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水绕石蹬浸碧绿 五人把酒话大势
    太冥宫。

    崖上松柏青绿,连枝交荫。

    长长的鹤影翩然起舞,交织左右。

    正中央是曲径通幽的小路,千千百百的石蹬看不到尽头,云与阶平,玉水穿于其下,横浸一种扑面而来的冷冽幽静。

    森森凉意,世俗的尘嚣之气尽去。

    少顷,五道宏大的气机从天穹上垂下,倏尔一转,玄音清越,天花乱坠。

    郁郁馥馥的香气中,升起五座云榻。

    人影立于其上,大袖飘飘。

    “哈哈,”

    钟文道横法剑在膝前,霜白一片,照在眉宇上,如同清清亮亮的月光,他哈哈大笑,前所未有的喜悦,道,“痛快,真是痛快啊。”

    花青坐在云榻上,用手捋着垂下来的青丝,周围梅枝横斜,团团簇簇,花光映照下,人比花娇,声音好听,道,“六位外域真仙,气势汹汹而来,狼狈逃走,还陨落了一个。事情传出去,看一看谁还敢小觑我们天水界。”

    扬眉吐气,是真的扬眉吐气。

    有一种喜悦,在山间,在崖前,在石上,在松林中,晕开如光如轮,上下跃动。

    原因很简单,要知道,天水界因为种种原因,整个仙道并不景气,钟文道和花青作为土生土长的真仙,在出外和别的仙人交流之时,自然要矮上一截,

    这样的局面下,当然少不了明里暗里的看低和耻笑。

    叶初夏看着天水一色,波光粼粼,轻轻一笑,道,“我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他顿了顿,目光投向沉默的牛小郎,目中的异彩一闪而逝,道,“这位小友帮忙很大啊。”

    钟文道和花青同样能够看出牛小郎的身世不简单,郁郁的星光悬于身后,交织成浩瀚的周天星图,不过他们不会多问,附和道,“不错。”

    “是三位仙尊主持大局。”

    牛小郎干巴巴说了一句,就闭口不语。

    “是我们整个天水界的胜利啊。”

    陈岩抬起头,看着天穹之上,三百六十五个星台旋转,摇曳紫青,祥光瑞气云霞蒸腾,还有道道惊虹贯空,龙腾上下,气象万千,忍不住感慨一句,道,“要不是界中修士齐心合力,团结合作,这一次鹿死谁手真不好说啊。”

    “是我们整个天水界的胜利。”

    钟文道和花青感慨连连,这一次他们的胜利来之不易。

    “来,我们饮酒一杯。”

    叶初夏用手一招,崖上一株金灿灿的似梧桐树般的奇木之上,挂着大大小小的果子,风一吹,果子掉到地上,啪嗒一声,自中间裂开,化为一个个粉雕玉琢的白嫩大娃娃。

    “咿呀呀,”

    七八个大娃娃带着金圈子,欢快地叫着,桌椅,酒盏,动作麻利。

    陈岩一看,笑语盈盈,这样的小东西比自己养的天生灵药勤快麻利多了。

    叮咚,叮咚,叮咚,

    收拾好好,七八个大娃娃身子一摇,重新化为果实,上了奇木,然后层层叶子延伸过来,水气渗出,越来越浓,化为雨露,滴入杯中。

    碧绿,幽幽如翡翠。

    尚未接近,就有一种浸人心肺的香气。

    “玲琅青酒,”

    叶初夏大袖一摆,率先端起一杯,道,“以此薄酒一杯,祝贺我们天水界从此以后进入新的纪元。”

    “请。”

    “请。”

    “请。”

    “请。”

    五人举杯,一饮而尽,口齿生香。

    在场的人都觉得,酒一下肚,暖洋洋的,丝丝缕缕,生生不息,浑身上下毛孔张开,好不舒服。

    崖前松柏有色。

    石蹬下玉水层层,云霞出没。

    还有鹤唳猿啼传来,时高时低。

    再有灵酒助兴,放下心事的五人,喝着酒,看着景,说着话,其乐融融。

    叶初夏端着酒杯,眼前松色和云光相映,青白一片,宛若锦绣,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道,“他们这次全力而来,咄咄逼人,最后却是一死一重伤,剩下的四人也是灰头土脸,应该会消停一段时间。”

    “这一次铩羽而归够他们忙活的。”

    钟文道哼了一声,幸灾乐祸。

    要知道,像真仙都是每个界空中真正的大人物,最最顶端的存在,这一个陨落,一个重伤,肯定会引起他们背后宗门甚至整个界空的动乱。

    其中的各种刀光剑影,暗流潮声,可不会轻易平息。

    “我们天水界的好日子要来了。”

    花青微微仰起俏脸,在她的目光中,整个天水界氤氲淡淡的紫青之气,时不时有赤焰火花,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气运升腾。

    天地胎膜修复,混元如一,不再受虚空生物侵扰。

    天水界中的修士在整合,统一,团结一心。

    击退外域六尊真仙,仙道士气大震,空气高涨。

    正是以上种种,天水界像是重新焕发了光彩,踏步向前。

    “接下来两位如何打算?”

    叶初夏问了一句,风飒飒吹来,带来一地的阴凉。

    “这个,”

    钟文道和花青两人对视一眼,略一沉吟,道,“和外域真仙的斗法,我们也是劳心劳力,非常疲倦。我们两人都想静一静,闭关修炼一段时间。”

    “是劳心劳力,我也准备闭关一段时间。”

    叶初夏表示赞同,修长的手指摩挲着茶杯,缓声,道,“难怪真仙等闲不愿意和同辈交手,时空之力,就是我们也得如履薄冰,战战兢兢,难啊。”

    在斗法之中,他们都会运用时空之力,在不同的空间,在过去,在现在,在未来中转化,这可不是简简单单,一旦迷失,后果不堪设想。

    只有到了真仙圆满境界,或才可以放开手脚。

    钟文道是个聪明人,他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陈岩,身姿如松,目光沉沉,天门上层层叠叠的青云,祥光瑞气如同宝幢,暗叹一声,天眷真是浓的不可思议,咳嗽一声,道,“我们三人都要闭关,但天水界刚刚走上正轨,可不能撒手不管,我们需要有人主持大局。”

    花青当然是明白,嫣然一笑,接口道,“就交给陈岩吧,他办事,我们还是很放心的。”

    “陈岩,你怎么看?”

    叶初夏没有意外,面色平静。

    “晚辈义不容辞。”

    陈岩起身,行礼,神情坚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