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八十五章 玄黄气动天自喜 忽有外敌叩界关
    陈岩立于虚空,大袖飘飘。

    脚下冷光万顷,倒影群星。

    层层叠叠的光晕若莲花盛开,人在其中,倒影临水,熏熏然若新出浴。

    森罗,古意,深沉。

    有一种扑面而来的深厚气息,弥天极地,充塞域内。

    这就是星辰的力量。

    轰隆隆,

    少顷,

    周天星台之上,放出祥光,琉璃五彩,万千升腾。

    徐徐然,泠泠然,濯濯然。

    扶摇上天,贯通时空。

    这一刹那,三百六十五个星台如同真正的大星一样,灼灼其华,垂落紫青。

    “起。”

    陈岩念头所到,手掐法诀,身上的法力涌动,如潮如雷,轰然而鸣。

    下一刻,

    自下方涌来的星辰之光像是掠空飞来的白鸟,缓缓放慢了步子,左右一绕,化为丝丝缕缕,垂进丹炉中。

    整个动作,从漫天星光迅疾无比,到最后轻柔像是拂去晨花上的露珠,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美丽。

    叮当,叮当,叮当,

    星辰之光入丹炉,在陈岩的驭使之下,运转,激荡,鼎沸。

    不知何时,化为幽幽火焰。

    仔细看去,星辰火焰晶莹剔透,不停转动。

    每一次转动,都会生出莫名的能量。

    万万千千的火焰,绽放在丹炉中,似乎一时之间,天上地下,都是星辰在晃动。

    “好一个周天星摇,丹炉火生。”

    钟文道看得目不转睛,丹炉之中,看似不大,但层层叠叠的空间,岁月悠悠,不知道多少星辰之后点燃,催动力量。

    花青同样看得目生异彩,也只有这样的星辰之火才可以催动丹炉,熔炼玄黄五彩石了。

    “大观之道,无极太极,星辰之火,玄黄化水。”

    陈岩发出一声长啸,脚下踏星,斗柄转移,法诀一动,丹炉中的星火吞吐,包裹住玄黄五彩石,猛烈淬炼起来。

    真的是,混沌初开见玄黄,彩石补天绽星光。

    轰隆隆,

    地动山摇般的声音自丹炉中传出,万千霞光席卷,自上而下,从左到右,弥漫天穹,氤氲出一种玄黄色彩。

    玄黄者,功德也。

    此气一出,浩浩荡荡,无处不在,金灿灿,明晃晃,透着一股子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大气。

    自从陈岩出现后,就安安静静坐在云台上的叶初夏,松柏之色织衣,青绿交染,平平静静,直到见到这似烟霞般的玄黄之气,终于面上露出笑容,手中拂尘一摆,道,“玄黄现,天地开。”

    钟文道和花青两人同样感应到玄黄之气的莫名气息,天人交感,无处不在。

    “大局定了。”

    叶初夏掷地有声,非常自信。

    原因很简单,太冥宫在天水界谋划不知道多少年,就是等陈岩到来,这个和天水界有莫大渊源的关键人物。

    由他主持补天,就是自己都比不上。

    陈岩不去管其他人如何想,他脚踏星图,身子绕着丹炉转动,每一个移位都引动周围气机的变化。

    看似简简单单的一步,却包含天地至理。

    实际上,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法诀,每一个步伐,都是太冥宫千锤百炼,推演无数次的结果,返璞归真,繁华过后是简约。

    轰隆隆,

    万星摇动,天光沉浮。

    最上面是一层玄黄之气,郁郁深深。

    哗啦啦啦,

    三百六十五个星台之上,任何的修士,都能够感应到一种冥冥的喜悦凭空生出,像是山中清泉洗过石骨,轻轻的雨丝打在叶上,鱼儿浮出水面。

    恬静,美丽,欣欣然。

    至高,至大,至美,难以形容。

    “这就是补天?”

    星台上所有的修士都感到欣喜,那是从心中最深处迸发的喜悦。

    轰隆隆,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地动山摇。

    原本天地胎膜的阙口之中,森森然的杀机下澈。

    恍若实质,层层叠叠。

    像是酷寒冬日,将枝叶吹尽,只剩下横浸到骨子中的冷意,丝丝缕缕缠绕。

    “是有人来袭。”

    钟文道和花青悚然而惊,抬头看去,就见青翼垂空,日月环影,五道浩瀚到难以想象的气机正在阙口外徘徊,尚未到达,就已经引得风起云涌。

    “是五位真仙,来势汹汹啊。”

    叶初夏的脸色一点点沉下去,坚毅如铁,啪得一下一挥云袖,座下浮空云台升腾,然后长啸一声,道,“钟道友,花道友,随我应敌。”

    钟文道和花青两人脸色同样不好看,五位真仙来势汹汹,真的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不过在这个关键时刻,谁要破坏补天,谁就是他们的生死仇敌!

    轰隆隆,

    两人对视一眼,毫不犹豫,同样心意一起,真仙之身横空所到,来到天地胎膜的阙口上。

    半个呼吸后,三人来到阙口。

    临风而站,沉凝深沉。

    很有一种一人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轰隆隆,

    随着虚空星海中五位真仙由远而近,阙口方向的磁光在力量的影响下扭曲变形。

    乍一看,似是万石堆叠,峰头鳞次。

    色彩从中间跃出,惊鸿出水一样,龙蛇起舞。

    嶙峋,浩瀚,不可预知的压力。

    “好一个来势汹汹。”

    钟文道手扶法剑,发出一声剑音,对方未到,居然就压得阙口里的气机变化形状,似是画面舒卷,可想而知来人的实力。

    花青没有说话,美眸清冷,纤纤玉手缩在云袖中,不断拿着法诀推演。

    五位真仙,咄咄逼人。

    纵然是他们三个拥有地利,可是压力同样沉甸甸的,压在心口上,让人不敢丝毫大意。

    只有叶初夏,早有预料,稳稳坐在云台上。

    轰隆隆,

    五位真仙越来越近,清光充塞时空。

    阙口上的气机再生变化,不像是刚才万峰森立,而是自然而然凝结出各种各样的仙禽瑞兽,或是龙凤,或是玄武,或是白鹤,或是仙猿,或是金乌,或是玉兔,等等等等,万万千千。

    聚拢起来,齐齐发出轻鸣。

    这一刹那,种种的玄妙之音迸发,龙吟,鹤唳,凤鸣,猿啼,麒麟咆哮,玄武浮水,不计其数,交织如韵。

    声声音音,音音声声。

    一下子扑面而来,引动四方的气机,化为凶猛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