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七十九章 明正典刑威慑至 金树横宫作撑天
    天水界,周鼎宗。

    杏花浮于水上,枝枝娇嫩,今色古香。

    远远看去,花朵万千,团团簇簇。

    或是含苞未开,或是抽开新蕊,或是完全盛开,或是粉红,或是霜白,或是玉色。

    晕光生辉,遥遥压枝。

    下面还有精致小鱼,似乎是嗅到花香,时不时聚在杏花团下,探头摇尾,晕开水花。

    水中月是一座亭榭,通体用青竹搭建,简单整洁,郁郁青青,细细的叶子垂下来,如同璎珞珠帘,扶苏摇摆。

    朱申之没有戴法冠,用木簪子将发髻束起,他正皱着眉头,在观看一枚玉简。

    玉简翻开,飒飒有声。

    光影跳跃,有文字,有图像,色彩绚丽,烟花盛开,上面的人影纵横。

    神通法宝,力量贯空,充塞内外。

    有交锋,有杀戮,有死亡。

    到最后,所有的画面声音归于一处,殷红的血花绽放,朵朵夺目,似乎要要冲出来。

    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随着画面的消散,还有一段声音传出,字字如铁,蕴含冷酷到极点的杀伐,道,“云岚山不遵法令,今毁山灭门,全部诛杀。希望各位真人坚守本心,引以为戒,不要做出损害我们天水界的事。”

    咔嚓,

    朱申之深吸一口气,合拢上玉简,识海中依然画面翩翩,冷漠的杀伐之音轰鸣。

    “真是果断。”

    朱申之看着外面山风吹来,杏花朵朵娇嫩,心中一片冷意。

    伐门灭宗,全部诛杀。,明正典刑,宣告天下。

    没有任何的遮掩,堂堂正正。

    以云岚山四名元神真人的陨落,还有近万名弟子的鲜血昭告天下,其中果决,狠辣,警告,任何人都能明白。

    要不是当日自己见机得快,果断遁走,说不定也成了剑下亡魂。

    朱申之本能得觉得不舒服,可是心中警醒,明白天水界真正的高层已经达成共识,要是有人妨碍大局,少不了杀戮手段。

    “要提醒几位道友一声。”

    朱申之算是和死亡擦肩而过,比其他人更能够体会到联盟高层的果决手段,他想了想,屈指如笔,勾勒成符,紫青垂落,斜插两翼。

    哗啦啦,

    符箓一成,形似仙鹤,展翼遁走,不见了踪迹。

    时间不大,三道宏大的清光降临,水起清波,环佩妙音,郁郁馥馥的香气弥漫,上下长空,澄明干净。

    众人见礼之后,纷纷落座。

    朱申之开门见山,直接点明,道,“现在界中补天是大局,云岚山居心叵测,死有余辜,诸位道友都是明白人,要小心警惕。”

    “朱道兄,”

    四人是旧交,知道朱申之和云岚山向来关系亲近,现在听到这样的话,心中略一沉思,不由得面色严肃起来。

    云岚山之事,以极快的速度轰传于天水界。

    朱申之等人的反应只是一个侧面,整个界中的元神真人层次的修士都震惊之后大为警惕。

    不管心中到底是怎么想,但任何的真人都已经明白,谁要是敢妨碍补天之事,雷霆手段之下,斩杀毫不留情。

    太冥宫。

    晨色依依,烟岚细细。

    幽深的波光浩森广袤,惊虹自上而下,注入其中,宛若龙饮水。

    陈岩头戴星冠,身披日月仙衣,端坐在宝座上。

    “起。”

    陈岩用手一点,自袖中飞出一株宝树,金叶绚彩,枝枝遒劲,不时发出玄音,正是云岚山的那株金叶祖树。

    此树能够承载界空传送阵,当日不是凡品。

    虽然有少许损坏,但依然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去。”

    陈岩看了几眼,念头一起,金叶祖树拔根而起,倏尔一转,进入到天玄宫的中央位置,往下一落。

    哗啦啦,

    金叶祖树立刻扎根土中,叶叶摇摆,赤金染色。

    几乎在同时,天玄宫中的雷池猛地一震,自其中升腾出一种雷水,天青色,贵不可言,孕育磅礴的生机,吸一口,让人心神畅快。

    雷水浇落,生机弥漫,金叶祖树顿时抽枝发芽,原本被轰击跌落的纹理再次浮现,细细密密,不断衍生,生生不息,往来循环。

    “咿呀呀,”

    大胖娃娃也跳出来,摇摆着自己肉呼呼的小身子,哇呀一声,吐出一道精纯的灵药气机,打入金叶祖树中。

    在雷霆生机和天生灵药的滋养下,金叶祖树用很快的速度就恢复,金灿灿的叶子闪烁着莫名的光辉,如同一轮轮的大日。

    噼里啪啦,

    赤光坠落,如同火焰,落在地上,化为精纯的时空力量,缓缓融入天宫中。

    “果然是这样。”

    陈岩看得目中生光彩,大哉九真天玄宫中有万万千千的禁制法阵勾连,肯定有所空隙,而现在祖树中的时空之力弥漫,开始修补。

    金叶祖树能够承载界空传送阵,本身就孕育时空之力,纯粹明净,是真正的宝贝。

    现在移植到宫中,力量勃发,气运深藏。

    “咯咯,”

    大胖娃娃摇着头上的羊角辫,在树下转来转去,时不时弯腰去捡地下的金叶子,笑声清脆。

    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在祖树的笼罩下,大胖娃娃的动作变得出奇缓慢,好像时光放缓了步子,变得慵懒了许多。

    时光缓缓,从容自在。

    “大收获。”

    陈岩看在眼中,心里得意。

    云岚山的事情差点造成大祸,要是真有仙人降临,后果难以想象,幸好是有惊无险,反而有大收获。

    他敢肯定,像这样蕴含时空之力的灵树绝对非同凡响,称得上真正的奇珍,对方遗失在天水界,即使是仙人的眼界都要心疼。

    当然,自己现在得到,融入天宫中,当做撑天之木,好处多多。

    “这样下去,”

    陈岩感应着大哉九真天玄宫中的变化,真是没有想到,来到玄元上景天后,这件自己炼制的法宝连续得到机缘,有一种本质的蜕变。

    “嗯?”

    正在这个时候,陈岩若有所觉,抬起头,就见一只白白胖胖的女道童梳着冲天髻骑着白鹤拨开云光出现,用清脆脆的声音,道,“陈真人,叶长老有事召见。”

    “好。”

    陈岩答应一声,整理衣冠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