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三十三章 再开界空之门
    高台上。

    夹阶生云,风烟四下。

    乘月空浮竹色,松青映水,榻上常听鹤唳。

    再仔细看,冷光明如雪,花影凌乱,翩翩然如同霞衣。

    钟文道开口询问,见陈岩对答如流,侃侃而谈,温然玉映,风姿特秀,不由得放下心中最后一点纠结,由衷赞叹道,“陈副殿主耀耀如天上日月,真是让我等汗颜。”

    花青没有说话,冷辉澄明,照的人骨肉晶莹,像是羊脂美玉一样,面上虽然依然清冷,但同样没了按资排辈压对方一头的打算。

    这样的境界修为,时空物融,即使是新晋真仙,可真是不同凡响。

    陈岩见自己能够折服两人,心中高兴,冷光照下,霜气幽幽,清清然入肺腑,整个人神采飞扬,道,“都是宗门和叶长老指点,我才侥幸有所得。”

    接下来,场中的气氛变得活泼泼的。

    晶晶莹莹的冷光跃动,像是夜月和霜雪争辉,明澈照人。

    时而花浓承露重,杂杂有声。

    画面静谧,安详,和四人的心情相映成趣。

    不一会,陈岩切入正题,他稳稳端坐,下面是沉香宝辇,神龟驮之,开口就是石破天惊,道,“两位道友,我准备重新开启界空之门!”

    “什么?”

    钟文道和花青都是一惊,面上变色。

    现在天水界花团锦簇,炎炎生光,非常火热,可是真要再次重启界关之门的话,外面图谋不轨之人会不会趁机进入,破坏这大好局面?

    要知道,两人对上一次六位外域真仙来犯的咄咄逼人之姿态,还是记忆犹新的。

    “钟道友,花道友,”

    陈岩的声音如同珠倾,非常干脆利索,他抚着玉如意,吐字清晰,道,“以前我们天水界力量不够,不得不打破界空之门,施行闭关锁国的政策。”

    “闭关锁国固然让我们获得难得的发展时期,但不跟别的界空互通有无,对各大宗门势力还是有不小的影响的。”

    “以前是没办法,但现在经过百年多的时光,界空中的大阵已经完成,仙道的实力有所增强,再加上我已经是真仙修为,就不惧其他界空的侵扰。”

    “陈副殿主说的当然有道理。”

    花青皱着眉头,细细的雨珠打在梅花上,或快或慢,或急或缓,或疏或密,,或大或小,让她的声音格外清脆,道,“只是一旦重启界空之门,虽然我们的人能够出去,但外面图谋不轨的人更能进来。”

    她顿了顿,继续道,“要是他们潜伏在界中,到时候兴风作浪,挑拨生事,可太麻烦了。”

    钟文道点头表示赞同,那样的局面简直是灾难。

    “两位道友莫急。”

    陈岩笑了笑,明白他们的担心,他心中有数,道,“这次要开启的界空之门和以前的不同,可以许出不许进。”

    钟文道和花青一听,坐直了身子。

    陈岩将界空之门的新情况讲了一遍,道,“我们可以派出得力之人前往别的界空,到时候等他们安全返回。至于期间,不放其他界空的人进入。”

    “这样的门户,”

    两人静静听完之后,眉头皱地更厉害了。

    好一会,钟文道才开口,膝前法剑剑身上的光华照的他眉宇间一片霜白,有种凛然之姿,他慢吞吞开口道,“这样的界空之门,门中典籍中有记载,我们也在别的界空中见过,不过其涉及的时空规则太过玄奥,恐怕不是我们能够筑造的。”

    “确实我们不能够筑造。”

    陈岩手按如意,松音参差,猿啼上下,整个人不疾不徐,从容不迫,道,“所以我才用重启两个字,我们天水界前人有筑造过这样的界空之门,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暂时封印罢了。”

    “现在我晋升为真仙,正可以开启。”

    “原来是这样。”

    钟文道没有问其中的因果,知道结果就可以了,笑道,“那真是好事。”

    “什么时候准备开启?”

    花青美眸中生出异彩,心中暗自想,太冥宫不愧是天水界中传承最久的宗门,还知道这么多旁人不了解的辛秘。

    “还要等一等。”

    陈岩目光变得幽深,千百的篆文在其中沉浮,似乎组合成未来支离破碎的画面,两个人影出现,一男一女,脚下踩着法舟,身上激荡来自于真仙的力量,很快他敛去异相,用斩钉截铁的语气道,“有小麻烦,不过我会很快解决。”

    钟文道和花青没有多问,转头又和叶初夏说了几句,然后相继告辞离开。

    庭台上,安静下来。

    只有垂帘璎珞,叶叶相交。

    青白之光经纬交错,向四下延伸。

    蓦地一声鹤唳,嘹亮激越,回转响应,打破了寂静的气氛,叶初夏看着下面浮水宝岛上的人影,来来去去,道,“要是真有事,宗门不会袖手旁观的。”

    陈岩伸出手,似乎在把玩着星斗耀耀错落水中的影子,非常从容,道,“要是不可收拾的话,到时候还要麻烦叶长老出手。”

    “好。”

    叶初夏答应一声,手中拂尘一摆,重重叠叠的烟霞包裹住身子,左右一转,挽红洗翠,动作轻柔,下一个瞬间,已经从原地消失不见。

    重启界空之门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们还会对别的界空进行大动作,他要抓紧时间祭炼法宝,到时候可是主力。

    陈岩一个人坐在上面,看向下方。

    真的是,其乐融融,欢声笑语。

    轻舟叶叶,纵横进退,上面有少女赤足而立,歌声空明。

    气运之力在激荡,沸腾,如同烈烈的火焰。

    “天水界的仙道已经到了一个瓶颈。”

    陈岩看着下方气运滚滚的景象,确实是如火如荼,狂飙突进,不过接下来要想再这么发展就难了,所以走出去是不可避免的。

    “天水界也需要恢复。”

    陈岩目光沉沉,思考着以后的计划,以他现在的状态,只要天水界的本质上升,他就会水涨船高,这和宗门中的交代不谋而合。

    他想了想,沟通了下牛小郎,同样离开高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