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八十七章 五仙叩关岌岌危 玄黄五彩补天阙
    阙口上。

    层光叠辉,卷卷如画。

    清澈明净的祥光中,徐徐打开。

    有高崖山深,秋有红叶,一亭,一台,一壶酒,一个人,看水,观鸟,临松下,逍遥自在。

    有幽幽水光,不见其底,神龟浮水,蛟龙出行,铁血大旗猎猎生风,兵戈之气横冲直闯。

    还有万般花开,牡丹,秋兰,金菊,冬梅,等等等等,香气弥漫,横浸法衣,千姿百态,数不胜数。

    叶叶成图,玄妙自生。

    每一个,都是真正的空间,时空之力在里面纵横交错,引动其他的规则之力。

    栩栩如生,真真切切。

    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有周天之数,三百六十五个,各个不同,有自己的风采!

    轰隆隆,

    周天之图,全部展开,宝光激走,祥气凝练,像是瀑布倒悬,挡在阙口之外,让人不能够越雷池半步。

    “早有准备啊。”

    李扶南等五人脚踏仙光,青翼垂天,仙国横亘时空,冷笑声中,不断地将手中的法宝祭出,落下,轰击在阵图上。

    轰隆隆,

    两股力量对撞,余波惊天动地,重重光晕明灭,似乎还有万千的人影,在过去现在未来中化为梦幻泡影,一闪而逝。

    真正的对决,真仙的斗法,难以用言语描述。

    叶初夏坐在浮空云台上,石上松,枝枝丫丫,上面悬挂有法宝,有葫芦,有宝扇,有拂尘,有香炉。

    无风自鸣,叮当作响。

    有一种扑面而来的仙灵之气。

    他身后力量激荡,源源不断地打入阵图中,演化出不同的空间,光怪陆离,时空变局。

    钟文道和花青两人也是严阵以待,仙国照在天门,毫不在意地抽取神意力量。

    这个时候,退后一步,前功尽弃。

    只能咬着牙坚持!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外面五位真仙的攻击越来越强大,透过阵图可以看到,龙凤和鸣,日月同辉,天崩地裂,颠倒乾坤。

    他们全力施展,借助人数之优势,开始占据上风。

    花青和钟文道两人看在眼里,急在心中,要是阵图抵挡不住,那真是一场灾难了。

    “叶道友,”

    花青声音急急的,俏脸变色,不是她沉不住气,而是局面真的岌岌可危。

    “我心中有数。”

    叶初夏点点头,目光下澈,晕光如水,看向璀璨的星光。

    界关外。

    五位真仙或坐莲台,或乘宝辇,或骑仙禽,手中的法宝绽放出无量的光彩,不断落下,将周天阵图一层层剥开。

    石骨嶙峋,水落如雪,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雷霆震怒,像天公之罚。

    白发如霜的真仙用手一挥,打出一件梭状法宝,两头尖尖,拖曳大日精芒,引动四方尖锐啸声,他看着阵图的变化,嘴角浮出冷笑,道,“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了。”

    “另外两个真仙太嫩。”

    五人中唯一的女仙青丝垂髻,身披宫裙,纤美清丽,玉手如同挥动琵琶,看似简简单单的动作,实际上是正在寻找阵图中的时空节点。

    “两个真仙眼界太低,对时空之道的理解太肤浅,是真正的短板。”

    “不错。”

    另一位真仙表示赞同,声音不大不小,道,“那个叶初夏很难缠,要是三人都是像他一样,我们就麻烦了。”

    “加快攻势。”

    延庆观观主李扶南居于中央,眸子深深,他能够看到天水界天地胎膜的韵动,心中冷笑不止,要补天可不是简单的事,哪能这么快就完成?

    再说了,即使是补天完成,天水界的天地胎膜混元如一,他们等人也可以狠下心强闯进去。

    只是麻烦点罢了。

    且说陈岩,并不知道界关外的斗法,他脚踏星开,云影环绕,手中不断打出法诀,驭使大观周天太极丹炉。

    轰隆隆,

    随着时间的进展,在强大到匪夷所思的星辰火焰煅烧下,丹炉中的五颗玄黄五彩石已经融化,层层叠叠,似烟非烟,似云非云,似光非光,似水非水。

    丹炉摇动,团团簇簇,汩汩有声。

    稍一接近,就要一种说不出的温润,功德在心,喜悦满满。

    “这样的变化,”

    陈岩心神晋升到玄妙的境界中,一边驭使丹炉,一边在洞天中演化。

    这个时候,洞天从莫名之地汲取元气,倏尔转变,表面氤氲上一层金光,像是玄黄,像是功德,融合万物,吐纳万物,衍生万物。

    在这个过程中,洞天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

    汩汩汩,

    不知道何时,丹炉中五彩石融化的似烟非烟,似云非云,似光非光,似水非水的存在发出沸水般的声音,串串水珠上涌,自上而下,璎珞般摆动。

    “是时候了。”

    陈岩见此,心中一喜,长长吸了口气,洞天照入现世,积蓄的元气灌注到元神中,一举一动,有无穷的伟力。

    下一刻,

    下方的三百六十五个星台光芒大盛,星河直冲而上,像是火焰般熊熊燃烧,不计其数的星辰篆文流转,四下散开,依附在云光上,耀眼闪烁。

    咣当,

    大观周天太极丹炉炉盖再次打开,轻轻一转,将所有的星辰之光纳入其中,然后和烟非烟,似云非云,似光非光,似水非水的玄黄之气相磨,凝成一道匹练。

    叮叮叮,

    匹练骤起,长长一线,笔直如一,以一种难言的速度进入天地胎膜中。

    “周天之道,无极太极。”

    陈岩目中精光大盛,念头到处,下方的三百六十五个星台齐齐转动和移位,凝成一个波澜壮阔的无极卦象,和整个天地的呼吸一迎一合。

    “这是?”

    “要成功了嘛?”

    “不知道啊。”

    这一刹那,星台上的修士们看到清楚,整个天地倏尔一振,自表面升起一层轻纱,若有实质,细细密密的花纹交织,演化出不同的画面。

    从开天辟地,到太古,到中古,到现在。

    或是浩瀚,或是豪迈,或是深沉,或是精致。

    看在眼中,栩栩如画,可是却又像是过眼云烟,一点都记不住。

    云去不留痕,天地自有数。

    陈岩则是手扶丹炉,过去曾经,现在表现,未来变化,一幕幕从心中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