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二十五章 山因仙居灵运涨 人为客至多思量
    十日后,青翼岛。

    山间落叶,绿水横斜。

    谷中月萦沙,鹤来影当花。

    清清亮亮的星辰精华弥漫开来,在云台上,在玉阶下,在松柏间,沉淀下来,像是溪水一样,穿梭在左右,沾湿衣裙。

    还有瑞彩祥云,重重叠叠,氤氲有香。

    春禽衔来宝芝,朱鸟翩翩来探户。

    真仙一成,天道赐福。

    整个青翼岛本来就丰盈的灵机再次提升了一个层次,到处是神木灵草,仙禽灵兽,叶上蓄着满满的精华,晶莹剔透。

    “咯咯,”

    大娃娃最是高兴了,跑来跑去,欢快的小声音传的很远。

    “咿呀呀,”

    它肉嘟嘟的小身子上散发着醉人的成熟药芝的香气,层层青木之气环绕,如同霞衣,看上去美丽极了。

    陈岩则是踏空而立,青云托身,背后绵绵长长的水晕光轮,拳头大小的篆文在里面生灭,像是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贯通时空长河。

    “真仙。”

    陈岩抬起头,看向四下。

    亭亭山松,竿竿修竹,玉叶光映,花开不同。

    金风凝作,石碑夜提名。

    一石一木,一草一花。

    像是一个个完整的故事,有岁月的痕迹。

    “真是精彩。”

    陈岩目中异彩连连,过去在手中掌握,未来拨开迷雾,和以往截然不同的世界。

    哗啦啦,

    陈岩目光一移,落在地上乱爬的大胖娃娃身上,气机交感,黑白线条提炼出来,凝成一幅幅的画卷。

    过去的画面单调却清晰,未来的变化灵动难以捉摸。

    比起以往借助大哉九真天玄宫,现在用真仙的视角来看,不光是从容了许多,而且还清晰了许多。

    “咦,”

    陈岩还看到一种变化,这个只知道吃喝睡玩的胖娃娃的未来似乎还有一个奇遇,只是一闪而过,看不清楚。

    “未来变化太多。”

    陈岩皱了皱眉头,只是看上去非常单纯简单的胖娃娃,未来都有千百不同的岔路,选择了一条,就是截然不同。

    “是因果牵扯。”

    陈岩很快明白过来,纵然是胖娃娃纯洁如白纸,但跟在自己身边,很大程度上未来的变化和自己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从而变得复杂。

    “未来太难以把握,变数太多了。”

    陈岩摇摇头,晋升到真仙境界,在时光参悟上也是刚刚上路,这是一个永久的坚持。

    “回。”

    陈岩用手一抓,在青翼岛上胖娃娃留下的气机倏尔聚拢,千千百百,聚集在一块,然后时光回溯,过去在岛上发生的事情一一出现,纤毫毕现。

    过去已经没法变化,可以照见,追根溯源。

    陈岩再次出手,抓取来到过青翼岛上修士的气机,一一查看,同样没有疏漏。

    只是比起单纯的胖娃娃来讲,修士气机的追根溯源要难上不少。

    这和时间过去的长短,修士的修为,修士本身携带的力量包括法宝符,等等等等,都有关系。

    “唔,”

    陈岩还发现了天水界两位真仙的踪迹,只是一闪而过,看不清楚。

    真的是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尔留指抓,鸿飞那复计东西,浮光掠影一样,支离破碎,聊胜于无。

    至于宗门中叶长老的踪影,则是完全模煳,半点不见。

    很显然,并不是叶初夏的过去不存在,而是这位真仙在时空上的造诣要深刻的多,隐去之后,不留踪迹。

    “走。”

    陈岩对自身的真仙之体掌握的力量有了新的认识,于是大袖一摆,起了一道清风,裹住胖娃娃,只是一转,进入他自己的仙国。

    常融七宝界,元皇宗门中。

    宝池在崖上,大有半亩,其水纯青,黛色郁郁。

    里面种植莲花,或是金莲,或是青莲,或是白莲,花色映水,浮香氤氲。

    正值中午,日光自上而下,斗射入池,天光,水影,花色,金白青三色激荡,溢出满池,照耀崖谷,粼粼有出尘之感。

    两人相对而坐,几上犀角酒樽,象牙杓,金浆玉酿,白鸟衔杯,有淡香弥漫。

    仔细看去,一人衣冠伟然,相貌奇古,身后彩云覆顶,鸾鹤飞翔,赤焰升腾左右,正是元皇宗宗主金功千。

    另一人看上去十三四,身衣珠翠,黛眉翠羽,长长的裙摆垂到地上,有七八丈,上面是细细的花纹,绣着凤凰图案,同样是元皇宗的女仙。

    日前,崖上,池边。

    两位真仙安静而坐,云起潮涌,清风徐徐。

    “宗主,”

    女仙的声音不大,非常清脆,像是春日时节,英蕊芬郁,闻之心神畅快,吐字有香,道,“三十三天的人可是很少来我们这地界。”

    “三十三天自称是万界之中心,”

    金功千手扶玉如意,柄上绿润有光,照的他眉宇间莹莹,他不疾不徐地开口,道,“虽然有自吹自擂的嫌疑,但天庭的影响力与日俱增是毫无疑问的。”

    “三十三天的统御范围在扩大,天庭中的大人物们的威势也是一日胜过一日。”

    “除了气数之外,当然,玄门道宗在其中的推波助澜也不可少。”

    “那对于三十三天的来人?”

    女仙蹙了蹙细眉,询问自家宗主的态度。

    “我们元皇宗和现在的元皇天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来人是瑶池天界之辈,但总有香火之情。”

    金功千笑了笑,平静自然,道,“不过玄元上景天的形势一直很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们也不能够肆意妄为,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女仙点点头,突然又想起一事,开口道,“崇明大观界的李扶南纠集了六位真仙攻打天水界铩羽而归后,最近又蠢蠢欲动,可能不会罢休。”

    “一死一重伤,四人狼狈讨回,这个仇可是结的不小。”

    金功千放下手中的玉如意,再次叹息一声,道,“天水界并不安分,从真阳派传来的消息,临近的地界的荒域出现大变动,天怨邪童出世,肆虐八方,还有魔宗兴风作浪,发展势力,乱的一塌煳涂。”

    “玄元上景天,真的是乱了啊。”

    正在这个时候,七宝界关之门外传来一股浩瀚煊赫的气机,轰然传到界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