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七十八章 亭下风雨杀伐落 澜水烟光界中仙
    大家元宵节快乐!

    陈岩持剑而立。

    长林月下,冷光照在石上。

    稀稀疏疏的光晕摇曳,湖水半分,看不清是投影还是丹丘。

    烟云袅袅,玉磬声声。

    像是刚才的斗法根本不存在一样,只有新秋之后,金灿灿的叶子染上丹霜,翩翩坠落。

    有一种难言的寂寥和萧杀。

    陈岩身子不动,眯起眼,身后玄气升腾,四周弥漫的时空力量,绵绵长长,生生不息。

    即使是主人离去,力量不散,宛若龙蛇。

    稍一摇动,就是烟云相随,玄音清越。

    这就是真仙之力,贯通时空,符合规则,断而不绝,衍气自生。

    “要不是隔得太远,真是危险了。”

    陈岩打量着白发如雪的真仙留下的力量,矫矫不群,遗世独立,出尘而垂衣天下,超乎想象,难以形容,其本质的真仙之力真是了不得。

    要不是对方隔空传递,自己又有大哉九真天玄宫抵挡,真的要功亏一篑。

    “云岚山。”

    陈岩眸光中冷意森然,一声清亮的剑吟后,收起无形剑,转身展目看去,废土枯山,黑湖成千,恶气,戾气,怨气,等等等等,交相缠绕,黑云片片。

    地气枯竭,洞天福地已成穷山恶水。

    这样的局面,万年都可能难以恢复。

    “来人。”

    陈岩见此,还不肯罢休,吩咐从大哉九真天玄宫上下来的革天星将,进行拉网排查,凡是云岚山幸存之人,一个不留,统统灭杀。

    光明正大,寸草不生。

    以后还要通告天下,以儆效尤。

    陈岩做完这个,展袖进入天玄宫。

    细柳垂光,叶叶扶苏。

    烟光在其下交辉,时聚时散。

    亭下有云榻一个,一侧放着洞箫,床头上有碎点玉瓶,其中插着奇花,花大如团,叠叠向上,香气氤氲。

    玉堪真人坐在云榻上,听到动静,抬起头,见到是陈岩进来,长长吐出一口气,道,“如何?”

    陈岩见玉堪真人脸色好了不少,于是在竹藤座椅上坐下,缓声开口,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道,“云岚山真是居心叵测,灭宗之举没有冤枉他们。”

    “有仙人降临。”

    玉堪真人眉头皱成疙瘩,心惊不已,真真是没有想到,云岚山会隐藏得这么深。

    不知何时,亭外有细细的雨声。

    水光落在青青荷叶上,串串如珠,晶莹剔透。

    徐徐凉意自外面进来,浸入一片湿润。

    陈岩等了等,看着外面的雨线,声音平静,道,“玉堪道友,补天之事,事关重大,外有强敌虎视眈眈,内有居心叵测之辈蠢蠢欲动,我们不能懈怠啊。”

    玉堪真人没有说话,点点头,静静听着外面若有若无的雷声。

    大哉九真天玄宫时时变化,阴阳聚散,雷霆始发,云起布雨,有一种小世界雏形的味道。

    现在坐在亭中,宜听雷,宜观雨,宜看荷,宜赏趣事。

    正在这个时候,云岚山中冲出道道星光,如同惊虹贯空,倏尔一折,化为革天星将,依次进入天玄宫。

    陈岩与之心神相连,知道革天星将已经将整个云岚山所有的修士诛杀,斩草除根,并将有价值之物统统搬来,当做战利品。

    “正是这样。”

    陈岩检查无误,转向玉堪真人,道,“云岚山之举已经记录下来,要传递天下,宣告我们的决心,以儆效尤。”

    “没错。”

    玉堪真人翻阅记录玉符上的图文,影像栩栩如生,表示赞同道,“雷霆手段,菩萨心肠,是要给他们一个警醒。”

    陈岩目光晶莹,大袖一挥,罗盘飞出,悬于亭下,如鸟如鱼的指针摆动。

    此罗盘名为大衍观天御空盘,乃是太冥宫中很有来历的一件异宝,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和防御力,专门用来巡视界空气机,天水界之下,了如指掌。

    太冥宫计划环环相扣,此罗盘是重要一环。

    有它相助,才可以破灭所有界中的界空法阵,没有漏网之鱼。

    叮当,叮当,叮当,

    如鸟似鱼般的指针缓缓转动,发出难言的妙音,周围晕开无形的声波涟漪,向四面八方扩展。

    玉堪真人坐直身子,目光盯着罗盘,若有所思。

    在他的法眼中,整个罗盘发出的声音似乎和界中的规则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每一次转动,看似极近,却可以巡视整个天水界。

    原因很简单,规则无远近,弥漫界中,无处不在,包罗万象。

    “真是奇异的法宝。”

    玉堪真人心中大为赞叹,这样的法宝,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想到太冥宫正在组织建造的星台,提出的补天计划,再到象罗盘这样层出不穷的异宝,这个居于黑水渊的宗门是真真正正的深不可测。

    真不知道,以后在太冥宫的影响下整个天水界会如何发展。

    好大一会,陈岩大袖一挥,收起罗盘,长出一口气,神态轻松,道,“看来其他人动作很快,天水界中的界空传送阵都已经拔掉。”

    澜水烟光界,云上宫。

    居于极峰之上,宛若莲开。

    周围雪松林立,层层叠叠,风吹枝上,凝水化冰。

    乍一看,琼雪霜白,瑶池仙界。

    叮当,叮当,叮当,

    松上的冰棱子有的很长,垂到地面,发出各种声音,像是环佩碰撞。

    “哼,”

    突然之间,宫殿之中,传来一声冷哼,蕴含非常怒气,让本来就寒冷的周围气温再度下降,洋洋洒洒飘起了雪。

    叮当,叮当,叮当,

    本来挂在枝头上的水凝成的冰珠受此激荡,一个接一个掉下来,摔在地面上,化为粉碎,清冷冷的声音传出很远。

    “可恨。”

    声音再次传出,宫殿周围风雪交加,冷冽的杀机几乎要化为实质,惊起一堆堆正在修养的异种仙鹤,纷纷扑棱着翅膀飞走,躲得远远的。

    时候不大,宫门层层打开,最中央宝座之上,有一仙人,发白如雪,神情冷峻,他想到自己刚才连续受挫,真的是怒气冲霄。

    “不能这样继续下去。”

    仙人很快有了决断,自宫中飞出,他要联合几个道友,既然不能偷渡入界,那就再像办法,反正不能够让太冥宫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