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九十五章 周天星图 云锦天衣 牛郎织女
    天光照来。

    壁上空窗,明瑟空灵。

    依稀见得,半枕绿云芭蕉,环层藤蔓幽声,梧叶翩翩,浮光桂影。

    时光在其上,冉冉的,悠悠的,潇潇的。

    陈岩大袖一挥,自云榻上起身,木屐声声,在石台上走来走去。

    长长的影子拉长,落下下面池中的丹水中。

    风一吹,涟漪顿起,波光轻敲。

    太冥宫大力气在极天上布置下周天星穹无极大阵,可不只是用来补天,还有别的布置。

    刚刚他就是运用太冥令,在星台之上留下星痕,启动后手。

    现在极天上的三百六十五个星台,吞吐紫青,暗藏杀机,孕育杀招。

    要是大敌来犯,则肯定能给予对方雷霆一击。

    到时候,会很精彩。

    “该如何做?”

    陈岩大袖飘飘,眉宇间一片暗绿,却是在考量如何利用一下牛小郎。

    牛小郎身怀异相,来莫测。

    体内蕴含的力量真实不虚,稍一引导,就可以加速觉醒,成为对抗外域来犯真仙的帮手。

    可是这个少年身上的因果同样不简单,郁郁沉沉,不见其底。

    要插手的话,会沾染上这莫测的因果。

    “因果。”

    陈岩立住身子,抬头看向前方。

    不远处。

    奇木参天,繁华覆地。

    枝叶覆盖绿阴,下面鹤舞翩翩,有咬咬好音。

    风吹来,千家烟雨。

    “咿呀呀,”

    胖乎乎的大娃娃正在树下酣睡,不小心淋了一头雨水,一蹦多高,哇哇大叫着跑开。

    “咿呀呀,”

    胖娃娃跑的太快,一个不注意,被脚下的石子绊倒,小身子像个皮球一样,骨碌碌滚了下去。

    “咿呀呀,”

    胖娃娃的声音越来越小,很快没了踪影。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陈岩看得有意思,笑了笑,有了决断。

    有太冥宫在前,又何必畏手畏脚?

    还是痛痛快快,来个干脆利索吧。

    “起。”

    陈岩不再犹豫,念头一转,袖中的太冥令绽放出光华,交织若星图,和极天之上的三百六十五个星台共振。

    轰隆隆,

    下一刻,

    三百六十五个星台同时一震,生出一种难言的力量,如幻似真,晶莹剔透,凭空降临到牛小郎的头顶上。

    “这是?”

    牛小郎先是一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浩瀚如渊海般的星辰精华灌体而入,引动他体内积蓄的古老而深沉的气机。

    星图徐徐打开。

    金质玉章,字字浮空,讲述星辰之道理。

    寂静,幽深,古老。

    牛小郎突然安静下来,不知何时,他的眉心之上,有一颗星珠,圆坨坨,亮晶晶,绽放出无量之光,弥漫时空。

    星珠之中,空间折叠,层层看不到尽头。

    里面有万万千千的星辰神灵的虚影,或是大若山岳,或是小有半寸,或是奇形怪状,或是俊美神圣。

    他们齐齐诵读经文,天花乱坠,异象连连。

    “这就是洞天了?”

    陈岩上下打量,发现星珠看似不大,实际上隐在莫名之地,有无量之光凝成莲花托举,只看气势就大不简单。

    “叱。”

    牛小郎突破元神境界后,并不停留,修为节节高升。

    他上前一步,口中吐出一个玄妙的古咒,一件云锦天衣出现,披在身上。

    有形无形,勾勒日月星辰。

    此宝一出,居然有一种时光缓缓的气息。

    “仙家之宝。”

    陈岩看到,并没有太过惊讶,他驭使大哉九真天玄宫中的力量,和星台的禁制合二为一,凝固空间,令异象不让其他人见到。

    小小亭榭,方寸空间拿捏。

    整个过程出神入化,鬼斧神工。

    要是有别的元神真人见到,肯定羞愧不如。

    “到底能够怎么样?”

    陈岩饶有兴趣,真不知道这个少年能做到那一步。

    十天后。

    星云如水,幽沁人衣。

    风烟环绕玉案檀架,上面道经翻开,依稀书香。

    明光自莲花灯中洒下,明澄四方。

    牛小郎再次睁开眼,不同于以往的懵懂,他的眸子深处有星芒熠熠生姿,深沉而浩大。

    “哎,”

    牛小郎叹息一声,身上披着云锦天衣,面上有一种深入骨子中的疲倦,还有化不开的忧伤。

    正在此时,阁楼中飞星如珠,细细串起,往下一坠,凝成符,清清如玉的声音自里面传出,道,“道友,请来一叙。”

    牛小郎听见声音,身上的疲倦和忧伤掩去,大袖一摆,身子凭空御风,三两个起落后,就出了星台。

    动作似缓实疾,星辰护身。

    纵然是星台中的元神真人在场,都没有发现。

    少顷,牛小郎来到大哉九真天玄宫外。

    他抬眼看去,天宫形似水珠,幽幽深深。

    “好一件法宝。”

    牛小郎目中的异彩一闪而逝,以他现在的眼界看去,此宝大有可为。

    咔嚓,

    天宫门户一开,清清的光晕自里面推出,一个人影从里面走出来,身若白玉琉璃,暖可生烟,正是圣天玄将。

    圣天玄将的声音干巴巴的,没有任何的感情,道,“请。”

    说完之后,就径直往里走。

    “是个傀儡。”

    牛小郎面不改色,跟在后面,念头迭起,这个傀儡身上的气机隐晦,和以往见过的大不一样啊。

    两人一前一后,步子轻快。

    沿途上松柏青青,修竹竿竿。

    点缀丹泉英石,奇形怪状。

    石面玲珑,生有小孔,一排排,一列列,一行行。

    风一吹,发出呜咽的声音,像是千百的洞箫和鸣,很好听,很悦耳。

    看着景,听着音,似乎所有的忧愁,所有的感伤,统统消失不见。

    只剩下出尘的自然,安详,静谧,一直到永远。

    就是牛小郎都觉得心中的压抑少了不少。

    “离晋升也不远了。”

    牛小郎走动之间,嗅到林前,石下,花上的时光气息,明白自己置身于的法宝现在处于一个微妙的层次。

    再晋升,就是仙家之宝。

    特别是像这种飞行法器,和攻击性和防御性法宝还不同,一旦晋升之后,时空折叠,生生不息,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妙用。

    又过了一会,前面的圣天玄将止住步子,用刻板的声音,道,“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