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冬去春来待惊蛰
    中夜。

    崖起水上,石青嶙峋。

    周匝生有湘竹,虬松,怪藤,矮木,金桐,枝枝丫丫,烟云其上。

    真的是,石令人古,水令人远,山水入梦来。

    陈岩头戴星冠,身披日月同辉仙衣,腰悬龙虎玉佩,座下莲花托举,晶莹五彩,晕开焰光,无形剑横于背后,铮铮然而鸣。

    他面色平静,看向前方。

    雷池浩瀚,巨浸天光。

    层层叠叠的冷辉垂下,凝成篆文,形似雁凫,千千百百,左右上下,

    时而碰撞,叮当之音,悦耳非常。

    整个大哉九真天玄宫中都弥漫着一层接一层的雷水涟漪,激荡如轮,如晕,如圆,发出潮汐之音。

    甚至有雷神之灵凝聚化形,肋下双翅展开,手持法器,在雷水中游弋,声势铺天盖地。

    轰隆隆,

    声音越来越大,层波起浪,四下回应。

    陈岩身子不动,眸中化为纯青,在他的感应中,中枢雷池一呼一吸,空间和时间似是阴阳两极交汇,然后扩散到天宫中的每个角落。

    只是空间和时间并行,没有任何的交集。

    要是真的能够交集,那就是时空玄妙,整个法宝会晋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法宝晋升,”

    陈岩仰起脸,石色照身,眉宇间一片青翠,以他现在的积累,短时间内肯定无法冲击真仙之境界,但他手中的大哉九真天玄宫有这个机会。

    只要大哉九真天玄宫晋升仙家之宝,自成时空之力,到时候遇到真仙也能抵挡。

    “来。”

    陈岩用手一招,一件玉简飞来,上面霜白一片,空空荡荡,没有任何的文字,只要细细的龙纹,摸上去略显凸起。

    他并没有任何的意外,而是法力一起,太冥真水涌出,包裹住玉简,同时打出法诀,不停变化。

    咔嚓,

    下一刻,玉简一颤,自上面浮现出如龙如蛇的篆文,呼啸一声,字字生光,钻入陈岩的灵台中。

    “门道很多啊。”

    陈岩将空白的玉简放到几上,用手按着眉心,开始阅读灵台中出现的篆文记录。

    玉简上的内容是记载的仙宝化形之秘,自然不可轻传。

    上面是太冥宫下的禁制,只有用特殊的法力构建道印法诀才可以打开。

    外人纵然是拿到手里,也无能为力。

    不多时,陈岩看完后,目中金芒跳跃。

    很明显,他对大哉九真天玄宫的晋升有了更大的把握。

    “可以开始了。”

    陈岩深吸一口气,法力一转,轰隆一声,扎入雷池之中。

    哗啦啦,

    法力往下,雷水层层卷起。

    空间折叠,像是一个个的蜂窝,数不清的蜂孔,有各自不同的玄妙。

    万万千千的空间交织,有不同的力量。

    这是空间到了极致的景象了。

    轰隆隆,

    法力一分为二,二化为四,四变成八,千千万万,万万千千,深入到蜂孔般的空间里,然后左右一旋,化为似圆非圆似扁非扁的真种子。

    “雷池之中,已经有时间的力量。”

    陈岩能够察觉地出来,雷池之中的蜂窝空间中,有的时间缓慢,有的时间加速,还有的有零星的片段,是未来的景象,光怪陆离。

    可以说,自他飞升到玄元上景天后,大哉九真天玄宫不停地蜕变,本质提升,有了仙之法宝的雏形。

    现在需要的是点睛之笔,鲤鱼化龙。

    “来。”

    陈岩把手一招,手中出现一个金葫芦,底上口下,自里面吐出一道道的祥光瑞气。

    仔细看,都是世间珍宝,天下难寻。

    刚才他去太冥宫和三位仙尊议事,讲完之后,又从山门中取出不少的珍贵天材地宝,就是用来晋升天玄宫。

    可以讲,要不是他真传弟子的身份,加上天水界特殊的局面,这样的天材地宝是很难到手的。

    轰隆隆,

    天材地宝全部融入雷池中,经过雷池中的神灵施法,不断地进入各个空间中,氤氲出难言的烟云之气。

    在同时,陈岩也没闲着,小心翼翼地控制雷池,每一个激荡,都会有新的变化。

    时光缓缓,四季更替。

    宫中的松柏竹橘变化,从新绿到暗绿到青绿。

    陈岩完全沉浸在这个过程中,一动不动。

    天水界西北隅。

    山高潭深,绿水蓄翠。

    怪石森立左右,如刀似剑,有杀伐之气。

    上官云一身青衣,背负法剑,立在崖上,目光冷冽。

    他的身后,重重祥光之中,有一个巴掌大小的门户徐徐转动,精致的花纹,古朴的气息,浩瀚而神秘。

    再往下,则是一个接一个的修士。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有元神真人,有金丹宗师。

    唯一的相同点是,身上的杀机浓郁,看得出是久经杀阵之人,不是在山门中苦修之辈。

    上官云目光一瞥,尽收眼底,心中非常满意。

    他选出的人,别的不讲,都是战斗力强横的狠角色,有的战斗起来,凶悍到不要命。

    这样的修士或许想长生很难,但用来诛杀界中可能蠢蠢欲动的家伙正好。

    上官云心中满意,面上却是挂满寒霜,用冷冽的语气开口道,“接下来,你们要继续熟练杀阵,不能放松。”

    “要是谁敢关键时刻掉链子,就是我能饶了你,三位仙尊也饶不了你!”

    “记住了没?”

    字字如铁,掷地有声,在空谷中回荡。

    听在耳中,像是刀剑磨砺。

    在场众人轰然答应,就是和上官云同境界的元神真人都不例外。

    原因很简单,上官云现在可不只是代表他自己,而是代表的太冥宫,代表的天水界中至高无上的三大仙尊。

    不识时务之人,统统灰飞烟灭,身死道消。

    太冥宫。

    紫云金盖,丹旗飘飘。

    仙鹤问松老,麋鹿捧芝归。

    叶初夏端坐在云床上,天门上的仙光如水,上面盛开三朵莲花,各悬法宝,异象频频,叮当作响。

    他啪嗒一下,合上通天仪,想到自宗门中传来的消息,心中如湖水一样平静。

    有宗门护佑,可以使得其他人无法插手。

    只要能够解决来犯的外域真仙们,就可以真正掀起声势,狂飙突进。

    “三年,”

    叶初夏抬起头,喃喃一句,看向天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