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零五章 锦绣宝图空织梦 未来之影难从容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锦绣织空图。 更新最快

    山起峭拔,广袤千里。

    其中叠峰丹丘,松竹青青,溪水玉泉点缀其间。

    潺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似有似无,带来一种扑面的清新。

    山石,赤光,仙鹤翩翩。

    看似飘然出尘,实则虚妄和现实间轮换,此起彼伏。

    杀机藏于无形,一旦激发,就是排山倒海。

    牛小郎大袖飘飘,立在画卷中,他能够感应到四面八方的危机,但面上不动声,周身星辰交织,摇曳紫青。

    “仙人。”

    牛小郎眸子中闪烁着神秘的星辰古篆,似卦象,不断排列组合。

    咔嚓,

    突然间,若有所觉一样,目光大盛,如刀似剑。

    轰隆隆,

    星雷炸响,烟气漫天。

    风吹紫霞动,月冷下青天。

    碧水流虹垂作桥梁,白云层层化为伞盖,郁郁宫裙衣角,纤细腰身,萝莉女仙出现,铜环叮当,像是莫名的曲子。

    萝莉女仙出现后,目视牛小郎,美眸中异彩连连,开口道,“你到底是谁的转世之身,看样子不一样啊。”

    她本身就是个争强好胜的性子,又和曲镇海打赌,于是一上来就祭出自己的法宝锦绣织空图,将对面的元神小辈卷入法宝中,然后运转力量,窥视对方的虚实。

    可是结果显而易见,没有成功。

    眼前的人,看似是元神真人,但刚才返照过去之时,没有任何记忆的画面,只有浩瀚的星辰,凝聚星河,自亘古而来,浩浩荡荡,生生不息。

    牛小郎充耳不闻,身上的云锦天衣晕开水纹涟漪,花纹上有仙人翩然乘白鹤归,矫羽如雪,佳人等待,笛声像落梅。

    又一世轮回,明月依旧,星辰往昔。

    你是不是还在寂寥的天宫等待?

    牛小郎没有说话,刚才对方的力量激荡,引动了他对过去的缅怀。

    当年银钗一落,星河两断,天上地下不再相见。

    自己千百世轮回,不求长生,不为纯阳,只想再上九天,见得佳人如玉的笑颜。

    “不想说话?”

    萝莉女仙看上去笑语盈盈,实则拢在云袖中的纤纤玉手攥紧,死亡的力量在凝聚。

    转世之人,她并不陌生。

    修士修炼到元神境界,就可以凝练出一点先天真灵之光,可以不入轮回,下一世可重新投胎,拥有修道天赋。

    转世之后,需要重新开始。

    虽然可以重新入道,但能不能再修炼到上一世的境界是很难说的。

    大部分的转世之人,都是不如上一世。

    原因很简单,天道无私,转世之后,就会被削去一部分气运,作为代价。

    正因为这样,修士才会格外重视宗门,家族,弟子,不光是传承之念,还要以后的扶植帮助。

    当然还有一类,本身神通无量,威临诸天,可以携带上一世的力量和法宝转世重生。

    苏醒记忆之后,卷土重来。

    这样的人数比起前一类要少的多,很多时候会有大因果纠缠。

    萝莉女仙可以断定,眼前的少年肯定是第二种,对方身上有玄妙的力量潜伏,似乎在莫名的时空,尚未醒来。

    “这位道友,”

    萝莉女仙声音清脆,看上去人畜无害,念头却是次此起彼伏。

    对方这样的转世之人通常是都有大因果牵扯,不然的话,本身神通无量,何必转世重修?

    只要是能被对方的仇家或者不坏好意的人知道,肯定会掀起轩然大波。

    到时候,不光是眼前之人遭殃,就是天水界都得受到池鱼之殃。

    该怎么办?

    “咄。”

    牛小郎似乎感应到冥冥之中的杀意,云袖一挥,周天星辰虚影浮现,垂下星光,交织成星神,巍峨如山,磅礴似海,眉眼生毫光,照耀三千世界。

    轰隆隆,

    星神一动,干坤颠倒,扭曲的力量打向萝莉女仙。

    同一时间。

    叶初夏天门上云气如叠嶂,霓旌云幢,五光十色,赤金篆文垂下,落到地上,叮当有声。

    “有凤来仪,”

    这位太冥宫的真仙一手持拂尘,一手握宝图,清影舞动,真象两无言,每一击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玄妙,让未来变化无穷。

    延庆观观主李扶南手扶道冠,遥遥一击神通打出,尾翼生流焰,四下鸣钟声,眼见能够打中对方。

    可是下一刻,

    对面的真仙身影凭空出现道道涟漪,层层散开,像是透明了一样,攻击一闪而过。

    “未来之影。”

    另一个女仙目光一缩,她看得明白,刚才叶初夏的身子不是凭空消失,也不是什么由实化虚,而是一刹那到了未来。

    刚才的神通攻击虽强,但还在现世,对于未来无能为力。

    李扶南却是神色平静,踏前一步,宽大的云袖像是张开的双翼,惊虹乍起,流水千里,浩瀚的力量涌动,弥漫四面八方。

    他心里清楚,自己在修为境界上,要差对面之人一截。

    对于未来的参悟,肯定是有所不如。

    不过他同样知道,对方这样的施展可是非常消耗神意,看似风淡云轻,实则是要付出代价的。

    未来种种,错综复杂,千变万化。

    一个稍不留意,真的就在未来无穷变化中寻不到回来的路,彻底迷失。

    女仙同样可以看清楚局面,她轻轻哼了声,背后云气上腾,如画卷般徐徐展开,有千百的清光照耀。

    仙光交织,层云起辉,凝成千百玉柱,玲珑剔透。

    上面盘踞金龙,唿啸风云。

    轰隆隆,

    似乎感应到女仙的意志,盘踞在玉柱上的金龙同时活过来一样,头颅扬起,喷吐出耀眼的神光,贯通时空,镇压周围。

    她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全力攻击叶初夏的现世之身。

    未来再是飘渺,再是不可捉摸,再是千变万化,都是根植在现在。

    没有了现在,何谈未来?

    叶初夏不慌不忙,手中的拂尘一击飞出,撞入千百龙腾之中,将之打散。

    至于李扶南接下来的攻击,他好像没有机会再躲闪,于是继续祭出未来之影,让攻击一闪而逝,无法沾衣。

    “嗯?”

    李扶南和女仙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目中的异色,这个叶初夏这样不断运转法力施展未来之影,有什么底气?

    叶初夏再次从未来之影中脱身出来,目光沉沉,看向陈岩的方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