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二十八章 虎书宝印殿主位 风吹渊水莲花开
    洞府中。

    新雨过后,竹色青青。

    前有沼池,半亩有余,蓄黛纯青,冷水明瑟。

    幽篁斜枝横生于上,叶叶下垂,凝光空中,驭风吸露,飘飘摇摇。

    三五只翠鸟栖息于上面,鸣声清脆。

    胖娃娃绕着小池爬来爬去,肉呼呼的小身子照在水光竹影里,奶声奶气的叫声平添了三分活力。

    陈岩大袖一展,将花篮置于珠九华玉宝案上,明珠翠羽饰之,上琉璃花灯洒下晶莹明光,里面的各种物品熠熠生辉,烟光流转。

    “玄水殿。”

    陈岩默念一句,面上露出笑容。

    自己修炼太冥玄天宝典,以太冥真水为根基,入玄水殿,是真的相得益彰。

    以后大有作为!

    陈岩深吸一口气,先向宗门所在的方向行了一礼,默默祷祝一番,然后才除下身上的衣冠,换上玄水殿副殿主的服饰和信物。

    “咿咿呀呀,”

    不多时,爬来爬去的胖娃娃停住小身子,小东西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池中水光中映照出的人影。

    少年看上去十七八岁,著日月法冠,身披玄水照星乾坤衣,上绣周天星辰,下描幽幽深深的黑水,左佩虎书,右戴殿主宝印,雄姿英发,金容玉姿。

    脑后重重叠叠的光晕升腾,有雷霆,有剑音,有杀伐,时光之力缓缓而行。

    只是静静而立,就有扑面而来的威严,恍若实质,像九天雷霆般不可测度。

    威严,庄重,深不可测。

    “咿呀呀,”

    胖娃娃叫了声,像是和池中的人影打招呼。

    陈岩没有去管这个小东西,他换上玄水殿副殿主的衣饰后,只觉得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降临,环绕在自己的身子周围,绵绵的水音随之而来,浩浩荡荡,像是潮汐一样,澎湃激荡。

    很显然,身上的服饰是真正的法宝,可以护佑自身,消灾免劫。

    有副殿主的位置,就有副殿主的待遇。

    陈岩思量少许,白皙如玉的大手按上腰间的副殿主法印,龙蟠虎踞的花纹透着凉意,中央位置则是层层水纹,大鲲巡游。

    这是玄水殿副殿主的信物,气机交感,天地见证。

    “咄。”

    陈岩手按宝印,太冥真水之力往里一涌,顿时一股宏大煊赫的力量自其中生出,有形无形,苍茫博大。

    下一刻,

    黑水渊上,汩汩的水花冒出,向上一卷,凝成莲花。

    乍一看,万万千千,千千万万。

    金字浮于花上,断续垂落,叮当有声。

    淡淡的莲香弥漫整个山门,有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喜悦。

    沉默无数年,寂寥孤单。

    这一刻的绽放,最是美丽。

    刚刚回到洞府的叶长老,坐在浮景赤霞宝榻上,硃火珠子悬于穹顶,拳头大小的明光自上面生出,千百个,似慢实快,坠到地上,化为一圈圈的焰火涟漪。

    在焰红的的明光下,有翩翩起舞的影子。

    这个时候,叶长老感应到弥漫过来的喜悦,沉沉的,静静的,没有锋芒,只有厚重,那是无数年来黑水渊的等待。

    “玄水殿的人才是黑水渊真正的自己人啊。”

    叶初夏笑了笑,大袖一拂,硃火珠光晕大盛,从上面垂下来,宛若披了件霞衣。

    金霞岛。

    芭蕉叶叶,杂种在小径测。

    乔松盖盖,拂云于石上听音。

    还有片片霜叶,映在深绿中,弥山满谷。

    风吹来,清凉逼人。

    杨子昌和上官云两人相对而坐,旁边有绿泥小炉,梳着朝天髻的童子拿着香扇在烧水,汩汩的沸水冒着水花,和风声,松音,相互应和。

    两个人最近一直在安排真仙大典,今天忙里偷闲,饮茶说话。

    真仙大典千头万绪,到时候天水界的势力都要来观礼,代表着太冥宫的脸面,不能有任何的失误,正因为这样,饶是上官云是元神真人,都忙的昏天昏地。

    上官云扶了扶头上的法冠,呼吸着枝叶上氤氲的烟气,有郁郁的清香,道,“幸好有师兄帮忙,要是只有我自己,可真忙不过来。”

    “忙是忙,累是累。”

    杨子昌目光幽幽,掩去眉宇间的倦色,道,“门中多一位真仙,再忙再累,我们都是高兴的。”

    “是啊。”

    上官云看了眼青翼岛方向,重重叠叠的青云覆盖下来,祥光瑞气纵横上千里,像是孔雀开屏一样,四面八方,不由得想起当日初次和陈岩见面的景象。

    这才上百年的时间,已经仙凡之隔,沧海桑田,莫过于是。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这么一天?

    哗啦啦,

    两人正看着案上白玉茶盅里冲上沸水,用盏盖合上,只留一小孔,袅袅茶香从其中透出,有绿云冉冉,然后他们突然发现,不知何时,周围水上有莲花盛开。

    听之无音,见之有形,充塞内外,缓缓花开。

    莲花瓣上,玄妙的篆文浮现,流转,升腾,莫名的喜悦传来。

    “这是?”

    两人一愣,就觉得充沛的水行灵机像沸水一样升腾,他们每一个呼吸,吞入体内,难言的平静和厚重在四肢百窍中化开,让法力得到滋养。

    孕育,滋养,生长,希望。

    鼻间莲香,灵台妙音。

    杨子昌和上官云顾不得其他,立刻屏息凝神,沉浸在这种氛围之中,体内的法力不停地吞吐灵机,发生变化。

    在此同时,凡是在黑水渊中的,无论是太冥宫的弟子们,还是在水中的各种生物,或者其他来黑水渊办事的其他宗门的弟子,在这一刻,都得到水气温润滋养。

    水气蒙蒙,灵机化莲花盛开。

    孕育不知道多少百万年的积累被一朝激发,喷薄出来,全部受益。

    过了好久,众人才从这种玄妙的境界中清醒过来,他们看着眼前,目瞪口呆。

    “山门不一样了啊。”

    “郁郁花开,香绕满水。”

    “还多了不少水中的生物。”

    杨子昌和上官云大袖一拂,立在半空中,发现黑水渊的水光凭空上涨了三分,幽幽深深,愈发深沉,灵机浓郁到化为实质,串珠涌泉,比比皆是。

    不少庞然大物般的巨蚌,神龟,等等等等,沉睡了不知道多年,现在开始探出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