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九十章 真仙之血
    无形剑。

    森白如霜。

    剑身上云纹细密,琼玉上色。

    清清亮亮的光晕中,月照其上,冷意粼粼。

    再仔细看,一粒金灿灿的血珠在上面,氤氲香气,云霞升腾,似乎是真正的神灵一样。

    叮叮当,叮叮当,叮叮当,

    血珠滴溜溜转动,玄音大作。

    “真仙之血。”

    陈岩用手一弹剑身,发出一声清啸,音若金石,道,“想不到有一天,我会斩下真仙之血,痛快。”

    从陈岩突然出现,拔剑相向,剑光斩仙,取下金血,整个过程在电光火石之间,快到不可思议。

    等在场的仙人反应过来,立刻哗然一片,难以想象。

    “什么?”

    “怎么了?”

    “曲道友受伤了?”

    曲镇海用手按着自己的肩头,眸子抬起,目光森然若实质一样,盯在不远处的少年人身上,一字一顿地道,“想不到在区区一个小辈面前翻了跟头。”

    他的声音不大,但字字泛冷,有着一种刻骨铭心的恨意。

    “天地同来力,运起如花开。”

    陈岩手持无形剑,身姿挺拔,人踏在大星上,剑眉朗目,目若点漆,即使是面对真仙的愤怒,依然是平平静静,道,“纵然是真仙,也挡不住天地意志。”

    “是陈岩。”

    钟文道和花青见到这一幕,心中震惊。

    他们真没想到,会是陈岩突然出现,并前所未有地刺伤了一位真仙。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叶初夏没有说话,不过他目光掠过陈岩身上似有似无的光晕,天命坐中央,功德不下水,心中轻轻一笑。

    “死。”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区区小辈斩伤,曲镇海觉得脸皮都火辣辣的,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上前一步,大袖若长翼展开。

    攫天玉手,万化覆天。

    一生一死,尽在掌握。

    大手压下,要将陈岩的生机湮灭,甚至连未来都要抹去。

    这一击,含怒出手,时空颠倒,乾坤变形。

    “看打。”

    延庆观观主等四人心领神会,在曲振海出手的时候也各自祭出法宝,缠住叶初夏,花青,钟文道三人。

    很显然,他们是要让曲振海碾压陈岩这个不知死活的元神小辈。

    陈岩抬起头,见攫天玉手当头压下,自己周围的空间凝固,更为可怕的是,在他的感知中,所有的应对都是在这大手的笼罩下。

    未来的变化,统统被堵死。

    除了等死,别无他法。

    这就是真仙之威,贯通时间和空间,无处可逃。

    “真是抵挡不住。”

    陈岩发现,自己还是跟真仙差了一大截,要是正常情况下,恐怕非死即伤。

    “幸好现在不一样。”

    陈岩念头一起,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降临,似假似真,护佑左右。

    天命所向,大势所趋。

    时空都无法阻挡,看破命运的迷雾。

    “天命在我。”

    陈岩手中无形剑纵起,表面有一层玄之又玄的光泽,刺啦一声,硬生生撕裂周围的时空封锁,跃了出去。

    哗啦啦,

    陈岩人剑合一,幽水在下,雷霆化生,轻轻一折,冲曲镇海杀去。

    剑光霍霍,郁郁青青。

    乍一看,似乎整个天穹崩塌,压了下来。

    眼前的似乎不是剑光,而是世界。

    “真的是世界意志,”

    曲镇海脸色铁青,身子一摇,自背后升起一团金光,周围火焰升腾,如同图腾一样,左右一旋,将剑光刷开。

    做完这个,他哼了声,祭出宝梭,两头尖尖,流光四溢。

    轰隆隆,

    宝梭出现,锁定陈岩的气机,一摇一摆之间,冒出的火星细细点点,曲折婉转,环绕周围。

    “哈哈,”

    陈岩并不慌乱,天门上灵焰绽放,色呈五彩,熠熠生辉,天命意志之下,主场之威,所向睥睨。

    宝梭虽然来势汹汹,但还是被五色五行五方灵焰挡了回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再接我一招。”

    陈岩得到天水界意志加持,顺风顺水,他看了一眼对面的真仙,念头一起,体内的五劫升天门猛地一震,打出自己最强的攻势。

    轰隆隆,

    诸天元胎万衍真音雷爆发,日光,月华,星芒,磁线,血色,等等等等,先是千姿百态,然后混元如一,轰击而下。

    雷霆一出,真音先行,有一种荡平乾坤的煌煌天威。

    此雷以五劫升天门中的诸天元气为根基,用元气**王的出神入化的控制力量作引子,从而达到一种雷霆爆发,真音萌生,毁灭四方的霸道。

    虽然以现在五劫升天门的状况来看,最多只能够发出三次,但毫无疑问,其杀伤力已经跃居掌握的所有神通之上。

    更何况,现在是天地同力,威能更是强大到不可思议。

    雷霆爆炸,天威下凡。

    即使是曲镇海的真仙之姿,都不愿意硬抗,要避其锋芒。

    噼里啪啦,

    雷霆的余波散开,如惊龙上下,肆无忌惮。

    “可恶到极点。”

    曲镇海真是越打越憋屈,他的修为明明要在对方之上,可是眼前这个可恶的元神小辈身上有莫测的天机,混混沌沌,看不清楚。

    天命所钟,气运鼎盛。

    每次都能够躲过,还时不时反击。

    “天地意志,”

    曲镇海面色阴沉,纵然他是真仙修为,可是对上真正的世界意志,依然是一头雾水。

    “杀。”

    陈岩在这样的局面下却是如鱼得水,手中的无形剑愈发地神出鬼没,杀机遁入虚空,不时斩出。

    原因很简单,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地胎膜修复的速度越来越快,阙口越来越小,而天地意志的加持越来越大。

    天地意志越强,他身上的力量就越玄妙不可测度。

    “难办了。”

    曲镇海当然感应到其中的变化,心中烦躁,可是任凭他再努力,就是拿不下眼前的这个小辈。

    “杀,杀,杀。”

    陈岩却是脚踏幽水,星辰浮沉,仗剑而行,目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辉。

    仰簪日华,俯拾月珠。

    日月星,三光在身。

    在这样的状态下,他的心神晋升到一种难以描述的状态,真仙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中,反映到灵台里,传递到洞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