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三十九章 金乌乱 广寒秋 真仙怒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仙国中。

    云雨金色,绛霓丹霞。

    焰火上下弥漫,赩赫于梧桐树的枝叶上,倏尔碰撞,晕开层层的烟光。

    再往下,是千千百百的火池,星罗棋布,里面是千姿百态的烈焰,有的纯粹,有的爆裂,有的赤红,有的幽深,有的甚至凝聚出火焰真灵。

    状似三足金乌的巨鸟盘踞树上,双翅展开,垂翼遮天,金灿灿的翎羽上冒着火焰,和下面的火池相应,尖锐的叫声中,有一种焚天灭地的灼热。

    乍一看,真的如同置身于真正的大日中一样。

    “这样的仙国,真是不同凡响。”

    陈岩想到自己曾经斩杀的那个外域真仙的仙国,与之相比,这位瑶池天界真仙的仙国空间折叠,氤氲着一圈又一圈的时光日焰,还有巨鸟在吞吐气机,调和规则,相当不简单。

    能够做到这一步,不仅是玄功法门高出一筹,而且自身的天资和努力必不可少。

    当然,各种天材地宝同样不能少。

    这就是瑶池天界这样大界空的底蕴,在细节上可见一斑。

    “可惜运气不好。”

    陈岩笑了笑,仙国再是不凡,被自己寻到轨迹,破入其中,在内部兴风作浪,就好像两国交战在对方的国土中似的,战火燎原,让其焦土万里。【愛↑去△小↓說△網w  qu 】

    这样的局面,任何的损失都会是对方承担。

    “哈哈,”

    陈岩见状若三足金乌的巨鸟自巨木上冲天而起,张牙舞爪,口吐烈焰,冲自己扑来,于是哈哈大笑三声,背后的玄光一起,太冥真水迎了上去。

    哗啦啦,

    真水一出,幽幽深深,浩浩荡荡,深不可测,其鲸吞万里,晕光生波,叠起吐浪,龙蛇活跃,扫荡乾坤,镇压八荒六合。

    其深,其广,其寒,其无涯,其无尽,倏尔扩散,像是扇形一样,扫荡整个仙国。

    噼里啪啦,

    三足金乌般的巨鸟刚扑到跟前,水光之上,陡然升起巨浪,团团涛声乍起,凝聚出无坚不摧的神雷,看上去不起眼,却有一种包容万物的霸道。

    轰隆隆,

    巨鸟虽强大,但碰到这样的神通,再加上是陈岩远远超乎一般真仙的力量驭使下,怪叫几声,就被真水湮灭。

    干脆利索,眨眼间,就一个不剩。

    只留下一个个赤红的火珠,拳头大小,在水面上漂浮。

    陈岩从容收起,念头一动,太冥真水继续扩大,所到之处,所有的烈焰被淹没,没了力量,原本完善的规则在破损。【愛↑去△小↓說△網w  qu 】

    横冲直闯,肆无忌惮。

    秋风扫落叶,碾压向前。

    只是刹那间,原本烈焰滔滔,金碧辉煌的仙国,就变得满目疮痍,破败不堪。

    “贼子!”

    这个时候,人影从模糊到清晰,邓英堂出现在仙国里,他看着自己好不容易精致构建的仙国变得这样狼藉,多少年的心血毁于一旦,不由得火冒三丈,咬牙切齿。

    “我和你不共戴天!”

    邓英堂身上赤火燃烧,用手一招,仙国之中被陈亚灭杀的三足金乌再次出现,像是死而复生,九九归一,化为金乌吞日大阵,冲陈岩扑了下来。

    在自己的仙国,他能够调动的力量更是庞大,浩瀚伟岸。

    他打定主意,这样的举动肯定会让自己的仙国遭受更大的破坏,但置之死地而后生,要是能把对方在自己仙国中灭杀,再想以后。

    这样的结果,应该是现在局面中最好的结局了。

    两害相权取其轻。

    “起。”

    陈岩见此,不紧不慢,脚下浩浩荡荡的太冥真水一起,挡在身前,不生不灭无形剑飞出,倏尔化出万千的剑光,斩向周围的界空。

    不生不灭无形剑和陈岩的修为息息相关,在他晋升到真仙之后,愈发诡异不可测,锋锐,变化,层出不穷。

    剑光撕裂,破坏仙国的晶壁,一下接一下,剑痕触目惊心。

    外面的罡风扑进来,时空之力对撞,引起连锁反应,不断地爆炸。

    甚至还有此方天地的恶意,入侵进来,鲸吞蚕食仙国的力量。

    “该死的贼子。”

    邓英堂暴跳如雷,他明白对方的险恶用心,就是尽可能地破坏自己的仙国,一旦仙国崩塌,自己就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到时候就是大祸临头。

    可是让他又急又怒又无奈的是,即使是看穿了对方的打算,也无能为力。

    且说陈淑兰,作为邓英堂的道侣,与之心神相连。

    在陈岩撞入邓英堂的仙国之时,她就有所感应,于是急火上头,眉宇间生绿。

    “奔月第二式,广寒秋。”

    陈淑兰娇叱一声,自袖中取出一个晶晶莹莹的桂花,屈指一弹,背后月牙如眉,融入其中,第二柄长刀化形。

    同样是有刃而无柄,当空劈下,迅疾如电,薄薄的刃身上有一层光,像是霜叶飘飘中的秋色,又如同广寒宫中万万年不见人烟的寂寞。

    寂寞产生孤独,产生忧愁,产生胡思乱想,产生后悔煎熬。

    当年的倩影,在桂花下,唱着歌,看着灯火阑珊的人间。

    比起第一招今昔别,第二式广寒秋更上一层,不光是陈淑兰怒极而发,而是她果断动用了一朵自瑶池天界带出来的金霜桂花。

    这样的玲花是专门承载这一神通,据说是沾染了当年创造出这一门功法的大能的气机,先天就有大威能,用来施展奔月第二式相得益彰。

    陈淑兰做完这个,还不罢休,用手一指,自腰间宝囊中拿出一幅宝图,力量运起,掷到空中。

    轰隆隆,

    画卷展开,晶晶莹莹的月光在其中弥漫,若是水纹荡漾。

    孤零零的桂树,团团簇簇的花低垂下来,到地面,郁郁馥馥。

    一个少女扶着树,玉足下是一个大兔子。

    随着力量的灌注,画面上的少女似乎活过来一样,无量的冷月之力在时空中衍生,封锁周围。

    为了能够尽快腾出手来救援自己的道侣,陈淑兰也是拼了命,神通法宝全出,仙国中积蓄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力量不断冲刷下来,如江河涛涛。

    轰隆隆,

    女仙发威,整个空间之中,满是琼玉冷霜的啸声,稍一落地,发出金玉之音,声声之中,带有清冷的杀伐。

    可以关注下我的微信公众号纸生云烟,以后会陆陆续续写些东西。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