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二十九章 黑水之精固仙国
    黑水渊。

    上天共色,日出月沉。

    临长风而鼓浪,浮广岛而棋布。

    其广无臬,深不可测。

    有神龟浮水拜月,大若山丘,背上斑斓图案,河图照影;有巨蚌吞吐明珠,灼灼其华,朱旗电曜;有蛟龙御风而行,珊瑚左右,**环绕。

    惊虹垂于水面,白鸥晕光在日间。

    整个太冥宫的山门气机鼎沸,莲花盛开,气象万千。

    前所未有的景象,波澜壮阔。

    任何一个在山门中的人,都能够感应到磅礴如日月经天般的意志,亘古长存,现在一经萌发,惊天动地。

    众人或是震惊,或是喜悦,或是敬畏,情绪复杂,不一而足。

    陈岩立在洞府中,手握宝印。

    不知何时,洞府中的半亩沼池中有清清亮亮的明光自下面升腾而出,向上一冲,离水三四尺,凝为宝珠,垂光如帷帐,丝丝缕缕。

    珠光水影,千树花开。

    郁郁香气弥漫,是黑水中的精华之所在。

    噗噗噗,

    水光溅起,不小心打在在池边转来转去的胖娃娃身上,把小东西弄了个落汤鸡。

    “咿呀呀,”

    胖娃娃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奶声奶气叫了声,眼泪汪汪。

    “天生水,水生万物。”

    陈岩稳稳当当,感应着黑水渊中浮动的气机,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升起,打入自己的仙国之中,原来仙国中虚浮的底子立刻变得凝实,省了上千年的吞吐之功。

    仔细看去,仙国之中,黑水滔滔,横无涯岸。

    只有大鲲驮仙岛缓缓而行,身后是细细密密的光影,像是万千的星辰在其中沉浮。

    在岛上,时空不同,规则迥异,和外面的世界越来越不一样。

    有时间加速,有时间放缓,各种各样不同的时空漩涡,一环接一环。

    很长时间没有出现的小家伙在里面游来游去,牛头蛇身,生有红鳞,额头上的细纹越发显眼,发出搞怪的声音。

    轰隆隆,

    仙国连接莫名地方,接引下浩瀚的仙灵之气,浩浩荡荡,像是一道道天河般冲刷。

    仙国巩固之后,像是人从幼年到了青年,吞吐能力大增。

    反过来,又再次滋养仙国。

    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还有这样的福缘。”

    陈岩第一次进入太冥宫的山门,自身的法力就冥冥中和黑水渊有一种联系,可是真没有想到,当自己成就真仙业位,手握玄天殿副殿主的宝印之时,能引动这沉淀不知道多年的水行精华。

    “想不到,真想不到。”

    陈岩面上带笑,剩下千年之功,说不出能吓死一大片人,更何况,他的仙国有五千里。

    正值夜中,冷光自外面而入,皎洁霜寒。

    竹横青痕,叶浮清光。

    晶白水色弥漫开来,照的四方白昼一样。

    胖娃娃则是咿咿呀呀地扑腾着,小身子一转,就有水珠飞出。

    陈岩走来走去,法衣猎猎,步履之间,云烟四起,潮声起伏,随着仙国底子巩固,时空之力水涨船高。

    突然之间,未来的一段画面出现在眼前。

    仙人横来,青翼垂空。

    纵横八荒**,睥睨无敌天下。

    断断续续,支离破碎。

    “似乎是一男一女,”

    陈岩皱着眉头,分析着刚才一闪而逝的未来之影,喃喃道,“是为牛小郎而来?”

    “有趣,真是有趣。”

    陈岩只觉得自己惊喜连连,不光是引动黑水渊的积累稳固完善了仙国,气运交感之下,还看到了未来的影子,有了准备。

    果然是晋升真仙之后,天命之姿态越发不可阻挡,气运如鼎沸。

    运来天地皆同力,锦上添花啊。

    “天水界。”

    陈岩负手踱着步子,踩在满地的月光琼玉上,竹影映在脚下,似笑非笑。

    他晋升真仙之后,可是得到了不少天水界的意志散落在四下的信息和隐秘,这一方天地到底是不一样,有很多常人不知道的辛秘。

    到时候,肯定让任何来犯的真仙好看!

    陈岩想到这,目光一动,穿过重重的空间,看到天上周天星台沿着玄妙的轨迹移动,大放光明,像是真正的星辰。

    而地上的镇灵长运碑星罗棋布,地气凝聚,如龙如蛇,周围生成领域空间,蕴含莫大的力量。

    天上星台,地下长运碑。

    两者结合,产生的威能就超乎想象,是当之无愧的大杀器。

    好一会,天穹上的弯月只剩下淡淡一抹,并不起眼,晨曦之光自水平面上铺展过来,丹霞赤光,红彤彤的。

    不同于夜间的清冷,早上的朝日之光,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充满希望。

    陈岩沐浴在天光中,念头一起,身后的太冥真水倏尔一跃,托起一枚宝珠状的仙宝,大哉九真天玄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

    天宫悬空,雷霆在其中游走,哗啦啦作响,太玄雷尊的诵经声此起彼伏,四下响应。

    这个仙家之宝是陈岩亲手炼制而成,随着陈岩晋升真仙,威能进一步提升。

    陈岩目光一抬,就看到天宫有一座石碑。

    石碑横在宇宙雷池上空,碑身上的纹理凸起如磨,虚影盘踞,细细的篆文游走,不停地从不知名的空间汲取力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石碑上的花纹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魔神的影子,越来越清晰。

    从石碑上传来的力量,惊心动魄。

    “石碑连接一方天地啊。”

    陈岩目光炯炯,扫视着石碑,在他的真仙目光下,可以看到石碑后面的天地,魔气,邪气,鬼气,阴气,死气,尸气,等等等等,无处不在,无处不有,非常纯粹。

    从洪荒界冥河宗得到的这件法器,出乎意料的有用。

    “后面是荒域啊。”

    陈岩已是真仙,见识大涨,突然想到当日自己在荒域之中,刹那间,荒域在自己面前变得清晰,像是拭去灰尘的宝镜,显出本来面目,原来是这样的机缘。

    “这样的话,”

    陈岩想了想,念头一个个生出,真是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办法。

    “再等一等。”

    陈岩手一挥,大哉九真天玄宫隐去,他重新坐下,静心凝神,等待真仙大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