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二十一章 月冷林瘦两人语 锦上添花待未来
    金鼎灵观洞。

    有岩石,高百丈。

    下插冷湖,波光粼粼,蓄黛凝青,上开如莲花,团团簇簇,回亘半空,浮光垂璎。

    自下而上,层层有横空如窍,潺潺溪水自其中出。

    风一吹,钟鼓之音大作,自成韵律。

    叮当,叮当,叮当,

    水音碰石,断断续续,听在耳中,有一种清亮冷浸入骨,打湿法衣。

    正是这个时候,宝月自上谷出,冷冷的清霜氤氲在石上,照出一道倩影,花青蹙着细眉,周围是朵朵盛开的梅花,压在娇嫩的枝头上,郁郁馥馥,她看着太冥宫方向,美眸中那股气机冲霄,格外璀璨。

    哗啦啦,

    少顷,一道剑光横来,霜白如雪,似乎连天上的月色都掩去,只剩下纯粹的锋锐和一往无前,然后轻轻一折,化为人影。

    钟文道显出形体,扶正法冠,径直来到花青对面坐下。

    天上月,几上酒,两个人,四下花开。

    翩翩如画,精致美丽。

    真仙之能,自然统御时空,顺和气机。

    钟文道先是自酌自饮了一杯,然后抬起头,同样看向黑水渊方向,青云垂翼,层层叠叠,气象之大,超乎想象,不由得叹息一声,道,“天命之子,世界垂青,是超乎常理的存在啊。”

    “天水界不是没有出过天命之子。”

    花青眉头蹙成疙瘩,纤纤玉手捉着花色,莹莹纤美,她缓声开口道,“宗门的第二代宗主就是天命之子,洪福在身,修炼顺风顺水,可是从门中留下来的典籍来看,还是比不上陈岩。”

    她顿了顿,给出自己的判断,道,“是差的多。”

    “人之五指尚有长短不一,”

    钟文道对着月色,剑光照身,“天地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们也会有偏爱不出奇,只是真要这么讲的话,陈岩肯定是这方天地最疼爱的幼子,什么好东西都要给他。”

    “道友说的有道理。”

    花青又想到当日斗法六位真仙的局势,道,“天命之子祭天祈意,降下厌恶于外界之人,这样的手段神乎其神,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直到现在想起来,我还是心惊不已。”

    “到底是什么手段?”

    “太冥宫,”

    钟文道缓缓吐出三个字,只觉得像山岳一样沉重,压得喘不上气来,道,“从关闭界空门户,到周天星穹无极大阵,再到祭天伐无道,击退六位外域真仙,最后设立镇灵长运碑镇压气运风水,一件件,一条条,一桩桩,深不可测啊。”

    他抬起头,眸子中噙着月光,有种冷冷的感觉,一张口,白气弥漫,道,“等陈岩真正晋升真仙,已经是真正大势底定,我们没了办法了。”

    “真没有办法了?”

    花青啪得一下捏碎了满枝的花色,纤长的细眉挑起,看向黑水渊方向,此时水气滚滚,青云上覆,弥漫一色,显然是晋升的关键时刻。

    虽然他们和太冥宫合作愉快,但到底是还能掌握不少的话语权,可是一旦太冥宫出了第二位真仙,那他们就是真正的弱势。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

    钟文道沉默良久,横在膝前的剑光如同有灵性一样,不断地晕着冷光,像是眨动的眼睛,他摇摇头,道,“太冥宫的山门,自从建立之后,从来没有沦陷过,护宗大阵肯定是非同凡响,再者说,我们只要是动手,谁知道他们又能拿出何等的惊人手段?”

    过往的一切在眼中如同画面般闪过,太冥宫的神秘和强大最终让花青的那一抹不甘烟消云散,她收回目光,神情变得平静,道,“是晚了。”

    “现在仙道欣欣向荣,前所未有的爆发发展。”

    钟文道用手抚着法剑的剑身,冰冰冷冷的触感在指尖缠绕,道,“俗话说水涨船高,这样发展下去,我们也不是没有好处。”

    “别的不讲,最近百年来,门下弟子中突破到元神境界的比以往千年都多。”

    花青螓首轻点,头上发髻的梅花簪子映着冷光,冷香袭人,她一旦有了决断,同样是干净利索,道,“既然我们都不争了,索性来个痛快,我们两人携手,帮陈岩一把。”

    “知道。”

    钟文道表示明白,信手一探,无量的仙光在白玉般的手掌上绽放,猛地一扭,化为万万千千,打入到天穹上的三百六五个星台上。

    与此同时,花青身子一摇,自背后升腾起朵朵的梅花,团团簇簇,细细密密,摇曳生姿,飞到半空中,打入在大地上的镇灵长运碑上。

    轰隆隆,

    天上星辰精华,地上地乳汩汩,两个暗合天地的玄妙大阵在真仙全力灌注下,天地交泰,吉云重重。

    轰隆隆,

    天穹上光芒大盛,整个天水界像是沸腾的鼎炉又加了一把旺火,气运就是沸水,汩汩汩冒着水花,又上了一个台阶。

    太冥宫中,叶初夏负手而立,大袖如云,他看似平静,实则是神意横在宗门之上,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应。

    虽然他对宗门的护宗大阵有十足十的把握,但关系到门中真传冲击真仙境界,再任何小心翼翼都不为过。

    这个时候,天水界生出变化,浩浩荡荡的气运之力蜂拥而来,弥漫在黑水渊上空,加持在陈岩的身上。

    叶初夏一看,彻底放下心来,面上露出笑容,道,“两个都是聪明人啊。”

    钟文道和花青两人的打算很简单,就是在关键时候,卖个好。

    “就看陈岩自己的了。”

    叶初夏目光炯炯,盘算接下来的计划。

    青翼岛上。

    月轮云开,花重香浓。

    万千的祥瑞之气在半空中氤氲,交织成不同的画卷。

    陈岩坐在下面,心神晋升到一种难言的境界中,似空非空,似念非念,似神非神,似想非想,口中念念有词。

    时空之力从他的背后生出,浩浩荡荡,如龙如蛇,打入到仙国之中,新的空间在不断开辟,完善,衍生,晶晶白的时光砂砾在滚动。

    仙国在莫名之地晋升,要彻底照入现世。

    轰隆隆,

    仙国越来越近,里面的水声澎湃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