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二十六章 晴山闲起人何处 元皇门前话天水
    天穹上。

    云光一开,垂万千霜气如宝珠。

    倏尔金晕大盛,八风鼓音,一座飞宫仙阁由模煳到清晰,自宝珠中缓缓驶出。

    仔细看去,琼台绿景,灵池金门。

    像是从月中来的神话宫殿,美轮美奂。

    下面是上千异种鹦鹉托举,丹嘴翠衣,尾长七八丈,生有赤焰红光,清脆的鸣叫之声,传遍四方。

    尚未接近,就有一种扑面而来的精致和雍容。

    “果然是瑶池天界之人。”

    元皇宗女仙捋了捋垂下的青丝,用纤纤溪手把玩,她美目扫过天宫上的标识,花纹层叠如绣,道,“她们向来是这样。”

    轰隆隆,

    说时迟,那是快,青云片片,自远处而来,不多时,已到山门。

    俄而云霞散去,明光收敛,于是见到朱门玉户,重槛飞楹,龙凤之影拱卫左右,水音潺潺,若有若无。

    一男一女两人从飞宫中转出,天门上庆云绵绵,俱是真仙。

    男仙英姿挺拔,剑眉朗目,额头有大日印记,灼灼焰火绕身,女仙则是顶中作髻,上青下丹,面容娇美,弯弯新月之痕,平添有三分神秘。

    “是两人。”

    元皇宗女仙见到两位真仙联袂而至,心中就是一跳,这么大的排场,看来对方所求之事不会小。

    这个时候,宗主金功千已经迎上去,和瑶池天界的两位真仙见礼。

    女仙压下心思,亦步亦趋。

    在交谈中,已经明白两人的身份,确实是来自于瑶池天界,一人为邓英堂,一人为陈淑兰,在三十三天还颇有盛名。

    又过了一会,四人相继落座,各自显出头上庆云,金灯璎珞,垂光生辉,如檐下滴水,将整个山谷映照出一片光辉。

    金功千作为地主,当然是率先开口,道,“两位道友远道而来,真是让敝宗蓬荜生辉。”

    “金宗主的大名,我们在三十三天也常常听人提起。”

    说话的是来的女仙陈淑兰,新月痕迹,霜白淡淡,她的声音有一种清冷,但没有隔绝人千里的冷漠,煞是好听,道,“前段时间我们去元皇天界,真是越发兴旺了。”

    “元皇天界是不错,不过比起两位道友居住的瑶池天界就差上一筹了。”

    金功千知道三十三天的底细,面上从容,道,“两位道友的大名我才是如雷贯耳啊。”

    寒暄几句后,进入正题。

    陈淑兰映着青青松柏,越发显得肌肤如玉,清冷似月,开口道,“我们这次来,是要请道友帮个忙。”

    金功千没有意外,坐直身子,抬抬手,道,“请讲。”

    “是这样的。”

    陈淑兰将事情讲了一遍,当然很多家丑不会外扬,非常简略,道,“此人现在逃遁到了玄元上景天,我们奉命要将之捉回去。”

    “此人在什么地方?”

    元皇宗的女仙美目熠熠生辉,没想到瑶池天界的人这么大的声势居然是来捉人,真是有意思啊。

    对于对面女仙的好奇,陈淑兰并没有任何的不悦,只是笑了笑,道,“只是知道出现在玄元上景天,还需要贵宗的祈灵台一用,才可以确定对方到底在哪一个界空。”

    “事不宜迟,我们就去吧。”

    金功千干脆利索,直接摆了车辇,四个人前往宗门的祈灵台。

    祈灵台。

    突兀拔起,高有千尺。

    上下镌刻精致的篆文,金灿灿,闪烁光辉。

    周围是千姿百态的云石拱卫,威严如龙腾,华贵像凤翔,沉静如玄龟,轻灵像白猿,等等等等,排列成一种神秘阵法,镇压风水气运,勾连地气。

    最上面,则是各种法器齐全,如意,莲花,拂尘,法旗,香炉,等等等等,都氤氲着青光,是浓郁的地乳精华和天上的天晶之水结合的异相。

    陈淑兰和邓英堂两人与金功千客气了几句后,就毫不客气地站在台上,取出法器,抽取地乳精华和天晶之水,打入法器中,振振有词。

    轰隆隆,

    法器一开,汩汩汩往外冒着花儿,一种宏大的力量生出,虚空中涟漪重叠,向四面八方而去。

    “这样的法器,”

    金功千和自己宗门的女仙对视一眼,以两人的真仙见识,自然看出了法器的不凡,不光是本身巧妙,每次动用都要消耗的惊人,瑶池天界的人下的血本不少。

    只是不知道他们要找的人到底在什么地界?

    叮当,叮当,叮当,

    随着时间的推移,地乳精华和天晶之气不断涌入法器中,法器上如星辰般的经纬纵横开始变得清晰,一个指针出现。

    “咄。”

    陈淑兰和邓英堂两人见此,口吐真言,全力激发。

    咔嚓,

    不知道过了多久,指针一震,指向一个界空,一动不动,前方幽幽深深,看不到底,大片大片星云萦绕,高深难测。

    “唿,”

    陈淑兰吐出一口浊气,鬓角上香汗细细,纵使有祈灵台相助,但驱使法器追索其人的气机依然是劳心劳神。

    她稳了稳神,压下翻腾的力量,云袖摆动,望向元皇宗的两位真仙,指点着法器上的方向,道,“此人就在玄元上景天的这个界空。”

    “这个界空,”

    金功千上前一步,炯炯有神,盯着星云图,默算方位,算着算着,他的眉头不由得皱起,整个人沉默下来。

    “金宗主?”

    陈淑兰看到金功千面上的异样,细眉挑了挑,道,“不知是哪一个界空?”

    金功千又看了眼,才收回目光,沉吟少许,答道,“以两位道友的推算来看,此人是藏在天水界。”

    “天水界?”

    陈淑兰和邓英堂两人常年居于三十三天,对于玄元上景天的局势并不了解,开口道,“这个界空有何不妥?”

    “天水界在玄元上景天中并不起眼。”

    元皇宗的女仙接过话头,组织语言,道,“这个界空虽然体量不小,但灵机匮乏,仙道衰落,且向来闭塞,很少和人相通,除去跟它直接相连的界空的,其他人都不太了解。”

    “这样啊。”

    陈淑兰并不在意,扶了扶头上的发髻,凤簪子上的金光照下,映出她的自信从容,是瑶池天界无数年来积累出的自信,道,“只要寻到方位,剩下的我们能够解决。”

    不了解,陌生,又如何?

    挡不住他们前进的路子!

    元皇宗女仙能够听出对方话语中的意思,她也知道三十三天人的行事,暗自撇了撇嘴,道,“主要是天水界最近和别的界空起了战火,据说现在界关之门已经关闭了。”

    “界关之门关闭?”

    陈淑兰和邓英堂听了,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无可奈何。

    “咦,”

    女仙愣了愣,美眸中的异色一闪而逝,莫非他们还有别的法门能够透过天地胎膜快速降临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