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九十七章 风声鹤唳不必惧 早有布置藏杀机
    天宫中。

    疏雨潇潇,榻前半竿烟云。

    曲水寻幽,清波十里茶香。

    悠悠松音,叶叶青翠,闲闲白鹤,胖胖童子。

    空窗之外,洗丘色入壁,翩翩作影斑斓。

    大胖娃娃笨手笨脚地拎着青花白地朱砂壶,奶声奶气叫唤着,给两人添水。

    牛小郎最后饮了一杯,将玉色茶盏推开,看了眼在跟前眼巴巴的小东西,笑道,“茶水虽好,也不能牛饮啊,差不多了。”

    “咿呀呀,”

    胖娃娃听懂了牛小郎的话,马上来到了陈岩身边,绕着转圈。

    “哈哈。”

    陈岩知道这个小东西是什么心思,用手拍了拍它的小脑袋,道,“自己去玩吧。”

    “咿呀,”

    胖娃娃立刻眉开眼笑,放下朱砂壶。

    它肉嘟嘟的小身子像是个皮球一样,骨碌碌下了云石,向旁边竹林里而去。

    不多时,竹风徐徐,石光照壁,带来林中小东西欢快的笑声。

    “真是无忧无虑啊。”

    牛小郎听到这天真无邪的笑声,蓦地想到记忆中的时光,当年的少女也曾经是这样的无忧无虑,欢快活泼。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即使千百世,痴情不改,只为那灯火阑珊下的回眸一笑。

    陈岩剑眉挑了挑,在他的眼中,对面的牛小郎身上有一种横浸千百世的伤痛和执著,海可枯,石可烂,我心不变。

    少顷,牛小郎敛去异状,扶正头上的法冠,松风竹荫飒飒而来,衣角飞扬,他定了定神,道,“陈道友在太冥宫是什么身份?”

    陈岩坐直身子,身后空窗中冷光斜照,身上云纹栩栩,不急不缓地道,“门中真传。”

    “门中真传嘛,”

    牛小郎目光亮了亮,用手扶着眉心星珠,若有所思。

    “这个家伙,”

    陈岩念头一动,莫非他知道太冥宫的根底不成?

    轰隆隆,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天穹之上的星辰似乎被惊到一样,摇曳生姿,吞吐紫青。

    叮当,叮当,叮当,

    星辰摆动,发出天音,急急促促,引动潮汐。

    下一刻,

    漫天焰火,团团爆炸,整个界中弥漫着一种难言的力量。

    “这是,”

    陈岩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大袖一摆,站起身,看向正东方向,星辰前所未有的光彩夺目,熠熠生辉,一字一句地道,“外域真仙强行破关,引动星摇之相,来的真是够快。”

    “破关硬闯。”

    牛小郎同样看着天穹上的异象,星辰摇晃,似乎随时会陨落下坠一样,让人看得揪心不已,神情凝重,道,“来人决心很大,势力很强,看样子最多两年就会出现在界中。”

    “来了六个人。”

    陈岩微微眯起眼,目光变得深邃无比,声音冷冽,道,“他们两年之内是无法降临天水界的。”

    “六位真仙,”

    牛小郎微微愕然,心中纳闷,他真不知道陈岩是如何下的判断。

    叮当,

    还没等牛小郎开口询问,虚空之中,凝气化篆,灵文作书。

    飞书飘飘摇摇,来到陈岩的跟前,悬着不动。

    陈岩摘下一看,心中有数,收起飞书,对牛小郎,道,“道友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

    话音一落,他身子一摇,拔地而起,无形剑裹住元神,出了大哉九真天玄宫,然后一折,向太冥宫山门遁去。

    路上无话。

    半个时辰后,陈岩就来到黑水渊。

    展目看去,浮水高台,四开轩风。

    周匝种植松柏,青竹,梧桐,芭蕉,等等等等,暗绿袭人,溪水绕阶。

    瀑布从半空中垂下,轰然雷鸣,落水如雪。

    三架云榻放在水上,随风飘荡,满满的清光冲霄而起,天花坠落,玄音清越,正是真仙之异相。

    陈岩见此,连忙停下遁光,往下一落,然后整理衣冠,上前行礼,道,“见过叶长老,见过两位仙尊。”

    叶初夏居于中央,摆摆手,示意陈岩不用多礼,开口道,“刚才天地胎膜震荡,群星摇动,是外域真仙卷土重来。”

    钟文道法剑横于膝前,霜白如雪,散发着逼人的冷气,他抬起头,法目如电,看到天穹上的大星光彩夺目,似乎要燃烧起来,不停地坠落下一道道的赤尾光焰,皱着眉头,道,“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根本没有给我们准备的时间啊。”

    花青玉颜凝重,纤长的手指紧紧攥着玉如意的柄,脸色不好看,道,“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外人要强行撕裂天地胎膜闯入我们天水界大约有两年的时间。”

    “两年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很多布置来不及施行。”

    “还不知道具体人数。”

    钟文道抚摸着剑身,冷意在指尖流转,道,“眼下可以确定方位,要是能够确认来犯的外域真仙人数,那么我们可以针对性布置。”

    “外域真仙有六个人。”

    陈岩突然插口,声音果断,掷地有声。

    “六个人。”

    钟文道一惊,目光一凝,看向陈岩,他知道对方不会信口乱讲,可这个关键时候可不容许任何的差错,于是问道,“何来此判断?”

    花青同样看了过来,美目中有好奇。

    “两位仙尊,”

    陈岩在两位真仙的注视下从容不迫,开口说话,道,“在补天之时,玄黄五彩石中有我们太冥宫种下的印记,外域真仙闯入之时,有所感应。”

    “还能这个样子。”

    钟文道和花青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惊奇,他们虽然是真仙,但对这个是真不了解。

    “不光如此。”

    陈岩接着说话,石破天惊,道,“天水界的天地胎膜修复之后,会更上一层楼,是一次破而后立的升华。六位外域真仙要破界关入内,最少得三年以上。”

    “真是,”

    两位天水界土生土长的真仙瞠目结舌,这超乎他们的想象啊。

    “虽然是真仙,可是到底传承浅薄,不知道外面的风光。”

    叶初夏看着两位真仙的反应,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念头迭起。

    “六位外域真仙强行闯关,消耗的力量会比他们想象的要多。”

    陈岩声音不大,但字字有杀机,道,“我们可以给他们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