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九十四章 天上星摇布局动 宫中岁月不知秋
    天宫中。

    寒生料峭,林中观雪。

    竹树萧森入画,门开绿云浸来。

    鹤唳,猿啼,蝉鸣,时远时近。

    陈岩坐在霜白云石上,手持太冥令,目光沉沉。

    整个奇石蜿蜒如龙,其首高高仰起,嶙峋有致,花纹斑驳。

    其下是幽幽深深的丹水,火红如焰,汩汩水花冒出,有龙饮水之相。

    后面则是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空窗,有的是椭圆,有的是六角,有的是葫芦状,有的是大耳朵。

    透过空窗,可以看到另一面,或是爬满绿藤的玉臂,或是一峰湖石,或是片片垂下的霜叶,等等等等,一窗一景,一景一空间。

    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空窗后的景象,不时变化,四季更替,寒来暑往,千变万化。

    只是单单一个角,就让人有一种空间和时间交集的冲击感。

    很显然,大哉九真天玄宫在接连的奇遇之下,甚至要比陈岩更进一步,生出时空的力量,绵绵长长,充塞其中。

    要是真让天玄宫完成蜕变,渡过天劫,成为仙家之宝,那可是了不得了。

    “还要等一等。”

    陈岩能够感应到大哉九真天玄宫的变化,他的目光中,雷池中的神灵手持法器,正在调和禁制法阵中的气机,积蓄力量,只待风云大起,则可以扶摇上九天。

    “咄。”

    陈岩收回目光,一摇手中的太冥令,一种冥冥之中的气机衍生出来,当空一旋,化为亘古古老的星图。

    哗啦啦,

    星图展开,璀璨光明,上面有周天之星辰,三百六十五个,齐齐转动。

    似断非断,似连非连。

    排列组合成各种不同的阵法,令人眼花缭乱。

    “正是这样。”

    陈岩盯着星图看了好一会,蓦地一声长啸,一股宏大的力量自天门中生出,如渊如海,不可测度,然后分为周天之数,往下落去。

    轰隆隆,

    力量落入在虚空中运行的星台之上,倏尔再变,像是春风化细雨,像是燕子问剪东风,或是高高的秋千上少女的回眸,轻轻柔柔,细细碎碎。

    叮当,叮当,叮当,

    力量落地旋转,化为一个接一个的星辰篆文,骨碌碌滚动,发出脆音,最后来到星台的中枢位置,一闪而没。

    “咦,”

    “嗯?”

    “这是?”

    在星台上主持的修士发现这种变化,抬起头,就看到天玄宫悬于极天之上,宛若水珠,圆圆润润,混元如一。

    “是太冥宫陈真人。”

    众人见到这造型奇特的天宫,先是一愣,随即恍然。

    最近这一段时间,这位有补天之举的元神真人经常驾驭座下天宫,来回游弋于虚空上,时不时会出手,人们都习以为常。

    毕竟是星台勾连,周天星穹大阵,都是太冥宫的主意。

    “不要多想。”

    主持星台的修士告诫门下弟子,令他们散去,叮嘱道,“好好修炼,别分心。”

    “是。”

    弟子们答应一声,继续吞吐星光,淬炼自身。

    在星台上,可以接引真正的星辰之力,化为晶莹剔透的星晕霜水,能凝神,塑形,镇心魔,用来修炼是最好不过。

    于是弟子们很快都压下好奇,重新盘膝而坐,抓紧时间修炼。

    这个时候,星台一角。

    水面粼粼,龙鱼品石。

    叶叶交碰,像是巴掌合拢,泛着淡淡的银光。

    一个少年端坐在梧桐树下,吐纳气机,金灿灿的叶子晕着光辉,照得他眉宇间一片赤金之色。

    随着少年的呼吸,周天星辰在他周围浮现,云锦天衣变得越来越清晰。

    天花坠落,玄音清越。

    在篆文图章落入星台中枢的刹那,少年睁开眼,眸光一动,似乎能够看到其上的花纹。

    “这是,”

    牛小郎盯着星纹勾勒的图案,只觉得一种冥冥之中的玄妙爆发,从中枢向四面八方延伸扩展,整个星台的力量变得深沉了许多。

    像是积蓄无数年的火山,虽然平静,但只要爆发,就是天崩地裂。

    “想不到,”

    牛小郎站起身,透过镂空的花窗,外面星台摇曳,垂落青紫,肉眼难见的细线勾连,隐隐之中,有一种杀伐之气,呼之欲出。

    天生大星,斩妖,斩邪,斩魔。

    无量,伟大,浩瀚。

    连元神真人都看不明白的星辰纹理,在牛小郎眼中却是如此清晰,栩栩如生,他体内的真气随之流转,像是神秘的星图,每一颗星辰都是光明大放。

    来自于古老的岁月,不知名的时空,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轰隆隆,

    牛小郎似乎明白了什么,体内的力量节节攀升,一个又一个的神秘窍穴打开,只是刹那间就到了关隘,再进一步就是元神境界。

    突然之间,隐隐约约之间,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女子声音自识海中出现,古怪的记忆片段支离破碎,零零散散。

    他努力想寻到声音的源头,可是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

    一急之下,牛小郎蓦地从这种过程中清醒过来。

    不知何时,面上有泪珠滚下,火烫烫的。

    啪嗒,啪嗒,

    泪珠掉在地上,摔成八瓣,依稀还能感应到其历经千百世的悔恨。

    “她,”

    牛小郎对于自己实力的变化没有任何的感觉,他回忆着刚才记忆中模糊的倩影,只觉得心中很痛很痛。

    她是谁?

    她在哪里?

    她为什么让我觉得这么难受?

    牛小郎站在原地,沉默不语。

    只是牛小郎没有注意到,自始至终,一道银白的眸子悬在虚空中,注视着角落中的一切,待他清醒后,才缓缓隐去不见。

    很显然,能够如此做的人是陈岩。

    陈岩坐在大哉九真天玄宫中,想到刚才自己亲眼目睹的变化,眸子沉沉的。

    刚来天水界之时,他就见过这个少年牛小郎,认为对方身上有因果牵扯,剪不断,理还乱。

    今日从对方爆发的异象来看,还要超乎自己的想象。

    “能不能稍加利用?”

    陈岩眯着眼睛,用手摩挲着太冥令上的花纹,天光从身后玉山空窗上透过,带来依依松影,竹色,石光,层层交织,像是展开的画卷。

    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