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四十章 吞星入腹乾坤转 胜负已分破天关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月一眉,挂青天。

    抬眼看去,森森然的霜光从上面来,垂光生寒,状若珠帘璎珞,摇荡在竹叶溪水之上,每一个抖动,都有杀机勃郁。

    广寒秋的无上刃光隐于其中,神鬼莫测,飘忽不定,有形无形。

    光华中,风寒料峭的秋色,横浸入骨,吹到人的灵台中。

    牛小郎似乎还听到了细细的玉声,像是少女的叹息,回曲婉转,倏然让人惆怅落泪。

    “天下星辰,”

    牛小郎化身三足青牛,苍面无角,踏破星河,他见到对面的女仙施展出全力,同样毫不落后,怒喝一声,本来就庞大无匹的身躯再次膨胀,遮天蔽日。

    青牛踏空,只是轻轻一吸,漫天的星辰失去色彩,变得暗淡无光,沉沉的黑暗压下来,化为黑暗世界。

    这一下,简直像是将星辰吞入腹中。

    轰隆隆,

    下一刻,

    三足青牛仰头一个咆哮,刚刚吞下去的星光自口中吐出,浩浩荡荡,弥天极地,像是真正的星河,席卷万物,熔炼天地。

    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在星河之上,出现了不计其数的星神,他们虽然显得虚幻不凝实,但各自骑着星兽,握着星辰法器,组合排列在一起,就是玄妙无比的星辰大阵。【愛↑去△小↓說△網w  qu 】

    重重叠叠,层层叠叠。

    星辰大阵爆发出无量的威能,悍然迎击上去。

    打出这一击,半空中的三足青牛神情略显暗淡,原本身上郁郁青青的星辰之光变得支离破碎,很显然,他是消耗了很大的元气。

    崖上。

    天无纤云,澄清明净。

    星斗灼灼其华,影入水中,错落有致,风一吹,像是镜面上滚动的珠子,虽然无声无息,但自有一种灵动。

    满满的光华,积蓄在郁荫的松叶上,似乎是太多了,压垮了枝头,扑腾一声,坠到地上,摔出细腻精致的小花。

    钟文道坐在云床上,剑光如水,照亮四方,他盯着虚空上庞大无匹的青牛真身,又看了眼清清冷冷的月牙,两者争锋相对,不分轩轾。

    “龙争虎斗。”

    钟文道抚摸着剑身,铮铮然而鸣,道,“这个牛小郎不知道是什么大妖真身,吞噬星空,伟力无涯,那位瑶池天界的女仙同样是玄功造化,神通不凡,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他顿了顿,再次开口道,“与他们相比,我们就是井口之蛙,眼界太小了。”

    花青螓首低垂,鬓角的金花落下来,在她光滑如瓷的肌肤上染上淡淡的金色,她沉吟少许,目光转向另一侧,道,“两人确实不凡,一个脚踏星河,妖气纵横,一个化身冷月,孤寂料峭,不过这次斗法的关键还是要看陈副殿主那了。”

    “是啊。”

    钟文道扬眉如剑,有种锋锐,要刺破天穹,道,“直接杀入对方的仙国中,深入敌后,好实力,好胆气,好果决。”

    他的声音之中,掩饰不住的赞叹。

    能够在界空中的时空长河中寻到对方仙国的轨迹,这是实力。

    锁定仙国之后,仗剑杀入,毫不顾忌,这是胆气。

    选择短兵相接,生死相搏,这是自信和果决。

    要知道,真仙层次,法力浩瀚,神通无数,参悟时空,冥冥之中预知祸福,这样的人物交手,都是很长时间不分胜负。

    只要仙国之中源源不断地传递下力量和意志,真仙之体几乎是不灭。

    钟文道通过观察可以判断,牛小郎虽然来历不一般,但到底力量尚未恢复,短时间的爆发力能够抗衡真仙,但没有仙国支持,长时间肯定不行。

    随着时间的推移,牛小郎就会落入下风。

    陈岩肯定明白这个道理,才会决定和邓英堂速战速决,只有尽可能快地击败这个瑶池天界的男仙,才可以抽出身来帮助牛小郎。

    “斩。”

    陈岩再次纵起不生不灭无形剑,剑光一分二,二化四,四成八,千千万万,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不可捉摸,破坏仙国的根基。

    与此同时,他大袖一挥,一点金芒生出,倏尔霹雳一声响,大哉九真天玄宫出现,状若水珠,莹莹一点。

    宝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太玄雷尊自宇宙雷池中升腾而出,高有丈二,通体琉璃,手持法器,念头一动,无量的吸力发出。

    汩汩汩,

    只是一瞬,就有海量的元气被雷池吸入,然后沉淀在下面,孕育精华。

    此仙家之宝化形未多久,正是需要滋养,仙国之中的灵机,何等之充沛,何等之精纯,简直就是最好的补充。

    只见一个接一个的漩涡出现在天宫的周围,这是吸收元气太过猛烈产生的异相。

    “可恨的贼子!可恨的贼子!”

    邓英堂暴跳如雷,声音中有了一丝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恐慌。

    原本他还以为,在自己的仙国之中,自己是占据地利,只要狠下心来,不怕将仙国打破,足以将对方重伤,甚至轰击出仙国。

    可是到真正交手之后,才发现,对方的法力真的是渊深如海,无穷无量,碾压过来,即使是自己有仙国支持,都要把持不住。

    更何况,对方的玄功神通同样是出乎其类,非同凡响,自己修炼的神通居然隐隐有被压制的感觉。

    更为重要的是,斗法是在自己的仙国上,自己没法速战速决,解决对方,每一个刹那,两人交手的余波就轰击在仙国上,打的周围支离破碎。

    尽管仙国有自己参悟的时空道理中衍生的规则,能够有修补恢复之力,但修补恢复的速度哪里比得上破坏的速度?

    现在他的仙国,满目疮痍,遍地焦土,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大洞,外面的罡风灌入其中,携带着本方世界对外域真仙的恶意,在伤口上撒盐。

    要支持不住了!

    “怎么会这样?”

    邓英堂非常急,可是真的找不出别的办法,只能够苟延残喘,寄希望于自己的道侣来帮手,到时候,说不定可以反败为胜,将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来个瓮中捉鳖。

    “该结束了。”

    陈岩见到眼前的仙国力量越来越削弱,冷哼一声,水光再起,雷音萌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