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三十八章 只身撞入仙国去 三足青牛踏星河
    月在天。

    松风飒飒,竹叶上霜光,晕着清冷,上下浮动。

    今昔别,意难忘。

    不再相见永离别。

    牛小郎被勾动心中的惆怅,眸子血红,他蓦地长啸一声,声音如雷霆,轰鸣四方。

    轰隆隆,

    下一刻,

    漫天的星辰光明大盛,照耀万里,浩浩荡荡的星河之上,出现一尊大妖,状若青牛,苍头无角,有三足,鼎立时空。

    大妖稳稳当当立在星河之上,漫天星辰环绕,每一个呼吸,都有一个星辰在幻灭,然后重新衍生出来,气势之宏大,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大妖青牛甫一出现,踏破星河,毁灭之力冲霄而起,斩去所有的离别,思念,不舍,后悔,等等等等,只剩下最为纯粹的杀戮。

    仔细看去,千千百百的星辰染上一层血光,浓郁化不开,整个天地化为血色星辰的世界,永恒不变的杀戮。

    “咦,”

    陈岩脚踏幽幽深深的太冥真水,手持无形剑,大袖飘飘,从容自若,突然间,他感应到铺天盖地的杀意,目光一转,正好看到牛小郎化身青牛般大妖,吞噬星空的异象。

    真真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变故。

    妖身一显,翻山倒海,踏破星河,杀机滚滚而来,在加上界中布置的周天星穹无极大阵的加持,已经和瑶池天界的女仙斗得不可开交。

    甚至看上去,有压到上风的气势。

    “果然是不能小觑。”

    邓英堂神意横空,当然也注意到了自己的道侣和牛小郎的斗法,他虽然吃惊于对方深不可测的力量,但也并没有太担心。

    原因很简单,纵然这位上真了不得,可是尚未恢复全部的实力,自己的道侣又是瑶池天界的嫡系,得真传,有法宝,来之前准备充分。

    只要坚持下去,肯定能够获胜。

    “不过我也不能无动于衷。”

    邓英堂目光如电,他的打算很明确,先全力解决眼前的对手,然后协助自己的道侣擒下瑶池天界的要犯,至于天水界的事情,以后自然会解决。

    “杀。”

    决断一下,邓英堂本来就汹涌的法力再上一个台阶。

    大日横空。

    自水面上腾起,红霞漫天,天水相照,俄而万千的赤焰虹光爆发,晕光曜水,龙腾四方,万万千千,激射不止。

    看上去,非虚非实,非暗非光,有形无形,有常无常,铺天盖地,笼罩时空。

    置身其中,任何人都能够感应到其中的焚烧,毁灭,灼热,一直到骨子里,灵台中,源源不断,生生不息,从不停止。

    邓英堂这一下子施展了全力,浩瀚的仙国从莫名之地移动过来,垂在中天上,如同真正的大日一样,红彤彤,金灿灿,凝光生辉。

    仙国之中,尚有不少庞大无比的异兽,像是典籍上记载的三足金乌,虽然没有传说中的那种毁灭天地的意志,但炙热的力量不虚。

    “真的是用全力了。”

    陈岩抬起头,看到仙国的影子,熊熊烈焰燃烧,浩瀚如大日,金乌腾空而起,垂翼遮天,这样的声势,撼动风云,八方响应。

    “就是全力一击。”

    邓英堂化身大日,和自己的仙国一呼一吸,自成一统,这样的局面固然会让仙国有暴露的风险,但同样的,会让自己的力量直线上升。

    再说了,仙国的轨迹出现,存在于不同的时空中,要是同级别的人推算推演,可不是简简单单一件事,非常消耗时间和精力。

    “真会想。”

    陈岩是洞若观火,他看着天上的仙国在不同的时空中跳跃,要是在其他地方要推算其根底痕迹肯定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可是现在落入天水界中,以他天命之子的目光来看,就不一样了。

    对方的仙国,进入天水界,已经留下痕迹,即使有时空掩盖,厚厚地遮住,但在自己的地盘上,却还是露出马脚。

    这就是他晋升真仙境界后从天地中得到的权限,要是元神境界有此能力,上一次六大外域真仙大举来犯,绝对不会只陨落一个了。

    陈岩凝神而立,念头一动,布置在界中的封灵长运碑中吐出朵朵地乳精华,和天穹上的周天星穹无极大阵呼应,生出星辰之精,两者交融,力量运转。

    叮当,叮当,叮当,

    仔细看去,陈岩的眼中有万千的篆文卦象流转,幽幽深深,不见其底,经纬纵横间,以时空为棋盘,步步惊心。

    郁郁青气覆盖在上面,是天眷之力在消耗。

    咔嚓,

    时间在变化,瞬间定格,所有的篆文和卦象融合为一。

    “是这里。”

    陈岩眸中的异相掩去,手中的不生不灭无形剑倏尔斩出,霜白的剑光纵横如电,空间在剑光面前破裂,时间在剑光面前凝固。

    剑光通天,斩出一个通道,尽头是耀耀的火光烈焰。

    火光烈焰中,三足金乌在腾飞。

    就是仙国!

    轰隆隆,

    陈岩和不生不灭无形剑合二为一,冲天而起,只是一折,就跨越不同的时空折叠,然后赤焰一开,硬生生撞入对方的仙国中。

    时空和时空也是截然不同的时空,在界空中的时空,是真仙就可以参悟的,有自己的认识。何况还有天命之子的光环加持,更是驾轻就熟。

    要是在不同的界空中,或者是浩瀚不见尽头的虚空星海,等等等等,那种时空就不一样了,更为复杂,更为深奥,更为难以揣摩。

    那种时空,真仙都要小心翼翼。

    “哈哈,”

    陈岩一步踏入对方的仙国,手提无形剑,目光一扫,就见到广袤的小界,不下两千里,到处是赤焰流火,金虹烈云,汩汩汩的热浪沸腾,一波接一波。

    小界之中,种植着红彤彤的巨木,参天而立,叶叶如盖,形似梧桐,却别有一种凌厉霸道的意念。

    非常像三足金乌般的巨鸟盘踞在上面,有的在吞吐火焰,有的在啄食惊人的火蟒,有的呱呱大叫,有的展翼横跨。

    嗅到生人的气机,所有的三足金乌都睁开眼,目中血光隐隐。

    “不好。”

    邓英堂大吃一惊,悚然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