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八十二章 三仙垂翼虚天外 忽见星辰出水来
    天穹上。

    中裂一阙,垂钓磁光。

    稀稀疏疏,五光十色,交织光晕,或大或小,或聚或散。

    乍一看,可以濯足其间,高卧不醒。

    实际上,此阙口是天地胎膜裂口所生异象,垂空扶摇的磁光彩线,杀人于无形之中。

    再仔细看,青光如翼,遮蔽四方。

    三道宏大无量的光轮中,有人影浮现,不惧磁线的毁灭力量。

    毫无疑问,正是天水界的三位真仙,叶初夏,钟文道,花青。

    他们亲自坐镇阙口,防备有外界真仙乘虚而入。

    这当然不是杞人忧天,毕竟他们都见过一个白发如雪的真仙企图从阙口闯入,而被他们三人击退。

    叶初夏坐在浮空云阁上,松影斑驳,竹色暗绿,照在身上。

    幽幽水音,伴随着清亮的鹤唳,翩翩起舞。

    如真如假,似梦如幻。

    他手持玉如意,神态从容,不紧不慢地说话,道,“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有人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钟文道手扶法剑,铮铮然而鸣,眉头皱起又舒展开,没有说话。

    花青高髻云鬓,宫裙束腰,纤细娇美,她贝齿细细,声音清冷,赞同道,“有的人确实是处心积虑啊。”

    这句话不是没道理。

    要知道,在陈岩带领下,手持罗盘,清理整个天水界的界空传送阵的时候,足足清理了六个他们都完全没有听说过的界空传送阵。

    界空传送阵,像是后门一样,要是被蒙在鼓中,突然有人传送过来,就是致命一击。

    想一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更令人震惊的是,六个传送阵中有五个是有人把守。

    很显然,有的人是早处心积虑,图谋不轨。

    被彻底灭宗的云岚山一脉,就是这样暗怀别样心思的代表!

    钟文道心里叹息一声,法剑若有龙吟,森然冷冽,道,“叶道友不必多说,我等明白,断然不会让外**乱我们天水界!”

    实际上,他对于叶初夏乃至他背后的太冥宫都有所顾忌。

    不过现在利益相连,只能一致对外。

    叶初夏笑了笑,天光垂落,如同华盖,清辉冷冷。

    限于以前契约,宗门无法在派遣真仙来此,只能尽可能地拉拢这两个天水界中的真仙了。

    不然的话,以他的眼界和地位,又何必如此苦口婆心?

    三人不再说话,场中安静下来。

    云阁层层,毫光万千。

    磁光自上而下,折射入分水,拂檐而过。

    只有罡风猎猎,呼啸往来。

    轰隆隆,

    正在这个时候,蓦地传来一声天地之音,须臾之后,道道星光自下方照来,或长或短,或凝重,或轻灵,万万千千,千千万万。

    星光交织,如天网,如棋盘,垂光凝结,衍生出古往今来的各种的星辰神兽,有的像马,有的如熊,有的似牛,种种类类,难以用言语形容。

    聚而成兽,散而化图,周天之数,生生不息。

    “这是?”

    花青伸出手,看着灿灿的星光透过云台的禁制,映在自己的手心上,皓白如雪的肌肤映衬下,细细密密的星芒跃动,说不出的精彩。

    叮当,叮当,叮当,

    星纹交织,自然成曲,韵律十足。

    “大阵?”

    钟文道收起法剑,霍然起身,看向下方,绵绵长长的星光如水光一般,涟漪晕开,连他们在极天上都能够看到。

    “周天星穹无极大阵。”

    叶初夏稳稳端坐,面上的笑容一闪而逝,他则是知道大阵的威能,转而关注着天地胎膜。

    轰隆隆,

    在同时,天水界中,无论是修士,还是世俗中人,无论是在山上,还是在室中,无论是男,还是女,都能够看到,天穹之上,光华大盛。

    大星自下方跃出,垂光生辉,浩瀚光明。

    三百六十五个,正是周天之数。

    这一刻,连大日似乎都被星辰之光遮盖下去。

    噼里啪啦,

    星芒自天上坠落,若有实质一样,打在檐下,落入水中,坠在叶子上,像是夜雨打芭蕉,绵长有音。

    任何的建筑,任何的距离,如何的时空,似乎都挡不住星光下澈,冷辉的光芒,上下一色。

    “这是怎么了?”

    “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出现了三百六十五颗大星?”

    众人目瞪口呆,有的惊讶,有的茫然,有的惊惧,有的喜悦,不一而足。

    “咯咯,”

    小孩子们却不管,他们趁着大人没有注意,跑了出来,用手捞着水中的星星,咯咯笑个不停。

    “真是星星啊。”

    孩子们用小手捞着,星星有六角,晶莹剔透,在掌中滚来滚去,发出清脆的声音。

    “周天之数,星辰之道,在乎一心。”

    不知何时,千百的清风倏尔一收,拢为一处,然后显出陈岩的身形。

    他头戴日月宝冠,身披周天星辰仙衣,目光深深,脚下自生星图,踏步其上。

    踏星,转位,移运。

    真是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到这个时候,周天星穹无极大阵正式完成。

    “起。”

    陈岩见此,念头一起,三百六十五个星台同时喷吐出一道惊天动地的星光,束成一线,笔直向上,凝而不散。

    “周天无极之相。”

    叶初夏若有感应,抬起头。

    就见到天地胎膜上,不知何时,出现上星下天之卦象,明灭不定,幻生幻灭,难以用言语的变化生成。

    像是干涸的沙漠迎来甘霖,原本奄奄一息的枝叶开始吐出嫩芽,显出一抹绿意,然后春雷乍响,生机萌发,徐徐的,熏熏的,越来越多。

    生机出现,似幻是真。

    叶初夏法眼睁开,能够看到天地胎膜若有呼吸一样,而随着一呼一吸,缺口方向生出莫名的光线盘结,纵横左右。

    “走上正轨。”

    叶初夏看在眼中,心中微微有喜悦之意。

    补天之举,首先就是要沟通天地胎膜,生出自我修补之力,然后顺势利导,等时机成熟,以周天星穹无极大阵推动玄黄五彩石融入天地胎膜。

    不然的话,要想单纯直接地炼制玄黄五彩石补天,恐怕得是天仙之境界了,可不是他们能够做到的。

    “快了。”

    叶初夏收回目光,似乎听到了天水界意志的欢快脉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