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四十七章 一气化仙 山河宝珠
    剑光乍起。

    行于虚空星海之上,寸寸节节,朵朵如灯。

    上有描霜凝寒,银焰左右,冷气若璎珞罩之,何止万千,密密麻麻,自然成阵。

    后有雷音随之,空空洞洞,四下轰鸣。

    陈岩驭使不生不灭无形剑,剑意随心而动,一拉,一扯,一送,将杀机,寒意,冷光,融为一炉,气象万千。

    如果从上面往下看,简直是万家烟火,祥光一片。

    叶婉罗运转未来之影,刚刚躲避过诸天元胎万衍真音雷,神意的消耗如同潮水般涌去,才落到现世,就见剑光扑面而来,莹莹灯火将自己的眉宇染成一片晶白,森森然刺骨。

    无可奈何,她只有云袖一抖,祭出一个羊角罗网,上有烟笼芍药的刺绣,点缀拳头大小的玛瑙宝珠,晶晶然,莹莹然,冉冉可爱。

    罗网一起,似无形大手提住,倏尔收拢,护住左右。

    “哼,”

    陈岩见罗网上的花纹,蓦地心思一转,原本的剑光之上,升起一层五彩琉璃宝焰,至大阳刚,无物不燃。

    正是他的本命法宝,五色五方五行灵焰。

    “糟糕。”

    叶婉罗这次俏脸都发白了,她手中的羊角罗网防御力惊人,最擅长阻挡飞剑等斩杀之术,有出乎人意料的网罗之力,像蜘蛛网一样,陷入其中,难以摆脱。

    可是此法宝最是怕火,何况对方的灵焰弥漫的气机就很不寻常。

    哗啦啦,

    五色五行五方灵焰包裹住羊角罗网,猛烈燃烧,只是一下,就破了其防御,万千的无形剑剑光紧跟其后,雷音霍霍,惊心动魄。

    刺啦,

    剑光斩到,叶婉罗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杀机上身,寒意横骨,倩影一闪,已经被斩于当地。

    下一刻,

    自中天之上,垂下一道精光,笔直一线,如同狼烟,然后莲花盛开,以为根骨,翩翩女子再次出现。

    神意不灭,仙国悬空,自可滴血重生,一气化仙。

    陈岩没有意外,没有犹豫,没有惊讶,拔剑再上,脚下的太冥真水幽幽深深,浩浩荡荡,蕴含冰封时空的力量,晕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光华。

    真仙有仙国,元气浩瀚,但要以神意沟通,才可元转如意。

    眼前的真仙连续动用秘术,或是未来之影,或是一气化形塑体重生,都是大大消耗神意,现在正是脆弱之时,当然要痛打落水狗。

    叶婉罗感应到从来没有感应过的死亡气息,如此之近,像是自己尚未修炼之时,一个人站在空空的山谷中,四下是冷冷的雪,凄厉的猿啼从林下传来,一声比一声冷。

    是那样的冰寒入骨,是那样的绝望无助。

    天下之大,无可容身。

    叶婉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知道这是灾祸临头,神意返照的预警,她咬了咬银牙,纤纤玉手如同鹤舞,自袖中飞出一串宝珠,足足有三十六个。

    宝珠上天,山河在其中,嶙峋有致。

    看上去,自成空间,端的是异宝。

    轰隆隆,

    三十六个山河宝珠轻轻一碰,随即化为一个大阵,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凝固时空,镇定阴阳。

    陈岩无可阻挡之势头,在三十六颗宝珠的定神之下,竟然被拦了下来。

    做完这个,叶婉罗不敢犹豫,纤纤玉身一起,上引仙国,下铺虹霞,倏尔一转,投向虚空星海。

    只见虹光渐渐远去,如同潮汐平定,只剩下余波,在涯岸上激荡。

    虚空星海浩浩荡荡,不见尽头,真仙要走,很是容易。

    叮当,

    三十六颗宝珠自有灵性,在叶婉罗脱困之后,轻轻一摆,化为一道流光,要紧随其后。

    “留下吧。”

    陈岩没有拦住叶婉罗,可不会让这法宝遁走了,他大袖一挥,太冥真水向前一送,滚滚而行,将三十六颗宝珠淹没。

    汩汩汩,

    三十六颗山河宝珠端的不凡,灵性十足,自珠中喷出一幅幅的画卷,极力挣脱。

    “镇压。”

    陈岩可不会让宝珠如意,太冥真水裹起,不断冲刷,万化之意横扫,侵夺珠中叶婉罗的烙印,洗去之后,恢复本源。

    叶婉罗已经逃之夭夭,只剩下法宝本身,即使是不是凡品,又如何挡得住陈岩的暴力手段,不多时,叶婉罗的烙印全部被洗去,重新化为三十六道明光,上下闪烁。

    “收。”

    陈岩屈指一弹,太冥真水进入到宝珠的禁制核心,将之炼化,立刻就有一段段的消息传来,浩瀚如烟海。

    “想不到只是一件仿制品。”

    陈岩收起三十六颗山河宝珠,目光动了动,这每个珠子都是一个完整的空间,不逊色于一般元神真人的洞天,三十六个合并一起,演化天罡之术,别有妙用。

    刚才连自己都被暂时阻挡,无法去追杀逃走的真仙。

    可这样的法宝,还只是赝品,仿制品,可想而知真正的山河宝珠有何等的威能。

    “算是有所收获。”

    陈岩收起三十六颗宝珠,目光变得幽深,看向叶婉罗遁走的方向。

    在虚空星海中,时空之力不同寻常,各种规则错综复杂,对方逃离之后,难以推断其行踪。

    再者说了,刚才的斗法让此女仙消耗神意很大,现在慌不择路地扎入虚空星海,要是遇到强大的虚空生物就有意思了。

    绝对能够让对方吃不了兜着走!

    轰隆隆,

    正在此时,界空之门再次喷吐出千万道的瑞光霞彩,一艘艘的法舟徐徐驶出,都是长有十几丈,周身上镌刻有细细密密的花纹,弥漫时空的力量。

    法舟出现后,似乎辨别了下方向,然后沿着不同的路径行去。

    又过了一会,都消失不见。

    “他们的动作倒是快。”

    陈岩知道,这是钟文道和花青两人的布置,派出界中的子弟前往其他的界空进行互通有无,当然是前往友好的界空。

    “也不知道刚才被我打走的真仙是来自于哪一个界空,”

    陈岩来回踱步,对方和瑶池天界的人混到一处,也是个麻烦。

    “以后再说。”

    陈岩大袖一摆,穿过界空之门,回归天水界,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