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二十四章 真仙已成天地贺 神物来投福运高
    金鼎灵观洞。

    千百冷光自枝叶缝隙中垂下,或大或小,斑驳有致。

    明暗交织,影结如帷。

    风一吹,摇曳扶苏,鹤听水音,梅香郁郁入人衣。

    花青看着青翼岛上空变化,瞠目结舌。

    劫云早早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明净澄空,满星摇辉,重重叠叠的明彩,浮动于高崖深谷之间。

    金花玉蕊,跃然而出。

    交相碰撞,锵然有金石声。

    精致,美丽,翩翩入画。

    “这,这,这,”

    花青这样的真仙声音都哆嗦了,枝头上的叶子打着转儿坠落,她瞪大眼睛,道,“化仙之劫就这样完了?雷声大雨点小啊!”

    不公平,太不公平!

    为何他们当日电闪雷鸣,轰击不断,而陈岩只是一道而过?

    “太,”

    钟文道都要说不出话来了,走来走去,身上的法剑无风自鸣,像是遇到不平之事一样,咬牙道,“太不公平了!”

    “真是亲儿子啊。”

    两人最后闷闷一声,坐下来,咬牙切齿,羡慕嫉妒。

    凉风微动。

    花色莹莹,枝叶寥寥,冷光积压如霜雪。

    平时的美景他们看在眼中,都觉得非常讨厌。

    无他,心情差耳。

    太冥宫中,月色澄清,淡妆素影,叶初夏都看得不是滋味,踩碎了满地的琼瑶冷光,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这化仙之劫太敷衍了点吧。”

    叶初夏木屐声声,喃喃自语。

    青翼岛上。

    清月浮空,纤云明净。

    冷光照在岩下,在枝叶上,在崖前,绰约如在冰壶中,晶莹剔透。

    琼花在其上静静无声地绽放,郁郁有香气。

    陈岩抬起头,劫云一去,青云重重,叠叠压下来,有一种祥光瑞气的厚重,他的身上同样升腾起光华,与之呼应。

    正是化仙之光,从此**凡胎尽去,先天一点纯阳,福缘深厚,亘古悠长。

    “真仙之体。”

    陈岩感应到自己体内一点纯阳升腾,一个接一个的神秘窍穴打开,里面都是满满的光,时空在其中扭曲上升,状若螺旋。

    力量,超乎想象的力量。

    举手投足,力量引动规则,时空在此面前都得屈服。

    “这就是真仙啊。”

    陈岩哈哈大笑,用手一推头上的道冠,半亩大小的庆云放出,清亮如水,上面莲花盛开,托有三件法器,一柄法剑,一颗水珠,一面宝镜。

    祥光万道,瑞彩千条。

    将整个青翼岛上氤氲出一层宝光,如羊脂美玉。

    轰隆隆,

    下一刻,

    云从天穹上来,赤霞如焰,层层铺开,上面有灵芝瑶草之相,鲜妍其色,风吹而摇,摇曳生姿。

    清脆的玉钟声响起,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有一种扑面而来的喜悦。

    天水界的人,无论是凡人还是修士都被惊动,在屋内的,会见到赤光满室,在外面的,会发现金花坠地有声,还有各种祥瑞之相,同时浮现。

    不管任何人,都发自内心地升起一种由衷的喜悦。

    是有人成仙了!

    “天降祥瑞,玄音鼓乐。”

    花青现在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像是被抢了心爱玩具的小女孩,她提着裙裾,在高石上猎猎生风,道,“不知道还以为是要晋升天仙了呢。”

    “哪有这么夸张,”

    钟文道一听笑了,不过他很快敛去笑意,看着四方传来的越来越清亮的玄音贺乐,道,“不过声势真的是很大啊,对自己最亲的亲儿子是真不一样。”

    真仙一成,天地相贺。

    有异象出,交感于人心。

    不过像是陈岩这样浩大声势的,真的是非常罕见,他们两人当年化仙之时,只是轻飘飘过去,看上去怎么敷衍怎么来。

    可是这一天注定了是两人极度不平衡的一天。

    天地庆贺尚未过去,突然之间,一道道流光溢彩从天水界的各个地方升起,倏尔一振,化为惊虹,拖曳百里的宝光,向青翼岛投去。

    如果从上往下看,像是开屏的孔雀在缓缓敛起美丽的孔雀翎,又像是宝光莹莹的雏鸟归林,,每一道都有着强大的气息。

    宝光瑞气,祥云环绕。

    陈岩用手一指,千百归一,垂到庆云里面,不见了踪影。

    “这是什么?”

    钟文道身上的法剑不时发出清亮的剑音,似乎感应到了非同凡响的存在,他踱步来去,大袖如翼,道,“是什么宝贝?”

    “刚成真仙,就有天降神物来投?”

    花青瞪大美目,愤愤不平。

    在晋升真仙之后,参悟时空,见识之广阔,于以前是云壤之别,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正因为这样,站得高,见得多,眼光长远,才心胸坦荡,不疾不徐,心中有数。

    可是今天发生的一切可是深深刺激了这个真仙古井不波的内心,让她少有的负面情绪萦绕,像是火山一样,一触即发。

    陈岩成功化仙,一举成就真仙业位,黑水渊上的护宗大阵随即撤去,钟文道没了阻挡,目光如剑,看得更为清楚。

    这个新晋真仙的周围,赤焰火光,瑞云祥霞,确实是神物出土的征兆。

    以之冥冥感应,似无形,似有形。

    到底是什么神物?

    叶初夏同样看到这一异象,愣了愣后,就恢复正常。

    在他看来,陈岩福缘越厚,实力越强,对宗门自然更有好处。

    哗啦啦,

    叶初夏轻轻一笑,身子一拔,携带云光,来到山门口上。

    不多时,两道煊赫浩大的气机自空中落下,一道森森然剑光如水,一道花色清清,香气馥馥,钟文道和花青两人的分身降临。

    两人抵达之后,看了青翼岛方向一眼,随即收回目光,神情平静,已经看不出任何的负面情绪。

    他们齐齐向叶初夏祝贺,道,“陈道友今日荣登仙位,福寿连绵,是太冥宫之喜,是我们天水界之喜啊。”

    “哈哈,”

    叶初夏笑着还礼,开口道,“陈岩尚在体悟晋升之妙,无法出来迎接两位道友,三个月后,太冥宫将为陈岩举行真仙大典,希望到时候两位能够移步赏光。”

    “我们天水界长久以来都是只有三位真仙,陈道友能够晋升真仙,当然要大肆操办一番。”

    钟文道和花青面上带出笑容,和叶初夏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