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八十六章 各逞神通斗虚空
    阙口上。

    声发妙音,叠浪鼓行。

    森森然若光晕聚散,交织左右,高低上下,杀机满空。

    似叶叶,如枝枝,像林林,扑面而来,凝成实质。

    天上地下,不见其他,取而代之的是不同的声音,居然衍生出一种奇异的磁场。

    五位真仙之位,恐怖吓人!

    “哼,”

    叶初夏踏前一步,知道刚才的异象是对方的下马威,目光变得冰冷,手中拂尘一摆,早就布置在阙口上的阵图响应。

    下一刻,

    祥光瑞彩自宝图中绽放,像是重重叠叠的山岳突起,怪石嶙峋,又像是千千白鸟鱼凫,轻柔曼妙。

    一个凝重,一个轻盈。

    两者合在一起,凝成一个黑白对称的阴阳鱼,欢快一动,生出莫名的大力。

    轰隆隆,

    力量一出,雷霆跟随,密密麻麻,无穷无尽。

    即使是玄妙天音渗入时空,在过去,现在,未来,也统统被雷霆大力挤压出来,化为薄薄的一片。

    风一吹,像是秋日中孤零零挂在枝头上的霜叶,然后打着转儿落地。

    轰隆隆,

    与此同时,青翼垂天,异香氤氲,五位真仙依次从光晕中走出。

    延庆观观主看上去身材消瘦,面容清癯,仙风道骨,立于中天,他目光晶莹,四下一扫,似乎能够贯通时空,纤毫毕现。

    少顷,他的目光定格在叶初夏身上,稽首行礼,朗声道,“延庆观李扶南见过叶道兄。”

    “见过李观主。”

    叶初夏展袖回礼后,身子一拔,身上的气机浓郁,森森而鸣,道,“五位道友远道而来,不知有何贵干?”

    “叶道兄,我们明人不说暗话。”

    李扶南正了正头上的道冠,拂尘一摆,声若金石,道,“道兄在天水界大动干戈,引得我们不安,这次来,是要当一次恶客了。”

    话语干脆利索,毫不掩饰。

    “哈哈,”

    叶初夏听完之后,哈哈大笑,半响后,蓦地敛去笑容,眉宇间一片冰冷,一字一顿地道,“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斗法论高低吧。”

    “正有此意。”

    李扶南可不是来请客吃饭的,真仙出行,风起云涌,就是要杀伐大起。

    “请。”

    “请。”

    两人同时退后一步,仙光大盛。

    “看打。”

    叶初夏率先出手,拂尘一甩,麈尾根根竖起,霜白一片,无数的篆文在其中生灭,演化过去,现在,未来之意,弥漫空间。

    哗啦啦,

    麈尾眨眼间变得能够涵盖天地,禁锢时空。

    “来的好。”

    李扶南身为延庆观观主自然身怀重宝,他见拂尘来势汹汹,立刻一拍天门,如水的云光上托举出一件铜塔。

    铜塔高高祭出,颜色古朴,最上面有一颗宝珠,冰凉晶沁,摄取万千毫光。

    只是一转,就乾坤颠倒,日月无光。

    轰隆隆,

    两人法宝一撞,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击,实际上在层层时空中刹那间交手了无数次,有的在过去,有的在现在,有的在未来,真的是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去。”

    这个时候,曾经在天水界外徘徊过的发如雪的真仙也动手了,他背后的仙光升腾,高高扬起,像是五彩光轮,直接冲钟文道拿捏过去。

    五彩光轮,斑驳世界。

    层叠折射,时光漫漫。

    钟文道凝神戒备,不敢怠慢。

    他身为真仙,当然能够看得出,眼前的看似是五彩光轮,实际上是一个神秘空间,连同对方真正的仙国。

    这个五彩光轮之中,时空之轮转,规则之扭曲,统统在眼前这个白发如雪的真仙念头中,要是真落了进去,恐怕要扒一次皮。

    “斩。”

    想到这,钟文道一挥手中的法剑,悍然化出一道千丈的剑光,轻轻一折,将五彩光晕挡在外面。

    “花满枝头。”

    花青玉颜冰冷,美眸含煞,屈指一弹,发髻上的一只梅花簪子飞起,一摇之后,化为半截梅枝,上面开满细细密密的小花,含包怒放,煞是美丽。

    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每一个小花都闪烁着莫名的光华,空间和时间交织,凝成不完整的世界,有无量的吞噬力。

    轰隆隆,

    梅枝一动,上面的朵朵小花倾斜下来,交相碰撞,化为时空风暴,席卷而下。

    “中元天灯。”

    “金月葫芦。”

    “镇天印。”

    见梅枝横斜,时空风暴来势汹汹,对面的三位真仙同时出手,都是祭出法宝,漫天祥光,呼啸过去。

    真仙交手,重在神意。

    意在心改,念头之下,时空扭曲,规则变化,另起乾坤。

    而神意之大小,来自于仙国之上下,境界之高低。

    八位真仙打出了火气,各自手持法宝,往来纵横。

    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看出高低上下。

    叶初夏修为最深,身上的法宝最为犀利,不疾不徐,从容自若。

    钟文道和花青则是落入下风,身若缚茧,越来越吃力。

    很显然,天水界这么多年来,灵机日衰,若夕阳落山,钟文道和花青两个土生土长的真仙在传承上要差一截。

    玄法神通,规则认知,仙国构建,等等等等,都是不如对面五位真仙。

    要不是两人把门中的传承重宝都携带出来,恐怕早就支撑不住了。

    即使是这样,也是左右支拙,险象环生。

    叶初夏看在眼中,他已经对来犯的五位真仙的实力有了了解,于是拂尘一摆,惊人的漩涡产生,时空颠倒,阻挡住李扶南等人,然后开口道,“钟道友,花道友,后退。”

    “好。”

    两人答应一声,电光火石之间,进入大阵。

    轰隆隆,

    叶初夏紧跟其后,三人坐镇阙口上的大阵,浩瀚的力量升腾而出,灼灼其华,耀耀其辉,充塞时空。

    “看打。”

    “去。”

    “定神珠。”

    “无量宝盒。”

    “乾坤锁。”

    五个真仙当然是不让,各自祭出法宝,不停地轰击。

    以真仙之能,驭使仙宝,可想而知,是何等之恐怖,毁天灭地,颠倒乾坤,毫不为过。

    他们放开手脚,轰击不停,定要从阙口突破,进入天水界。

    一场大战,激烈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