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客从远方来 唯有刀剑相迎
    东南隅。

    崖高谷深,涧水映月。

    森立如刀剑的岩石下,生有高低不同的虬松,绿绿的叶子,翠翠的松身,晶晶的冷光自上而下倾落下来,点缀其间,如同稀稀疏疏的霜雪。

    冷峻,峭寒,不见人影。

    远远传来的猿啼,哀哀而鸣,在空谷中回荡,令人坐立不安。

    不知何时,倏尔天穹一开,似是漏斗倒下,浩浩荡荡的日月之光凝若水波,汹涌而出,最上面浮动一艘不大不小的长梭,细细密密的花纹闪烁着光辉,幽幽深深,非常神秘。

    整个过程看上去气象万千,但却无声无息,像是抽离了声音,化为了画卷,只有色彩的渲染。

    须臾后,异象散去,两个人影出现在崖上。

    一男一女,法衣飘飘,天光松影照在身上,如同霞衣。

    很显然,正是借助手段潜入天水界的瑶池天界的两位真仙,陈淑兰和邓英堂。

    陈淑兰宫裙精致,流苏垂地,晕开一圈圈的光轮,她抬着眉头,上下打量,见青山在前,金水耀光,松柏层层,千百的白鸟时不时展翼飞过,鸣声清脆。

    再仔细看,画面抽去,只剩下一团团的气,色泽金黄,在河床上氤氲呼啸,奏响着天地玄音。

    她看着看着,眉头皱了起来,道,“天水界的灵机不差啊。”

    “是有大阵勾连地气,镇压运势。”

    邓英堂目中生光,眉分八彩,洞彻周围气运,缓声道,“元皇宗的消息来看,天水界在玄元上景天属于荒凉的界空,偏僻无人理,现在看来,大不一样。”

    “是有点古怪。”

    陈淑兰曳步而行,环佩叮当,响成一片,如同秋色,有一种冰冰冷冷的入骨之意,道,“不过我们又不在玄元上景天,也不会停留在天水界,擒拿该擒拿之人,我们就离开了,其他的和我们无关。”

    “对。”

    邓英堂应了一声,自袖中取出法器,状若金钟,玄玄而立,斑驳花纹,道,“让我来算一算对方的位置。”

    话音一落,

    金钟无风自鸣,表面的斑驳散去,显出清清如水的钟身,万千的卦象流转,生生不息,到最后陡然间停下,化为深沉的星芒。

    星芒出现,六角垂光,可是似乎有烟云阻挡,不停地闪烁,怎么看,都看不清楚。

    “是有人在遮蔽天机。”

    陈淑兰和邓英堂看到这,没有任何的惊讶,对方可是瑶池天界榜上有名的人物,要是能随便就寻到,那就太不像话了。

    对方肯定有种种手段,掩护自己。

    “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目光。”

    陈淑兰哼了声,纤纤玉手摆动,按照诀窍,将时空之力打入金钟里。

    嗡嗡嗡,

    金钟在两位真仙全力驭使之下,威能大涨,钟身上光晕晕开,大星从模糊到清晰,似乎从无尽的未来中投影过来。

    两人运转全力,顺着时光的轨迹,去寻找线索。

    咔嚓,

    不知道多久,遮挡在大星前的烟霞在明光照耀下散去,方位确定!

    “原来在这。”

    两人确定方位后,一步踏出,眼前的虚空在脚下裂开,只是一下,就到了另一个地派。

    青青的竹林。

    何止千百,郁郁葱葱,叶子大而宽,半垂下来,悬挂着横浸入骨的黛色袭人。

    晶晶的溪水绕着竹根,冲打在嶙峋不平的云石上,溅起大小不一的水花,一朵朵,像是片尘不染的莲花。

    竹色,石光,水音,绵长如曲子。

    一个少年人坐在高高突起的岩石上,一身青衣,上面绣着周天星辰,半长的头发垂下,挡住额头,只有眸子深深的。

    光影下,整个人身上弥漫着一种难言的悲伤。

    悲伤,浓的化不开。

    在夜色下,像是实质一样。

    “目标人物,”

    陈淑兰和邓英堂出现,盯着眼前的少年,背后玄光大盛。

    “你们来了?”

    牛小郎转过头,目光一动,两位真仙的身影像是从时光长河中走出来,从灰白到多彩,耀耀的华光,充塞于整个空间。

    声音平淡,像是熟悉的老朋友。

    “牛上真,”

    陈淑兰上前一步,宫裙一提,万福行礼,瑶池天界可真的称得上对方的老朋友了,道,“这次来,还请上真再到我们瑶池天界一趟。”

    “瑶池天界,”

    牛小郎微微眯起眼,似乎是想到了当年的景象,紫气回旋,青云盖顶,一个个的玉泉水池前,莲花盛开,佳人如玉。

    那一见,温柔入骨。

    那一见,海誓山盟。

    那一见,千百世纠缠不休。

    牛小郎目中有泪花滚动,坐在云石上,声音中有回忆,有悲伤,道,“瑶池天界,我总有一天会去的,不过不是现在。”

    “上真,”

    邓英堂风姿翩翩,智珠在握,他上前一步,和陈淑兰并肩而立,道,“我们这次来就是要请上真现在就回瑶池天界。”

    他的话,说的很有自信,很有力量。

    原因很简单,两人都可以看出,虽然这个瑶池天界的老熟人身上的气机晦涩难明,但尚未突破到真仙境界。

    这样一来,他们两人出手,绝对可以拿下对方。

    牛小郎听到这生硬的话语,从对佳人的思念中清醒过来,目光变得冷冽,道,“你们瑶池天界的人,过了这么久,还是这么霸道,目中无人,是要到吃亏的时候了。”

    “哈哈,”

    邓英堂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瑶池天界真仙,但自从成仙后就在瑶池天界,早就把自己当成了瑶池天界之人,他大笑一声,身后的玄气升腾,隐有日纹,灼灼其华,道,“上真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

    陈淑兰纤纤玉手摆动,掐了个玄妙的道诀,一种难言的力量自其中升腾而出,在周围化为四四方方,镇压现在,阻挡未来。

    两人已经在准备,要雷霆一击掳走对方,然后离开天水界,回瑶池天界交差。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清清亮亮的长啸声破空而来,两人布下的结界根本无法阻挡,字字如铁,砸在地上,道,“两位远道而来,让在下尽一尽地主之谊吧。”

    陈淑兰和邓英堂听到声音,豁然转身,入耳的是萧萧的水音,幽幽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