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七十七章 从容赴死葬山门 真仙远来不欢迎
    是日。

    天上云,水中月。

    疏影石行,空明孤静。

    丘前鹤死向南,林间虫老无声。

    有一种难言在风中吹来,徐徐绕在眉梢,凝成暗绿。

    周山扶正道冠,神态平静,口中吟唱诗篇,如同翩翩仙鹤,在半空中舞动,然后下一刻,整个元神化开,凝成千百清光,轰隆一声,涌入金轮中。

    这一刹那,两千年的元气,千锤百炼的洞天,全部进入金轮里,熊熊燃烧,焰火离空,朵朵盛开,焚烧所有。

    从容赴死,慷慨激昂。

    没有任何的犹豫,以一种形神俱灭的平静,为自己背后的师门抵挡风雨。

    轰隆隆,

    金轮悬空,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明,其光浩荡千里,如同天上真正的大日降临,群峰浴光,满谷映辉,层层叠叠。

    金色,金光,金辉,所有的一切都氤氲一种檀金,光明而又神圣。

    陈岩和玉堪真人尾随而来,看在眼中。

    玉堪真人面容冷峻,杀机鼎沸,能够让周山这样的元神真人从容赴死,可想而知其背后是何等的势力。

    本来他还对陈岩二话不讲就杀上门的举动稍有微词,但现在早就荡然无存。

    彼之英雄,我之仇寇,杀得好!

    玉堪真人眸中泛着冷光,身上玄气升腾,像是青树下细细垂下的藤萝,他深吸一口气,全身法力激荡,道,“陈真人,让我来解决此宝,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轰隆隆,

    话音落下,玉堪真人一声清啸,莫名之地的洞天照入现世,整个人的气势节节攀升,往前一跃,力量凝聚,从上而下。

    咔嚓,

    青青之气,凝若鹤喙,在日暮笙歌中发出声裂金石之音,重重地击打在金轮的中央。

    像是有眼,一下啄瞎。

    像是有心,一下掏空。

    像是有头,一下扭断。

    轰隆隆,

    下一刻,

    金轮刚才还霸道无比的气息消失殆尽,从如日中天到夕阳近晚,最后坠落山中,只留下余晖,像是黄昏的挽歌。

    与此同时,玉堪真人的气机也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弱,他身子摇了摇,腾云托身,进入大哉九真天玄宫中。

    这一击,令他起码要修养一个月才可以恢复。

    陈岩没有说话,拢在袖中的手指跳跃,其中有罗盘转动,指针叮当,似鸟似鱼,古朴幽深,指向一个方向。

    叮叮叮,

    像是夜雨打芭蕉,声声急促,显示出界空传送阵勃发的气机。

    “真是在这里。”

    陈岩用手一拨,云光散去,冷辉照下,就看到金叶祖树,亭亭如盖,金色的光晕连绵成一片,树干上的人影凸起,发若霜雪,冷峻高傲。

    似乎是感应到陈岩的目光,仙人抬起头,眸子幽深,其中日月幻灭,时空变幻,不见其底。

    “是仙人真身降临。”

    陈岩见此,都是一惊。

    他只是负责毁去天水界中的界空传送阵,没想到一下子见到这样的存在。

    要是阻挡不住,让对方抵达,那可是大事不好。

    “咄。”

    想到这,陈岩毫不犹豫,运转法力,凝出一只遮天大手,纹理清晰,宛若山河,径直压了下去。

    以他的力量肯定无法和真仙对抗,但要破去界空传送阵却是容易。

    没有界空传送阵的定位,纵然对方是仙人也无法准确降临。

    “竖子大胆!”

    真仙之念,覆盖时空,感应到冥冥之中的恶意,于是目光投了过来,森森然如霜雪,像是空庭环佩之音,月白之下,没有清脆,取而代之的是阴戾。

    力量贯通时空,铮铮而鸣。

    噼里啪啦,

    一瞬间,力量引动四方气机,化为雷霆,幽深黑暗,吞噬所有。

    真仙之威势,就是这样强大。

    “起。”

    陈岩惊而不乱,念头一起,元神之上,流光溢彩,细细的线条勾勒,凸起如画,山和海,日与月,尽在其中。

    郁郁光华中,上牵如珠,垂璎下落,凝成霞衣,披在身上。

    护佑左右,劫难不侵。

    做完这个,陈岩并不停留,向前一步,运转五劫升天门,洋洋洒洒的元气升腾飞出,化为万龙咆哮,日光,月辉,星芒,磁电,雷霆,佛意,血气,等等等等,彼此交缠,龙腾升天。

    霸道,强横,包罗万象。

    恍惚间,似乎万界咆哮,不知道多少空间在沸腾愤怒。

    “咦?”

    发如雪的真仙目光森然,发现界空之门在万龙咆哮中摇摇欲坠,片片纹理像是斑驳的城墙一样的雕像经过风吹雨打后不断脱落,掉在地上,发出难听的声音。

    “这个家伙,”

    真仙大怒,要是对面的传送阵被破坏,以他的修为肯定不用担心陷身于时空乱流中,可是肯定无法降临天水界了。

    真仙怒意爆发,引动规则之力,气机沸腾,雷霆电闪,烈焰焚烧,方圆三百里内几乎要焚天灭地。

    更为可怕的是,时光之力流转,绵绵长长,刚才遭到破坏的纹理开始自我修复,像是时间倒退,回到完好的状态一般。

    其中的玄妙,难以用言语描述。

    “镇压。”

    陈岩却是不惧,时光的力量自然当然无法抵挡,但到底是隔得太远,有过分散,更何况,自己也有应对之法。

    轰隆隆,

    随着陈岩的话语落下,大哉九真天玄宫直直落下,降临在金叶祖树之上,不可思议的雷霆喷吐出现,缠绕上时空的力量。

    要知道,大哉九真天玄宫在融合自半角君手中得到的宝珠后,开始生出绵绵的时光之力,虽然比不上真仙之精粹如意,但力量惊人,积蓄雄厚。

    这股力量一出现,立刻膨胀,源源不断地抵消自不知名时空传来的真仙力量。

    一个跨空传来,纯粹强大,当之无愧的强龙;一个是积蓄雄厚,以逸待劳,名副其实的地头蛇,双方争锋,针尖对麦芒,却是不分上下。

    陈岩哈哈大笑,不管对面真仙的愤怒,运转无形剑,步步向前,眨眼之间,斩出千百剑,剑剑锋锐,不可抵挡,全部落在树干上的界空门户上。

    只听最后咔嚓一声,界空门户彻底湮灭,原地形成一个漩涡,吞噬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