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九十一章 功德圆满贺天地
    界关中。

    驾龙骖凤,景云紫烟。

    剑气分左右,宝光任东西。

    风起云涌,雷霆惊电,火光幽水,变化离合。

    神通和法宝碰撞,仙人之斗法,激烈非常。

    在场众人都打出了真火,各不相让,针尖对麦芒。

    “斩。”

    陈岩驭使无形剑,在其中神出鬼没,森森然剑气贯空,霜白一片,刺骨的冷意横浸法衣,猎猎作响。

    有形无形,有常无常。

    迅疾如电,杀气纵横。

    天运在身,从容自若,在场中九人中,他作为一个元神真人却最为出彩。

    观主李扶南抬起头,目光沉沉。

    见天穹之上,只余一线。

    原本的阙口化为宝珠大小,从外面垂下五彩斑斓的磁光,条条缕缕。

    清光冷辉之下,将整个空间氤氲上轻纱。

    “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天地胎膜就会混元如一。”

    李扶南看得明白,当机立断,招呼一声,道,“我们先退。”

    “这个,”

    曲镇海手持宝梭,焰生毫光,璀璨光明,映出他不甘的神情。

    “曲道友,”

    李扶南当然明白他的想法,脸色一沉,声音字字如雷,道,“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

    四个字入耳,霹雳惊雷,轰然而鸣,让曲镇海似乎一下子惊醒一样,心神重新恢复到古井不波的状态。

    “刚才我怎么会像着魔了一样不死不休?”

    曲镇海心中莫名,他虽然对陈岩恨之入骨,但以真仙之姿,怎么会像刚才那样不管不顾除之后快?

    “这就是天地意志,潜移默化地蒙蔽?”

    曲镇海想到这,心中不由得涌出一股寒意,连真仙都不知不觉受到影响,实在是太可怕了!

    “走。”

    五位真仙有了决断,当机立断,仙国浩荡,青翼垂天,倏尔一跃,向裂口方向遁去。

    “看打。”

    叶初夏,花青,钟文道三人见此,趁着机会,各自打出自己的攻击。

    拂尘飘飘,根根竖起,如刀似剑,有杀伐之音大作。

    梅枝横斜,朵朵含苞绽放,空间生灭,毁灭力量惊人。

    一柄法剑,纵横来去,锋锐刺人眉宇间。

    陈岩跟在最后面,声势却是最大,团团雷光呼啸而出,衍生出雷霆真灵,铺天盖地。

    五位真仙联手,似缓实疾,攻击无法阻挡,倏尔一跃,自阙口上遁出。

    哗啦啦,

    出了天地胎膜,界空外是漫天乱窜的磁光,交织成大小不一的光晕,时聚时散。

    光晕绵长,看不到尽头。

    五位真仙站住身子,转过头,就看着后面的阙口开始缩小,不多时,完全消失不见。

    场中一片寂静。

    好一会,五位真仙中的唯一一名女仙开口道,“天水界的天地胎膜混元如一,没了阙口。”

    有一位真仙目生竖瞳,金灿灿生辉,点头,道,“这下麻烦了。”

    界空之门毁去,天地胎膜没了阙口,要进入天水界,只能够硬生生打破天地胎膜闯关而入。

    其中的过程,在场的都是真仙,非常了解。

    “我们五个人要是强行闯关的话,”

    还一个真仙皱着眉头,他们在场五人要对付三位真仙当然是不在话下,可是到底是在对方的界空中,谁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别的布置?

    再说了,最后出现的那个元神小辈也很怪异,天命加身,世界垂青,难道是真正的气运之子?

    曲镇海明白他话语中吞吞吐吐的意思,脸色不好看,但还是表达自己的立场,道,“这件事儿,不能就这样!”

    李扶南正了正头上的道冠,神情坚定,道,“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不过只有我们五人的话,要闯入天水界并没有必胜的把握,需要回去再寻道友帮忙。”

    “可是,”

    女仙纤细的黛眉挑了挑,俏脸上有为难之色。

    当日他们选择五人前来天水界,不是不想要更多的人,直接碾压,只是因为剩下的真仙需要坐镇界中,以防意外发生,毕竟他们不是没有对手在虎视眈眈。

    抽出五位真仙,已经是极限。

    要是再抽人前来,容易出现问题。

    “事有缓急轻重。”

    李扶南神情严肃,声音掷地有声,道,“天水界大敌当前,我们不得不取舍。”

    界中,太冥宫。

    云石横生水上,高低不同。

    天光垂照,若出水青莲,亭亭直立。

    最中央的云石,下尖上平,横有一古松,蟠曲如蛟龙,枝干上赤红微张,俨然细鳞。

    这个时候,古松下,四个人各自居于云榻上,耀眼的清光升腾一片,玄音不绝。

    他们抬起头,能够看到,天穹之上,一道若有若无的轻纱,日月星辰勾勒图案,山河大地纵横内外,晶晶光泽流转,时时刻刻变化。

    像是轻纱,又像是不知道多少画卷的组合,一列列,一桩桩,一幕幕,此起彼伏。

    不知道过了多久,轻纱隐去,异象消散。

    只剩下玄黄之气充塞内外,弥天极地,功德圆满。

    叮当,叮当,叮当,

    不时有金花银焰自天上落下,坠在枝枝丫丫的松树上,打着晃儿,轻轻一摇,隐去无形。

    哗啦啦,

    顿时松树生机大旺,细针般的松叶变得郁郁青青,有一种莫名的光泽。

    天上云。

    岩下松。

    有妙音。

    花青美目中泛着异彩,看着眼前的景象,声音中有一种喜悦,道,“天降洪福,功德圆满。”

    “是啊。”

    钟文道法剑放在膝前,霜白的剑光将他眉宇染成一片玉色,整个人的精气神不同,他的目光幽深,看到自家的宗门,来来往往的弟子们正在打坐吐纳,身上的灵机勃发。

    有的根基深厚,福缘深重之辈,甚至借此天地之变,冲破关口,成功晋升。

    百里,千里,万里,山河,大地,国度,等等等等,每个角落都洋溢着喜悦,是天地之喜,降临福缘于世间。

    “没有白下功夫。”

    钟文道抚摸着剑身,发出轻轻的剑鸣,和天地的喜悦应和,从此之后,天水界大不一样了。

    “是要有新气象了。”

    叶初夏扶正道冠,气机扶摇上天,如云如霞,宝灯千盏,金光垂落如璎珞。

    为天地贺!

    为修士们贺!

    为太冥宫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