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一十章 祭文青意祈上苍 天道之厌降劫云
    正是黄道吉日。

    云走龙纹,参差不齐。

    霞光弥漫左右,杳杳巍巍,上下一色。

    金白之光相磨,临于玉水,有一种扑面而来的庄重威严。

    陈岩头戴星冠,身披日月山河宝绣仙衣,腰悬龙虎玉佩,姿态从容。

    他的前面,有一座青玉古台。

    高成九丈,层阶绣图。

    龟蛇之相拱卫,澄晖奋扬,厚重雍容。

    台上刻有莲花,如意,宝灯,花篮,庆云,拂尘等等等,栩栩如生,泛着幽幽深深的光彩。

    只是站在下面,就能够感应到其莫测的力量。

    这种力量不是因为祭台本身,而是祭台上面的每一个尺寸,每一个花纹,每一个云都是严格按照一种奇古的礼仪制度布置。

    从而冥冥之中的上天相连,生出庞然威严。

    制度,规格,礼法,上应天象,下合地气,中兴人望,这样的洞彻天地意志,连真仙都得叹而观止。

    陈岩整理了下衣冠,昂然而上,步步登阶,来到高台上。

    几案上列。

    正中央是香炉,三足铜绿,稳稳当当。

    再然后,则是檀香。

    陈岩上前,先将天水界各大宗门掌权人留下的手印放到案上,然后焚香祈祷,倾诉于上天,道,“弟子陈岩,祈祷上苍,有外域真仙入界,倒行逆施,……”

    声音清清如玉,四下响应。

    随着祭文的进展,祭台上空,开始弥漫出一层七彩的光晕,往下一落,先是在陈岩身上,然后荡开到案上天水界各大势力留下的手印上。

    在同时,古台祭坛上的花纹生出层层涟漪,若有实质,一种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意志降临。

    天在上。

    地在下。

    人可沟通。

    哗啦啦,

    祭文结束后,化为一缕青烟,凝而不散,袅袅向上,弥天极地。

    轰隆隆,

    下一刻,

    晴有雷音,鸣于九天之上,煌煌堂堂,浩瀚无匹,携带整个天水界的意志。

    “成了。”

    陈岩目光一亮,感应到加持在自己身上的冥冥力量,似无形,似有形,天地所钟,气运鼎沸。

    “祭天之礼仪啊。”

    陈岩在高台上踱步来去,眉宇间满是兴奋之色。

    天命所钟之人,冥冥之中和整个天地有一种难言的联系,要是能够再统御界空中的人心意志,则若烈焰浇油。

    这个时候,可以祭文沟通上天。

    听上去简单,但这涉及到气运,涉及到天命,涉及到天地意志,等等等等,只有真正的天仙才可以洞彻,然后经过代的积累,完善,形成一种外在的礼仪和建筑,然后引起共鸣。

    “我已经将界中局势反馈于天道。”

    陈岩目光炯炯,心中坚定,这是决定胜负的一招,接下来,局势会有大反转,毕竟天道没有智慧,但有本能,会对外界真仙有很大的压制。

    锦绣织空图中。

    高谷断崖,层叠如楼。

    青云覆盖其上,若聚若散,纵横开阖。

    萝莉女仙脚踏莲花,身子周围浮现出一个接一个的铜环,环环相扣,个个相连,其有中空,凝似窍穴,风吹则发清音。

    叮当,叮当,叮当,

    声音连绵一片,或高或低,或是清脆,或是婉转,或是尖锐,引动四方云气如潮,雷音霍霍,直入灵台。

    叮当,叮当,叮当,

    萝莉女仙身姿纤美,翩翩若鹤舞,可是铜环发出的天音可是最为爆裂。

    牛小郎沉着脸,身上云锦天衣鼓荡,升起腾腾光晕,护佑左右。

    他到底只是元神境界,要不是身上的法宝强横,恐怕已经支持不住。

    “嘻嘻,”

    萝莉女仙翩然而来,翩然而去,时空在她的面前像是纸煳的样,只剪下一个接一个曼妙的身影,清脆的声音传出,道,“你不是对手,要是早早放弃抵抗,我不会为难你的。”

    牛小郎根本不说话,天门上星辰摇曳,周天之道,字字珠玑。

    “哼,不识好歹。”

    萝莉女仙的声音陡然间转为严厉,字字如刀似剑,道,“那休怪我无情了。”

    话音一落,

    翩翩影子从四面八方的时空过来,从过去,从现在,从未来,然后左右交织,化为一个奇异的卦象,似缓实疾般旋转。

    轰隆隆,

    卦象一出,一种比刚才强大几倍的力量澎湃激昂,困扰住牛小郎。

    “嗯?”

    自从斗法以来,牛小郎第一次出声,他能够感应到周围时空的变化,让自己的法衣云锦天衣都变得难以运转。

    “这样的话,”

    牛小郎目中精光大盛,体内隐藏的神秘力量在压力下复苏。

    可是还没等他动作,突然之间,天穹倏尔一暗,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力量降临,像是宛若实质般的乌云一样,落在萝莉女仙头顶三尺。

    哗啦啦,

    乌云幽深无比,看不到底子,像活物般,张牙舞爪,一种非常压抑的气机弥漫。

    “是什么?”

    被乌云笼罩,萝莉女仙挥了挥袖,却驱赶不了,莫名的心烦气躁,让人心悸。

    “咦,”

    牛小郎第二次出声,他已经发现,刚才压制的他要喘不上气的攻击弱了不少,想到这,身子一动,裹住云锦天衣,遁了出去。

    “到底是什么?”

    萝莉女仙脚下云光若莲花盛开,倩影在空间和时间中穿梭,可是无论如何移动,都无法摆脱头顶上的乌云。

    乌云压顶,不管时空距离,而是锁定气机,咫尺不离。

    恐惧,难言的恐惧。

    剪不断,在蔓延,萦绕在灵台深处。

    “劫云,”

    倒是牛小郎盯着无形有形的乌云,触动了埋藏在深处的记忆,喃喃道,“这是天道之恶吗?”

    天道意志,没有灵智,但有本能。

    天道之厌恶,令人劫难重重,坎坎坷坷。

    “可恨。”

    萝莉女仙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乌云盖顶后,无论是运转神通,还是驭使法宝,都多了一分不如意。

    斗法之中,差之毫厘,谬之千里,这样的结果让牛小郎开始有了发挥的余地。

    同一时间,叶初夏,钟文道,和花青,三位仙尊也发现了对手头顶上的乌云。

    当然,动静最大的还要数陈岩的本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