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零四章 掌上花开照过去 目中雷霆断未来
    不知何时。

    冷光浮空,素月流彩。

    稀稀疏疏的霜白自枝叶间漏下来,凝而不散,花纹斑驳。

    天上光,地上霜。

    陈岩上前一步,长啸一声,手中的不生不灭无形剑陡然间斩出,倏尔一跃,绽放出一个接一个光轮,将天上月光,地上霜光,统统收入其中。

    哗啦啦,

    这一剑,似乎吞噬了所有的光明,潺潺的水音若有若无般响起,自过去而来,到未来而去,弥漫时空。

    堂堂正正,当空一剑。

    “嘿,”

    曲镇海吐气开声,周身烟云缭绕,层层叠叠,是空间在扭曲,时间在变形。

    两人看似是面对面,离得不远,但实际上是割裂时空。

    眼前的人影,就像是日月照在水上的影子,不在同一个平面上。

    “哼,”

    陈岩冷哼一声,心念沟通大哉九真天玄宫,时空之力降临到无形剑上,本来迷失在时空中的剑光重新凝聚,由模糊变得清晰,束成长长一道,再次斩下。

    曲镇海迎风而立,见到剑光寻到自己的气机,穿梭在不同的空间中,一跃而出,蛟龙出水一样,森森然的冷意照在自己的身上,能够清晰感应到杀意。

    “仙家之宝”

    曲镇海当然知道,这种能够打破自己布下的时空屏障的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对方的本身,而是与之冥冥相连的仙家之宝。

    只有时空之力才可以对抗时空之力!

    “可惜你还差了点。”

    曲镇海脚下一动,手臂伸出,指尖上浮现出璀璨的光华,日月沉寂,吞噬所有,剑光一起,随即湮灭。

    借用仙家之宝的力量,当然比不上真仙自己修炼出的力量。

    “让我看一看你的虚实。”

    曲镇海用手一指,自指尖上生出一缕白光,长有三尺,继而上翻,状若莲花,上面托有宝灯,光焰流彩。

    轰隆隆,

    神光一起,锁定陈岩。

    噼里啪啦的光芒跃动,衍生出卦象,似鱼似鸟,黑白交织。

    属于过去,沉寂在历史的长河中。

    曲镇海的手段很简单,但很强大,就是用真仙之力,强行推演陈岩的过去。

    要是一个人的过去被人看在眼里,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会有多么可怕?

    任何的经历,任何的神通,任何的手段,统统被对手知晓,想一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上一次交手,曲镇海是碍于天地胎膜的阻挡,没有出手,现在却没了顾忌,神意一起,规则衍生,过去如同画卷,开始翻阅。

    “是返照过去。”

    陈岩感应到冥冥之中的力量凝固自身,岁月的痕迹翻过,发出沙沙的声音,目光不由得一凝。

    太冥宫传承久远,经书典籍浩瀚如烟云。

    在其中,自然不乏对真仙的记载。

    真仙之力,参悟时空,扭曲规则,超乎想象。

    对于真仙来讲,同样有循序渐进的上升道路。

    真仙一重,过去不可改变,返照过去,见证因果。是真仙最容易掌握的手段。

    真仙二重,未来尚在变化,照见未来,趋利避害。不像是元神真人那样根据自以为的选择或者福缘进行,而是真正看到未来的种种变化,见过之后,选择最适合的一种道路。

    真仙三重,过去未来,寸乎一念间,有不可思议之威能。

    现在的曲镇海虽然只是真仙一重,可是对上元神境界,依然是直接碾压的姿态。

    “明镜高悬,洞察一切。”

    曲镇海缓声吟唱,手中状似莲花的宝灯熠熠生辉,过去发生的一切被强行从时空长河中抽取出来,凝成黑白底色的画卷。

    “要是真被洞察了过去,我会必死无疑。”

    陈岩面色凝重,心中有了判断。

    要是过去被人全部知晓,无一疏漏,当自己斗法之时,所有接下来的神通,法宝,应对,都在对方的掌控中。

    这样的局面,即使是气运滔天,都得饮恨于此。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最高境界了啊。

    “宇宙雷池,太玄雷尊。”

    说时迟,那是快,所有的念头一闪而过,陈岩立刻沟通自己的大哉九真天玄宫,宇宙雷池倏尔一动,郁郁如青的雷水激荡,时空之力衍生。

    哗啦啦,

    太玄雷尊自雷水中央中浮现,高有丈二,三头六臂,各持法器,浩瀚的仙光在身上升腾,光耀空间。

    咔嚓,

    太玄雷池一出,额头的竖瞳睁开,一道无形的雷霆击出,似龙似蛇,当空游走,打入冥冥之中的时光长河。

    轰隆隆,

    雷光爆炸,湮灭周围的一切,曲镇海窥视过去的力量同样在这个过程中烟消云散。

    “嗯?”

    曲镇海眉头皱了皱,刚才他只是看到零星的画面,这可帮不了他太多的忙。

    “对方的仙家之宝超乎想象啊。”

    曲镇海抬起头,看了眼悬在陈岩头顶上状若混元如一的水珠般的仙家之宝,郁郁青青的雷水中央,太玄雷尊端坐,在过去,在现在,在未来。

    万千空间,千百世,都能看到。

    感应到曲镇海的注视,太玄雷尊目光射出三尺,莹莹光亮,纯粹无暇。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他们已经在隔着空间,隔着时间在交手。

    轰隆隆,

    两人的交手,看似是无声无息,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周围的空间在不断折叠,撕裂,爆炸,匪夷所思。

    在同时,两人的周围浮现出细细密密如同龙首般的篆文,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进行修复崩塌的空间。

    咔嚓,咔嚓,咔嚓,

    龙首般的篆文串串相连,像是一串串的珠子,所有的空间异动都恢复如常。

    这就是叶初夏自太冥宫取出来的宝图,可以分割阴阳两界,自我修复。

    要不然的话,他们这样的动静,对天水界会是个难以想象的破坏。

    “这个仙家之宝的法灵,”

    曲镇海的眉头皱成疙瘩,他一时之间,居然拿不下来。

    “杀。”

    陈岩和大哉九真天玄宫心神相连,明白其中斗法的凶险,他无法干预过去,无法见到未来,但可以攻击现在。

    要知道,再是变化万千的未来,再是亘古不变的过去,中枢都是在现在。

    哗啦啦,

    霜白的剑光闪烁,穿过层层空间,直指曲镇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