还有三个替死鬼在帮忙抵抗,只能祈祷仙人尽快降临,自己算是完成任务,功德圆满。

    可惜的是,事与愿违。

    陈岩和玉堪真人两人联手,一个是在成就上品元神,底蕴深厚,身怀重宝,传承强大,一个是元神圆满,开始参悟真正的时空之力,岁月绵长,他们的攻击如山如海,不可阻挡。

    轰隆,

    一个元神真人措手不及,被玉堪真人的阴阳环扣住,黑白神光凝固时空,下一刻,则是五行五色五方灵焰落下,轻轻一转,罩在眉心,将之化为齑粉。

    一个元神真人陨落,立刻引起连锁反应,另外两人见此,顾不得其他,身子一转,撕裂空间,半空中出现两个漩涡,宛若风暴。

    “都留下吧。”

    陈岩目光冰冷,无形剑随心而转,跃然而出,穿过层层的空间,直刺两人的身后。

    元神真人领悟空间之力,当然有上下之分。

    同样的,元神真人撕裂空间遁走,和自己的领悟以及元神本身的力量息息相关。

    他们两人全方位落后于陈岩,还想在陈岩面前遁走,只是迷了心智。

    毫不意外,两人都被无形剑剑光拦下,玉堪真人抓住机会,祭出法宝,一个接一个,统统把他们的元神真身毁去。

    轰隆隆,

    两人只逃出一缕神意,本身千辛万苦元神法体爆裂,化为烟光,四下旋转。

    周山唤来的五位元神真人,一人离开,一人元神俱灭,三人只留下一缕神意,陷入沉睡,可谓是全军覆没。

    周山看得心寒不已,默念口诀,身子周围一阵烟气袅袅,从原地凭空消失。

    “追。”

    陈岩和玉堪真人对视一眼,循着气机,向云岚山深处前行。

    且说周山,回到门中要地。

    眼前金叶古树粗有数人合抱,枝叶交错,如同伞盖,金灿灿的叶子抖动,泛着细密的流光,像是无数的大日悬挂。

    树干之上,光似铜镜,仙人的身影尚是模糊,但其庞大的气机扑面而来,几乎要化为实质。

    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能顺利降临。

    周山看在眼中,急在心中,他想到上一代门中离去只是的淳淳教导,想到宗门建立的使命,深吸一口气,面容变得坚毅。

    他整理衣冠,庄重地向光镜上的人影行了一礼,道,“弟子无能,不能留下来恭迎上仙,现在形势危急,只有粉身碎骨,来报答门中的大恩了。”

    说完之后,他背脊挺直,一扶道冠,元神倏尔一动,化为一缕难以用言语描述的玄妙之气,纳入金轮中。

    轰隆隆,

    金轮升腾,烈焰滔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