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四十四章 门户再开 牛郎出走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亭中。

    霜风西来,石瘦水长。

    垂光如雪映,大小涟漪,自内到外,千千百百。

    云床前,螺香一炷,烟墨细细。

    倏尔取笔,落纸作画,成古松三两枝,寒峭陡拔,神意入骨。

    静静而立,月明之时,引得老鹤驻足,翩翩起舞,可是踏足其上之时,却发现空空无着,一穿而过。

    老鹤看上去很纳闷,转来转去,不愿意离开。

    牛小郎看得有趣,笑了笑,道,“道友的画工出神入化啊。”

    “到底不是真实不虚的。”

    陈岩摆了摆手,他刚才作画是调节自身的状态,已经到了圆满,于是搁下画笔,道,“要是能够虚空造物,金笔点画,那才是真正的出神入化。”

    牛小郎微微愕然,然后恢复平静,点头,道,“道友勇猛精进,会到那一步的。”

    陈岩坐直身子,金容玉姿,法衣飘飘,道,“那就借道友吉言了。”

    在这个时候,三道宏大的神意自天穹上落下,如同惊龙一样,垂在檐下,玉音激荡,环佩轻鸣,是界中的三位真仙。

    他们知道重启界关之门的重要性,自然是要多加注意。

    陈岩和三位真仙打过招呼,静心凝神,一推头上道冠,惊虹贯空,晕彩生音,幽幽深深的太冥真水之上,浮现出斗大的篆文,组合起来,是古朴的经文。

    经文在半空中展开,字字珠玑,八角垂芒,讲述阴阳时空之道理,万物生于渊水之起源。

    轰隆隆,

    在同时,三位真仙都能够看到,天水界的天地胎膜一振,流光四溢,金霞层层,簇拥出一座高有万丈的门户,斑驳的痕迹在其上,岁月沉沉。

    龙沉睡,凤长眠。

    下一刻,随着门户节节升高,开始拂去时光的苔痕,浩瀚而伟岸的气机在复苏。

    宏大,震撼,不可思议。

    钟文道和花青两人看得目瞪口呆,他们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和这个门户相比,他们曾经毁去的界空之门,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两人之是看着门户上的花纹,都有眩晕的感觉,这超乎他们的境界之上。

    “天水界出过这样的大能人物?”

    两人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目中的诧异,根本没有任何的印象啊。

    轰隆隆,

    在这个时候,门户似乎已经升到顶点,高高耸立,镇压时空,只是上面斜挂一个大锁,铜绿的斑驳缠绕,让门户无法沟通外面的虚空。

    “咄。”

    陈岩口吐玄音,天穹上的经文随之生出变化,轻轻一抖,凝成一个古朴肃穆的钥匙,柄生虎字,状有云纹,径直插进锁孔。

    “诸位助我一臂之力。”

    陈岩断喝一声,仙国自莫名之地驶入现世,沛然不可抵御的力量在积蓄。

    “起。”

    三位真仙加上牛小郎没有任何的犹豫,力量打入仙国,轰然有声。

    咔嚓,

    只听一声脆响,钥匙扭动,门户大开,重见天日。

    轰隆隆,

    千般瑞气,万般霞彩,一下子从门户中涌出来,龙虎呈祥,吉云阵阵,整个界空中都传播一种宏大的玄音。

    “这样的界空之门。”

    花青和钟文道抬目看去,发现门户之后,是幽幽深深的星空,和天水界截然不同的磁光分散,像是展开的大翼。

    “这就是界空之门。”

    陈岩用手一指,指尖上射出一道白光,凝若莲花,上面有宝珠熠熠,垂下光彩,交织成画卷,天上的界空之门的构造历历在目。

    在场的人发现,从界空中往外看,空空如也,畅通无阻,可是从外面往里看,则是门户紧锁,层层的光晕弥漫,禁止出入。

    门户上的花纹放着光,映着彩,照耀万里。

    在场众人都是看得聚精会神,这样的界空之门蕴含玄妙,其中的时空阴阳等道理,对他们都不乏裨益。

    过了好一会,天上的异象隐去,只剩下金灿灿明晃晃的界空之门矗立在那里,凡是修士,皆可以看到。

    “真是壮观。”

    “好大的界空之门。”

    “比以前的大好多。”

    天水界中的修士都被惊动,纷纷出来观看,赞叹连连。

    他们都是零零星星得到消息,界中会重启界关之门,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声势浩大。

    不过,当想的能够再次和外界沟通之时,修士们的惊讶已经被喜悦取代,以后又是一个新的时代!

    陈岩重新在云床上坐下,刚才重启界空之门,不光是消耗了他不少神意,而且还得到了不少界空之门反馈过来的消息,需要闭关静一静,于是他对两位真仙道,“界空之门已经打开,安排弟子出界之事,就交给道友们了。”

    “没问题。”

    钟文道和花青同样心有喜悦,界空之门一开,不再闭关锁国,可以源源不断地从外面传来各种消息。

    两人打了个招呼,回去布置。

    至于叶初夏,则是来时无声,去时无踪,比起以前,存在感很低。

    三人离开后,亭中只剩下陈岩和牛小郎两个。

    正是夕日欲沉,金灿灿的光晕由远而近,在竹叶松色上沉浮。

    时而有鹤唳猿啼,大鱼出水。

    团团凉风,任意东西。

    牛小郎整理了下自己的衣冠,不疾不徐地开口道,“择日不如撞日,我现在正好离开。”

    陈岩抬起头,看了眼,自然不会阻拦,只是道,“道友珍重。”

    “后会有期。”

    牛小郎一扶头上的星冠,展袖起身,踱步行了三五丈后,身子蓦地一拔,脚下众星托举,昂然上了天穹,向万丈的界空之门上而去。

    轰隆隆,

    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界空之门开启,在这伟岸的门户下,牛小郎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到最后,像尘埃一样,投入其中,消失不见。

    轰隆隆,

    又是一声响,陈岩收回目光,知道牛小郎已经成功通过界空之门,出了天水界,进入虚空星海。

    接下来,牛小郎何去何从,是他自己的决定了。

    陈岩垂下眼睑,捏了个法诀,开始参悟开启界空之门的过程中传递过来的玄妙,其中关于时空阴阳的道理,正好可以提升自己的境界。

    订阅群:115648916,粉丝过两千的可入,入群请发粉丝截图。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