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八十九章 天地一剑来匆匆
    李扶南立于虚空之上,鹤服羽衣,珠幢垂玉。

    明光自幢上下落,坠到地面,晕成光轮,或聚或散,

    叮叮当当之音,若夜来风起,雨打芭蕉。

    他冷着脸,眸子幽深。

    在他的目光中,原本的阙口之上,祥光瑞气,层层叠叠,如山岳一样,然后倏尔变化,雷霆衍生,交织如网,细细密密,恢恢不漏。

    网格交织,节点圆坨坨,明晃晃,似是无暇金丹,又像是洞天种子。

    一幅幅过往的历史在其中浮现,似真似幻,时时刻刻,生生不息。

    每一个呼吸,网格都在扩展,弥漫到整个阙口,上下左右,龙吟虎啸,开始对接。

    “哼,”

    李扶南冷哼一声,天门之上显出紫云华盖,六气如长翼,拖曳身后,长长延伸,不见尽头,声音冷得如同从冰窟中捞出来的一样,一字一顿地道,“趁天地胎膜未成,我们杀进去。”

    话音一落,他身子一摇,手持玉如意,当空一挥。

    叮当,叮当,叮当,

    玉如意长有三尺,凤尾莲印,古朴篆文在其中生灭,一挥之下,蓦地天音大作,浩瀚的力量降临,扭曲时空。

    如意如意,随心所欲。

    “斩。”

    其他四位真仙见延庆观观主径直杀入,先是一惊,然后沉下脸来,各持法宝,紧随其后。

    轰隆隆,

    四位真仙,青翼垂天,身上宝光升腾,如同金焰燃烧,映红半边天。

    神通和法宝交辉,烟光宝气其中,蕴含冷冽杀机。

    “他们疯了。”

    花青见五人闯入阙口,森森冷意扑面而来,让自己的眉宇间一片冷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本来见到陈岩补天成功,天地胎膜正在自我修复,她心中喜悦满满,容光焕发,觉得这下子大局底定,功德圆满,对方应该会知难而退。

    可是真真没有想到,对面五位真仙会如此决绝,居然直接闯入,看样子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钟文道眸子晶莹,手中法剑发出一声清亮的长吟,毫不犹豫,迎了上去。

    哗啦啦,

    剑光一起,风雨大作,每一道光华都是霜白如雪,似乎是死亡的色彩。

    不同于刚才的斗法,现在五位真仙闯入阙口,固然会受到天地胎膜的排斥之力,处于客场状态,但也显示出五位真仙不可动摇的决心。

    要战,要战个痛快!

    “来得好。”

    叶初夏一拍座下浮空云台,身后瑞气绵长,显出飞青紫盖,金书龙章,字字浮空,无量光明,迎了上去。

    八位真仙在正在缩小的阙口上,斗到一块。

    法宝神通,你来我往。

    霹雳雷霆,烟光四起。

    力量升腾,如青虬出水,像惊龙怒涛,鳞爪摇摇,翻天覆地。

    “真要疯了。”

    花青堪堪躲过一击神通法雷,听着袅袅雷音在自己耳边隐去,余波依然震得头皮发麻,咬牙切齿,心中有一种冷意。

    对面的五位真仙即使是有天地胎膜的排挤之力,可是仗着人多势众,加上一往无前的决心,还是将他们一方三人压制住。

    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他们还会落入下风。

    要是一个意外,让对方趁着天地胎膜未完全混元如一强行闯入,那可是要功亏一篑了。

    “咄。”

    叶初夏开口吐出一声真言,光从黑暗中生,凝为玉符玄章,上面篆文似鸟似鱼,满空游走,霹雳惊人。

    轰隆隆,

    字字碰撞,衍生时空力量,暂时缓解花青和钟文道的窘境。

    “去。”

    延庆观观主李扶南却趁着这个机会,大袖一抖,打出一团明光,里面似乎有块十色宝珠,啪得一下,打在叶初夏身上,将他打了个踉跄。

    “哈哈,”

    李扶南第一次大笑,道,“叶道友,可不要分心啊。”

    “这个家伙,”

    叶初夏仗着法衣保护,没有受伤,但宝珠打了一下,还是觉得不舒服。

    “哈哈。”

    跟随李扶南等人的其他四名真仙见此,都是高兴,对方颓势已现。

    叮当,叮当,叮当,

    正在这个时候,天地胎膜之上,突然出现一种无人能够听到的玄音。

    下一刻,

    金文垂落,银花如霜,一点星芒浮现,倏尔一转,虚空生胎,玄黄临身,一个人影出现,脚踏黑水,目光深沉。

    哗啦啦,

    来人出现之后,踏前一步,群星护佑,耀电虚空,手中法剑斩出,平平直直,无声无息。

    无声无息,是真的无声无息。

    没有任何的动静,所有的气机,所有的时空,统统蒙蔽。

    白发如霜的真仙正施展神通,梭形法宝上下挥舞,如同怒龙出海,焰火腾空,好不犀利,越是施展,越是顺风顺水。

    “要不了多久就能击溃三人。”

    此真仙原本还对李扶南杀入阙口有点不认同,毕竟他是知道天地胎膜的排斥之力的,进入其中,客场作战,让人打鼓。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何况真仙。

    现在看来,还是李道兄看得准,天水界的天地胎膜还在修复,加上界中江河日下,使得天地胎膜的威能比起其他界空要弱一点。

    界空的整体力量越强,天地胎膜的威能就越大。

    “嗯?”

    突然之间,白发如霜的真仙觉得一种心悸,然后他若有所觉,抬头西看,就见有剑光斩来,无声无息,以他真仙的灵觉都没有任何的感应。

    到了真仙层次,参悟时空,融合规则,冥冥之中感应祸福,才可以趋利避害,仙福永享。要是不遮掩天机,有人算计都会有预感,何况是杀到跟前的法剑?

    这超乎想象,完全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该死。”

    真仙念如电转,很快就想明白了,这肯定是天水界的天地意志蒙蔽了自己的灵觉。

    只有天地意志,才能无声无息,遮蔽真仙层次的感应。

    说时迟,那是快,在不可能地情况下,无形剑的剑光再次暴涨三尺,纯纯如青,划过一种难言的轨迹,有天地至理的玄妙,猛地上前。

    刺啦,

    剑光一起,霜白如雪的真仙急退,面容扭曲,愤怒到极点。

    他受伤了!

    自开站一来,第一个受伤的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