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一十五章 云起山中议旧事 早有凌云指别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是日。

    崖上亭。

    天光自檐下寸寸而落,垂到水上,风姿婀娜,杳然生彩。

    石云在左右,吞吐霞光,,岚气盘旋。

    乍一看,似乎冰壶瑶界,莹莹一点,别有乾坤。

    陈岩和牛小郎相对而坐,几上放着玉净瓶,斜插一枝开满团团簇簇小花的梅枝,花色坠到桌面,映照出郁郁香香之气。

    大胖娃娃又被放了出来,在地上爬来爬去,咿咿呀呀地自己玩的欢快。

    陈岩微微仰起头,看着天穹上星光隐隐,层层叠叠的祥光瑞气,整个天地似乎有一种难言的喜悦,手指转了转,开口道,“三位仙尊把天水界交给我,我是重任在肩,战战兢兢啊。”

    没了三位真仙,牛小郎对上陈岩没有刚才的沉默寡言,他放下茶盏,不疾不徐地道,“你是天水界的气运之子,天命之人,这样的结果不是更好?莫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哈哈,”

    陈岩大笑几声,天门上青云片片,重叠如宝幢,他对这个局面是很满意,道,“你留下来,可有话对我讲?”

    牛小郎坐直身子,松竹荫蔽,投下斑驳的暗绿花纹,道,“在对阵之时,我引动体内的力量,可能会被以前的仇家察觉。”

    “仇家?”

    陈岩敛去面上的笑容,目光变得深邃,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敲着玉案,发出金石之音,道,“这个麻烦不小。”

    “心中有数就好。”

    牛小郎身后的周天星图熠熠生辉,眸子晶莹,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他们真要找到我,也得一段时间。”

    “来得总归要来。”

    陈岩哼了一声,他对于牛小郎的仇人知道的不多,但少许鳞爪就能够推测其背后的庞然大物,绝不是好对付的,不过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反正他身后是太玄宫,也不是能够让人随意欺负的。

    牛小郎坐在云榻上,松柏青青,黛色袭人,他想了想,屈指一点,层层星光缠绕,篆文化纹,字字珠玑,勾勒成符箓,递上去,道,“你们太冥宫家大业大,传承久远,赫赫有名,不过你现在到底只是元神境界,动用的资源有限,要是成绩真仙,就不一样了。”

    “我少许修炼经验,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哗啦啦,

    话音一落,星符跃出,如同龙蛇,灵性十足。

    陈岩毫不犹豫,收了起来,拿人手短,以后自有回报。

    “没事我先走了。”

    牛小郎倒是干脆,又说了几句,身子一纵,化为一道星光,翩然离开。

    正是夕阳西下。

    虹霞铺水,白鸥展翼。

    陈岩一个人坐在亭中,静静喝完一杯茶,神情平静,思考接下来的行动。

    补天之后,天地生养。

    六位外域真仙退去,内外平和,是新纪元。

    接下来,要顺天而行,凝运鼎沸,进行宗门中规划的第二个大步骤。

    陈岩在心里想了想,屈指一弹,明光发出,招呼其他人。

    时候不大,四五道宏大的气机由远而近,拨开云光,金花坠落,叮当有声,来到崖前。

    法衣高冠,大袖飘飘,气质出尘。

    正是玉堪真人,孔桧,上官云,杨子昌等等等等元神真人。

    众人来到亭前,见陈岩端坐在云榻上,金容玉姿,身姿挺拔,周围青云环绕,祥光瑞气升腾,气象不凡,连忙上前行礼,齐声道,“见过陈真人。”

    声音之中,有掩饰不住的敬畏。

    他们已经得知消息,就是眼前的这个少年斩杀了外域真仙,这样的举动超乎所有人想象,怎么能不让人惊惧?

    在他们几个人看来,陈岩已经不是元神真人层次,而是和三大仙尊平起平坐,甚至还隐隐高出半截。

    陈岩抬起头,目光晶莹,似乎能够穿透人心,声音清清如玉,道,“诸位真人请坐。”

    哗啦啦,

    玄音不断,祥云绵绵,众人上了云榻,稳稳端坐。

    “诸位真人,”

    陈岩声音不大,但吐字清晰,道,“三位仙尊要闭关修炼,接下来界中的大事暂时由我主持。”

    杨子昌和上官云本来就是太冥宫的人,当然是无条件支持。

    玉堪真人和孔桧对视一眼,他们都得到过叮嘱,也不会出什么幺蛾子,道,“陈真人本来就是主持大局,人人敬服。”

    事实上并不假。

    自从陈岩从联盟中上位之后,威望在整个天水界的仙道中与日俱增,到现在斩杀外域真仙,可谓是到了顶点,没人敢有异议。

    当然,有异议的在六位外域真仙侵入之时,基本都让上官云领人斩杀了。

    陈岩并不起身,早有准备,道,“天水界春回大地,万象始新,从此之后,是一个新的纪元。”

    “我有以下几点,希望各位道友下去布置。”

    ……

    杨子昌静静听着,目中有异彩流连。

    陈岩的措施并没有太多难理解的,无非是打破以往的隔膜,重视新一代的培养,发展仙道,等等等等。

    唯一让人不懂的是,要在界中丈量地气山脉,建立封灵长运碑。

    这和天上的周天星穹无极大阵一样,都是一个大过程,复杂之处,还要更高一点。

    “陈真人,”

    孔桧皱眉想了想,开口问道,“这封灵长运碑建造起来可不简单,劳师动众的,而且不少的地气灵脉都是有宗门坐镇,有的恐怕不愿意。”

    “这是一个囊括整个天水界的阵法。”

    陈岩摆摆手,不容拒绝,道,“只有此大阵完成,才可以统御界中风水,以养上天,让我们天水界的底蕴激发出来。”

    他顿了顿,目光横过在场诸位,提醒道,“诸位道友,我们天水界的目标可不是闭关锁国,处于一隅而无动于衷,我们终究是要走出去。”

    “以后,我们会吞并别的界空,统御更多的世界。”

    “天水界是根本,不容有失!”

    声音铿锵有力,字字如铁,砸进在场众人的心中。

    在场几人一听,心中一阵热血沸腾,天水界向来势弱,从来都是老老实实的,可是任何一个修士都有走出去的凌云壮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