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一十七章 瑶池天界玉壶景 陈年恩怨两不清
    三十三天。

    正是正午时分,飒飒青风吹入瑶池天界。

    在细纹雕刻的玉池中拂过粼粼波纹,在团团簇簇的仙蕊上带起醇厚的芬芳,在郁郁葱葱的松色下流连袅袅的紫烟。

    有女仙推开珠玉小窗,丹晖照下,倩影纤细,长长如瀑布般的青丝垂到地面,她伸了个懒腰,俏脸上满是慵懒,声音软酥。

    叮当,叮当,叮当,

    似有妙音灵符自女仙腰间的环佩上坠下,串串如珠,掉到地面,晕开一轮又一轮的涟漪,像是半剪开的明月,影子翩翩起舞。

    “真是很无聊的日子。”

    女仙看上去年龄不大,像是十五六岁,杏眼桃腮,眉目如画,她用白嫩嫩的小手支着尖尖的下巴,倚在小窗前,往外看。

    流风鼓音,玉箫声声。

    荷叶上露珠滚滚,锦鳞探出脑袋,四下张望。

    “真是好无聊啊。”

    少女的声音从窗户中传出,吓跑了古灵精怪的灵鹿。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自外庭中走来,神色匆匆,彩衣如云,足下绣鞋飞舞,掩饰不住心中的惊讶。

    “咦,”

    少女一看,美目一亮,赤足如莲,从阁楼中跑出来,拦住来人去路,笑嘻嘻张开双手地道,“金姐姐,你这是有什么事呀?”

    来人头梳高髻,身披宫裙,看上去风韵犹存,她看到拦路的小丫头,不由得头疼不已,没想到让这个小祖宗拦住了,只能够道,“小公主,有事我要去见一见大执御。”

    “见大执御,”

    少女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几乎要放出光来,她转了个圈,像是轻巧的云雀,声音中满是欢悦,道,“嘻嘻,金姐姐平时没事可从来不会去见大执御这个冷面王的呀,看来这次是要有热闹了。”

    “嘻嘻,带我去,带我去。”

    “我要看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少女抓着来人的手不放开,转来转去,时不时还把自己的身子变小,化为指头大,在宫裙女子身上跳来跳去,声音非常清脆。

    “好了,不要闹了,带你去,小公主。”

    宫裙女子真是很头疼,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出了名的机灵古怪,精力充沛,要是自己真不答应,恐怕被缠个几个月都不出奇。

    “走啦,走啦。”

    少女一听,非常高兴,她变成食指大小的小人儿,站在宫裙女子的肩头上,翩翩起舞,笑语欢声。

    “真是,”

    宫裙女子嘀咕一声,也没有办法,整理了下衣裙,继续向前。

    时候不大,前面出现一座珠玉宝阁。

    通体晶莹,霜白一片。

    尚未接近,就有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冷意扑面而来,浸染到人的骨子里。

    “真是好冷啊。”

    少女下意识地裹了裹自己单薄的纱裙,抱手在身前。

    宫裙女子长长的黛眉皱起,然后舒展开,根本不用人传话,径直走了进去。

    原因很简单,整个宫殿中根本没有一个人影,孤零零的。

    只有上上下下的冰花,碰撞之下,发出冷冽的声音。

    沉寂,冰冷,没有任何的烟火气。

    在宫殿的中央,有莲花宝座,上面有一个女子的身影,看不清面容,像是亿万年的冰雕,散发着寒气。

    “什么事?”

    似乎是感应到陌生人的气机,宝座上的女子睁开眼,惊人的寒意要化为实质,弥漫四下。

    “大执御真是越来越可怕了。”

    少女缩着身子,瞪大眼睛。

    宫裙女子也觉得非常不舒服,要不是万不得已,她才不会来见这个在瑶池天界鼎鼎大名的冷面人,只是事情紧急,不得不来。

    她整理了下思绪,行礼之后,开口道,“大执御,八景绝烟宫中有异象,钟鸣响起。”

    “八景绝烟宫中有钟鸣?”

    还没等大执御说话,站在宫裙女子肩头上化为指头大的少女先惊呼起来,她好像太过惊讶,没有收敛好法力,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哎呀一声,软乎乎地倒在地上。

    “小公主,”

    宫裙女子哭笑不得,连忙拉起哎呀呀的少女。

    “八景绝烟宫,”

    大执御冷哼了声,声音像从刀锋上磨出来一样,道,“阴魂不散的家伙,要不是有所顾忌,早就把他打入轮回,永世不能解脱,现在还敢出来兴风作浪?”

    声音不大,但其中蕴含的冷意和杀伐之气令人心惊胆战。

    宫裙女子垂下眼睑,挡住美目中的惊色,瑶池天界的人都知道,眼前这位是真真正正的杀神,无数岁月以来,不知道多少人陨落在她手下,血染红的一样。

    “那个家伙这次出现在了什么地方?”

    大执御开口问道,修长的手指上冷芒跃动。

    “是在玄元上景天。”

    宫裙女子拉着少女不让她乱跑,回答了一句。

    “玄元上景天,”

    大执御略一沉吟,用手一拨,身前云气如卷,凝成画面,三十三天居于中央,看上去像是万界之中心,而玄元上景天则偏僻一隅,大团大团的星云环绕。

    “原来是这个地方,”

    大执御盯着玄元上景天的景象,哼了一声,道,“躲得倒是挺远的,不过再怎么躲,都逃不掉。”

    说完之后,她摆摆手,对宫裙女子,道,“我知道了,接下来自然会有安排,你领着小公主下去吧。”

    “是。”

    宫裙女子不敢多说,拉着古灵精怪的少女,步履很快,逃一样离开了宫殿。

    她是真不愿意在这里多待,冷森森地让人非常不舒服。

    到了外面,少女从消息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她扭了扭小身子,在花树的花光下显得格外青春活泼,道,“金姐姐,可以放开我啦。”

    宫裙女子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然后叮嘱道,“这事儿你可别乱说,要是传的人尽皆知,可很不好。”

    “知道啦。”

    少女拉长声音,故意撒娇,身子又变成六七寸大小,在地上蹦蹦跳跳,满口保证,道,“我肯定一个字都不说的呢。”

    “记住了啊。”

    宫裙女子又叮嘱了一遍,才告辞离开。

    少女咕噜着大眼睛,等看到宫裙女子的背影消失不见,马上撒脚丫子跑开,一溜烟来到一个偏僻角落中的阁楼中,开口喊道,“姐姐,姐姐,你家郎君又出现啦。”

    咔擦,

    一声响,似乎是折断了什么东西,一个倩影出现在门前,梨花带雨,眉宇间满是幽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