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一十八章 千百世轮回,只为鹊桥相会 ,今生不相离

第八百一十八章 千百世轮回,只为鹊桥相会 ,今生不相离

    兰宫门开。

    八风鼓音,凤鸾萧声。

    云盖映金水,竹色送绿气。

    茵茵青霞中,少女摇摇欲坠。

    翠华织衣,丹明作裙,眉心一点朱砂,骨子中横浸着千百世的忧伤和痛苦。

    少女扶着朱门,泪珠缓缓滑过粉腮,如柳娇躯因为激动而摇晃,环佩响成一片乱音,她攥着手绢,声音都变得颤巍巍的,道,“小,小,小妹,你说什么?”

    “姐姐,”

    小公主的声音脆生生的,像是刚出水的红菱,睁大眼睛,认真地道,“姐夫又醒来了。”

    “醒来了。”

    少女身子一颤,差点摔倒在地,眼泪止不住往下落,啪嗒一下掉在地上,摔成晶莹的水花。她不知道是哭是笑,只是不停地重复道,“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啊。”

    “姐姐。”

    小公主来到跟前,扶着自己的姐姐,神情惘然,她没有那种经历,不知道痛入骨髓的千百世的离别。

    好一会,织女用手绢拭去自己面上的泪痕,她看着外面枝头上跳来跳去鸣翠的黄鹂鸟,细细长长的影子照在下面的沼池上,松光在其上氤氲,显得非常美好,一如当年他们的认识,一见钟情的美丽,喃喃道,“醒了就好。”

    “姐姐,”

    小公主只是从别人口中听到两人的恋情,没想到自己的姐姐反应这么大,她期期艾艾地道,“姐夫出现在玄元上景天上,大执御已经知道了消息,恐怕会派人去抓他。”

    “我知道。”

    织女听到这个消息,没有悲伤,没有难过,她反而展颜一笑,用纤纤小手点了点自己可爱的小妹妹,安慰她道,“你不用担心,姐姐早就习惯了。”

    “习惯了每次他从转世中恢复记忆,我可以和他心心相印。”

    “习惯了每次他和我们瑶池天界的争斗,我为他提心吊胆。”

    “习惯了每次他被抓来,在七夕的日子,漫天的星辰,天上的鹊鸟搭成长桥,我们能够再见一面,生死相托,永不会忘。”

    “真的习惯了啊。”

    小公主静静听着,周围的鹤唳蝉音似乎都已经远去,心中莫名的悲伤。

    “到姐姐房中坐一坐。”

    织女拉着萝莉样子的小公主,回到房中,在木榻上坐下。

    清清亮亮的冷光从镂空的窗棂上投下,在地上一片波澜。

    风一吹,有影子摇曳。

    这个时候,两人若有所觉,同时抬起头,就见一道仙光冲天而起,隐隐显出一艘状若新月的飞阁,倏尔一转,出了瑶池天界,消失不见。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任何人都能够感应到自飞阁上传来的浩瀚气息,伟岸到不可思议。

    “是大执御的方向,”

    小公主瞪大眼睛,俏脸上满是惊讶,道,“刚得到消息就动手了啊。”

    “嗯。”

    织女并没有说话,立场不同,就是这样。

    小公主则是大眼睛骨碌骨碌转,想着玄元上景天五个字,不知道在心里打上门主意。

    崇明大观界,延庆观。

    宗门在水下,上是穹顶如琉璃,云石出没。

    行走在道路上,青苔幽幽底色,和水光中投下的石影,鱼影,珊瑚影交织,锦绣如画卷。

    只是置身其中,就要凉凉冷意,让人不由得心平气和。

    向来在界空中飞扬跋扈高人一等的延庆观弟子现在都是老老实实,轻手轻脚,生怕引起大动静,惊动了宗门中心情不大好的大人物。

    当然心情不好好了!

    要知道,可是六位仙尊气势汹汹而去,青翼垂天,不可一世,势要踏平天水界,结果倒好,被人迎头痛击,一死一伤,剩下四人狼狈讨回。

    这样的事情,几乎已经在整个玄元上景天传开,他们都成了真真正正的笑话了。

    观主坐在中央,天门上云光一片,细细密密的篆文自上面垂下,如同宝幢一样,坠到地面,叮当作响,他皱着眉头,好一会才舒展开,道,“何道友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神意损害颇重,现在在仙国之中沉睡,恐怕最少也得五百年才能恢复。”

    “五百年啊。”

    另一个人用手扶着额头,很是头疼。

    曲镇海陨落,萝莉女仙重伤陷入沉睡,在他们所在的界空掀起了轩然大波,各种刀光剑影,各种暗流涌动,横七竖八,数不胜数。

    即使是以真仙之能,伟力惊人,但要处置起复杂的人心来,依然是力不能及。

    “当日曲道友到底是怎么陨落的?”

    殿中唯一的女仙,顶中作髻,铜环束起,一身水湖色宫裙,她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喃喃道,“元神真人要斩杀真仙,真是闻所未闻。”

    “不是法宝,也不是符箓。”

    最后的真仙坐在宝座上,自从归来之后,他就在思考,当日曲镇海陨落之时,根本没有超乎真仙以上的力量波动,可是这样的话,元神真人怎么能够屠仙?

    想不明白,真是想不明白。

    观主李扶南修为最高,见识最广,延庆观也是传承久远,他不由得想到当日压在头顶上的乌云,道,“我总觉得与之相关,乌云压顶后,总觉得气机不顺,很不顺利。”

    “我也是觉得不舒服。”

    殿中的女仙皱着黛眉,玉颜清冷,道,“好像是能够影响人的气运?可是我们都是真仙,参悟时空,仙国自成规则,福祸不加身,凭借天水界三个真仙,还有两个小辈,能够有什么办法能影响到我们的气运?”

    四人聚在一块,还是想不明白。

    “不能这样算了。”

    殿中的女仙手按莲花玉如意,首端上云纹浮空明净,两位道友的仇不能不报,而且不能够让太冥宫在天水界做大,到时候真要麻烦了。

    “只能够找盟友了。”

    李扶南等人商量了一下,不能没有动作。

    有了决断之后,其他三人相继离开,分别遣化身出游,寻找盟友,要扼杀天水界于萌芽中。

    天水界里,在小公主告诉织女消息的刹那,宛若心心相印一样,正在闭目养神的牛小郎睁开眼,目中不受控制地留下两行泪,他抬起头,望着天上的星光月色,佳人的影子,在天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