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零二章 秋声满空烟中语 杀机如水月照晴
    正是秋日。

    霜叶翩翩,山冷林瘦。

    青崖出于白水,上和云气相接,泉声潺潺。

    天风一吹,豁然开朗。

    李扶南高冠法衣,大袖飘飘,青白之光在脚下交映,光晕如轮。

    他气质沉凝,款款而谈,给人一种信服的感觉,道,“我们可以立下法契。”

    天色,云光,石气。

    风飒飒来,眉宇一片青绿。

    真人风采,谈笑自如。

    根本没有外域真仙降临的咄咄逼人,而是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推心置腹。

    钟文道和花青都没有开口说话,一人持剑,一人扶梅。

    李扶南身材消瘦,面容清癯,法衣猎猎生风,有飘然出尘之姿态,不疾不徐说话,道,“我们六人跨界而来,有必得之心。两位道友都是聪明人,要为身后宗门考虑。”

    这一句,看似平淡,实际上柔中带刚,隐有威胁。

    毫无疑问,六位真仙气势汹汹降临,在任何一个界空都是塌天大事。

    何况天水界积弱久矣,更是这样。

    要是以往,有李扶南这样的人物淳淳劝导,威胁利诱,出身于天水界不大宗门的钟文道和花青真有可能改变主意。

    可是在亲眼见过陈岩补天之举,见到太冥宫层出不穷的法宝,见到横亘于虚空中的浩瀚星阵,见到他们利用天地胎膜做文章,两人的眼界有了提升,对于太冥宫的底蕴咂舌不已。

    有这样的巨无霸在前,何必三心二意?

    钟文道一振手中法剑,霜白如雪的剑光照耀百里,森森然的杀机弥漫,上下一白,昂然道,“不必废话,尊下等人不怀好意而来,就是我等天水界的敌人。”

    “唯有剑下分个高低!”

    “道友真是痴迷不悟啊。”

    延庆观观主李扶南叹息一声,声音中满是遗憾和惋惜,道,“你这样的选择,会成为天水界的罪人的。”

    “哈,”

    钟文道法剑低吟,嘴角上扬。

    轰隆隆,

    在同时,金虹千道,瑞彩如华盖,层层叠叠的烟云垂下来,叶初夏踱步而出。

    他先和钟文道和花青打了个招呼,然后面向李扶南,笑道,“没想到李观主还有这样的口才,口舌如刀剑,想要不战而屈人之兵,可惜我身边的两位同道都是聪明人。”

    李扶南面不改色,啪得一下一甩云袖,声音拔高,铿锵有力,道,“等他们认识到你们太冥宫的真面目,肯定会后悔的。”

    “胡言乱语。”

    叶初夏上前一步,伸手一点,道,“既然你们大胆到硬闯我们天水界,今天非要留下几个不可!”

    话音一落,自他袖中飞出一张图卷,倏尔展开,金光照耀,八面来风,须臾之间,弥天极地。

    割裂。

    完完全全的割裂。

    这一方天地从天水界割裂下来,不再相连。

    “乾坤颠倒,自成一界。”

    曲镇海看着宝图,冷笑声咄咄逼人,道,“是怕我们分开之后,肆意破坏?”

    真是这个样子。

    要是六个真仙肆无忌惮地破坏,以天水界长年积弱的局势,肯定会雪上加霜。

    斗法在别人的主场,就是有这个优势。

    “不得不防。”

    叶初夏没有否认,天水界是他们现在的根基所在,不容许被人破坏。

    “叶真仙真是信心满满。”

    外域真仙中新加入的女仙,看上去像是十几岁的萝莉,眉目如画,却自有一种桀骜的气势,笑道,“你们三人是挡不住我们六人的呢。”

    “当然不会只有我们三人。”

    叶初夏笑了笑,对对面之人的态度不在意。

    修士到了真仙层次,参悟时空,缔造仙国,衍生规则,各有不同的道路,从而显示出各自不同的气质。

    有的沉凝,有的飘逸,有的霸道,有的嚣张,有的出尘,有的无欲无求,等等等等。

    内在本性真如不变,其他不一样。

    各有各的道路,谁也不敢小觑谁。

    正在此时,只听幽幽的水声自天地间响起,浩瀚而深沉,须臾后,重重叠叠的黑水横空而来,层波起浪,容纳万物。

    黑水到了场中,往下一垂,像是瀑布倒悬,蛟龙饮水,声势惊人。

    一个少年人缓步自水上踱步下来,头戴星冠,身披日月***衣,天门上云气弥漫,托有一个混元如一的水珠,叮当作响。

    少年徐徐而至,从容不迫,身上虽然没有真仙那种参悟时空,开辟仙国的真如唯一,但天地垂青,自成主角。

    陈岩看了眼场中对峙的双方,来到叶初夏身边,虽然他是场中唯一一个元神真人,但经过亲手炼制仙家之宝大哉九真天玄宫后,再加上气运所向,并没有任何的压抑,从从容容。

    “咦,”

    萝莉女仙盯着陈岩,上下打量,美目中有惊疑之色。

    在她的法目中,眼前的少年整个人笼罩在重重叠叠的玄黄之气中,吉光瑞气像是宝幢般垂下,时时刻刻有龙凤和鸣之声。

    天地垂青,气运鼎沸,天命之子,当之无愧。

    她当然见过天命之子,可是天眷如此浓郁之人,真的少见。

    “是个麻烦。”

    女仙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即使是真仙,对上一个世界的天地意志也是无能为力,而气运鼎盛的天命之子的难缠,典籍中都有记载。

    天地所钟,遇难成祥。

    对方的实力比不上真仙,但要是能够拖住一个真仙可能不在话下。

    “这个小辈。”

    比起萝莉女仙,上次在陈岩手中吃过亏的白发如雪的曲镇海更是上下打量陈岩,目光阴鸷。

    和上次来看,对面的可恨小辈的天眷似乎有浓了三分,天命之子的架势越来越雄厚了。

    除此之外,对方自天门长垂下如水般的光晕,有一种时光绵长的味道,正是真仙掌握的力量。

    “不是自己的修为,而是仙家之宝。”

    曲镇海眉宇间一片杀机,要报上一次之仇。

    真正的仙家之宝,可不是一般的法宝,而是自成小世界,能够生出时空之力的宝贝,真正的可遇不可求。

    这样的级别,是个真仙一个层次的。

    而他手中的法宝虽然也可以称得上仙家之宝,但只是可以容纳他的时空之力,而不能自我生出时空之力,两者之间是有差距的。

    况且眼前这个小辈和他的仙家之宝的联系圆润自如,没有任何的纰漏,难道是他自己亲手炼制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