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延庆观下五仙聚 日月垂翼伐远敌
    崇明大观界,西北隅。

    群山森立,万万千千,叠陡峻奇。

    峰头积雪亘古不化,莹莹一点,大日耀辉,如霜似玉。

    天河自西向东来,分于山下,曲曲折折,水石激荡,钟鼓大鸣。

    自天上往下看,似是蓑衣白头翁,静静而立,垂钓江雪。

    延庆观是界中玄门之首。

    整个宗门在天河之下。

    群山倒影入观中,青碧交映,松石点缀。

    置身其中,抬头是清清的水光,山水之气徐徐下澈,聚在脚下,步步凝花,无声绽放。

    时而有垂髻童子,翩翩少女,神骏仙鹤,一闪而逝,画面出尘。

    这一日,观中的金楼玉阁,珠台琼轩中,同时金花坠落,声声如玉。

    袅袅香气弥漫,氤氲若烟云。

    观主看上去身材消瘦,面容清癯,仙风道骨,目光晶莹,似乎有无量的时空在运转,生灭,变化。

    他缓缓抬起头,一瞬间,似乎时光都变得缓慢,显示出真仙之国度干涉时空的浩瀚伟力,慢条斯理地开口道,“诸位道友,天水界形势一日多变,我们不能无动于衷。”

    声音不大,但字字如铁,落地有声。

    上来定下调子,不能没有作为!

    话音落下,左首云台上天光如同珠帘般卷起,莲花上举,显出一位真仙,身披八景上元仙衣,额生竖瞳,金灿灿威严自生,道,“当年布置的界空传送阵全部被毁,一个不剩,嘿嘿,太冥宫真是好手段啊。”

    冷笑声中,有杀机,有痛恨,还有深深的忌惮。

    “看天水界的动作,太冥宫是早有准备。”

    左首第二的云台上,妙音叠叠,寒香层层,珠玉环佩的声音连绵成一片,女仙的声音同样是清脆悦耳,像是洗去石骨中绿色的泉水,道,“一下子发动,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个时候,右首云台上腾,日月环绕,白发如雪,面容冷峻,道,“天水界的三位真仙堵在天地胎膜缺口之上,布置有杀阵,我试了一次,突不进去。”

    “三位真仙,真是不少。”

    观主眸子深不见底,用手敲着玉磬,咄咄有音,天花乱坠,地涌金莲,道,“太冥宫的风格诸位也有所了解,他们真要是有大动作,我们这几个界空是首当其冲。”

    “不管如何,我们都必须要出手,打断太冥宫的布置。”

    “不然的话,真让他们打开局面,后果不堪设想。”

    对于观主的意见,在座的真仙都表示同意,点头赞同。

    到了他们的境界修为,自然知道当年之事,既然太冥宫开始动作了,他们就要将之提前扼杀在襁褓中。

    不多时,最终决定下来。

    又一会,只听延庆观中玄音大作,紫气三千里,五道宏大无量的气机自山门中冲天而起,跃出天河,向极天上耸立的界空门户行去。

    五位真仙出行,声势何等之浩大。

    整个界中似乎同时出现了五**日,耀光生辉,惊虹紫电,护佑左右,每一道都有千里长,弥天极地。

    大日,惊虹,霜气,紫光,异香。

    矫矫如图画,冲击力十足。

    任何的修士,不管修为高低,还是是男是女,都被惊动,忍不住抬头看着极天上的异象,似乎就在眼前,令人瞠目结舌。

    天上仙光,垂翼日月。

    紫气浩浩荡荡,惊虹往来盘踞。

    “真仙出行。”

    “是五位仙尊。”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明白啊。”

    界中有根底的大宗弟子早早接到法旨,没有大惊小怪,但普通的小门小户的弟子,还有不计其数的散修等等等等,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盛况,把持不住。

    轰隆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上的异象渐渐散去。

    只剩下纤云朵朵,明澈万里。

    冷光倾洒下来,碎了一地的霜冷,冷侵到人的骨子里,有一股寒意。

    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似乎有杀机在心头盘旋。

    太冥宫。

    霜石离水十丈,上平下尖,似翩翩荷叶。

    岩下松柏郁郁,竹色冷雨,交映一色,青白可爱。

    两只仙鹤在上面起舞,影子凌乱成韵。

    陈岩稳稳当当地端坐在云榻上,身后的洞天虚影弥漫,里面有三百六十五个大星虚影,垂落青紫,玄音不绝。

    叮当,叮当,叮当,

    大星转动,勾勒成线,位置移动,自生玄妙。

    气运,因果,福缘,等等等等,尽在其中。

    噼里啪啦,

    莫名的力量生出,从不知名的时空中传来,源源不断,生生不息,融入到洞天中,泛着光彩。

    “周天之道,无极在心。”

    陈岩眸子晶白,闪烁着玄妙的篆文,自从大阵成型之后,他时时刻刻感应到其上传来的力量,修为节节攀升。

    更为奇异的是,天地胎膜似乎在共呼吸,难以的玄妙日夜生出,传递过来。

    天地拱卫,阴阳垂青,是真真正正的气运之子。

    “天水界。”

    陈岩神采奕奕,来到这里之后,他越发感应到整个界空对自己的加持,像是父与子,毫无保留,真心实意。

    以前的时候,还是似有似无,无法确定,现在周天星穹无极大阵一成,引动天地胎膜后,就确信无疑了。

    “是我手持太冥令,还是我身份不同?”

    陈岩摩挲着掌中的太冥令,幽深的花纹,像是层层黑水晕开的涟漪,念头迭起。

    以前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份问题,即使是穿越到洪荒界,也是认为自己的运气好。

    可现在随着修为的提升,对于时空之道的认识和理解,他已经明白天道运转,规则森严,一举一动,冥冥中自有因果。

    有因,才会有果。

    从不例外!

    以自己上一世的修为,何德何能在灰飞烟灭的情况下还能够穿越到洪荒界,并夺舍转生,保持记忆不灭?

    “莫非上一世根本不是我的真身?”

    陈岩再次摩挲着太冥令,清清亮亮的感觉弥漫过来,让人灵台清明,可是依然琢磨不透。

    “不过能够让天水界有这样的照拂,也应该不是个小人物吧。”

    陈岩笑了笑,心态放松。

    过去难以改变,未来有无穷变化,还是要把握现在啊。

    轰隆隆,

    这个时候,陈岩蓦地感应到周天星穹无极大阵传来的力量,良辰吉日已到,是补天之时了!

    感谢各位书友的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