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四十八章 返照过去斩因果 一羽不加身上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陈岩出了界空之门,向前三步,身子一拔,腾空而起,自西向东。

    少顷,他来到黑水渊上空,遁光自生五彩,像是青虬出水,晕彩耀辉,然后轻轻一折,向青翼岛方向遁去。

    正是傍晚时分,岛上夕光照影,云烟出没。

    高高的松树,竿竿的青竹,幽幽的泉池。

    真的是石老则润,鹤瘦则孤。

    清闲,幽静,空旷。

    遁光一收,陈岩踱步而出,稳稳当当落下,太冥真水一起,有一种叶藏风雨之声。

    “咄。”

    陈岩听着泉水激石的泠泠作响之音,径直在一颗大松下端坐,念头一起,三十六颗山河宝珠悬于头顶,晶莹生光。

    山河宝珠,有天罡之数,个个晶莹圆润,生有空间之力。

    联合起来,更是有鬼神莫测之能。

    陈岩早有打算,屈指一弹,大哉九真天玄宫浮现出来,太玄雷尊自宇宙雷池中起身,丈二琉璃身,用手一引,三十六颗宝珠飞入宝宫。

    “祭炼。”

    太玄雷尊口吐真言,滚滚的雷霆进入山河宝珠,在里面生成球状闪电,弧形闪电,到最后甚至有雷霆真灵出现。

    陈岩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然后静心凝神,神意沟通莫名之地的仙国,开始将自己从界空之门中参悟的时空之道理,融入其中。

    真仙第一重,照见过去,见证因果。

    通常来讲,任何真仙都可以做到,但这个程度是不一样的,有的可照见三五百年,有的能够七八百年,有的能够上千年。

    过去是未来的积累,当然是多多益善。

    陈岩刚一晋升,就可照见过去三百年的时光,可谓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这和他扎实的根基,所修炼的太冥玄天宝典,还有各种机缘有关。

    现在得到界空之门的信息反馈,立刻突飞猛进。

    什么是过去?

    过去是一本书。

    松风飒飒,吹来一席明月,满纸碎玉,琼琼晶莹。

    发黄的书页上,有稀稀疏疏的文字和图画,交织纵横,氤氲其气,可以看到,像是叶子的脉络般,非常复杂。

    明光照到,冷辉降临,泛黄的文字和画面变得熠熠生辉,与之牵扯的脉络同样在延伸,历历在目。

    实际上,这不是脉络,而是因果之线。

    在元神境界,修士的思维空前强大,也能够回想起过去的种种,纤毫毕现,无所遁形,但那样的程度,只不过是镜中照影,只能够看到镜子中的月亮的影子。

    镜子太小,看得到就很少。

    而真仙的返照过去,则是浩浩若明月,一望无垠,不光是能够将过去之事还原,还可以照见过去事情发生之时牵扯的因果,寻着蛛丝马迹,不断延伸。【愛↑去△小↓說△網w  qu 】

    人生天地间,自有因果报应,屡试不爽。

    因果缠身,如同人披着厚厚的枷锁前进,劳心费力。

    对于修士来讲,要六根清净,要超凡脱俗,则要不断斩去因果。

    只是以往限于境界修为眼光,很多事情都看得雾里观花一样,哪里能够分得清所有的因果?

    真仙之返照过去,就是要追根溯源,明察因果,能斩之则斩之,能弥补则弥补,以求达到因果不加身,智慧自空明的境界。

    那个时候,真的是不见因果一身轻,没了后顾之忧,才能够从从容容地见证未来,寻自己的道路。

    不然的话,过去查不尽,因果还不请,再进入未来无穷变化之时,就会有因果之力纠缠,甚至还会形成因果之劫难,到时候可就惨了。

    要知道,未来本就是分岔万千,时时变化,妙妙不同,最是难以把握,真仙进入其中,就像普通人进了迷宫,当然要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如果这个时候还有因果之劫,相当于迷宫之中再添上陷阱,那难度简直直线飙升。

    “玄天之道,在乎一心。”

    陈岩一动不动,神意化明月悬空,照见过去种种,所有的因果无所遁形,一一浮现出来,然后以他莫大的法力贯通时空,不停斩断。

    很多因果都是在他修为很低之时结下的,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来看,当然解决起来很简单,只要能察觉,就能够解决。

    这样的局面,就好像人体内的损伤一样,很多病菌潜伏,它们实际上非常非常弱小,但由于藏得太深,根本发现不了。

    一旦发现,一根手指头就能够碾碎。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岩照见过去,发现了很多的因果,然后解决,看上去没有任何的变化,但他身上开始氤氲白光,状若琉璃不染尘。

    因果斩去,枷锁开裂,身上的重担越来越少,一身轻之下,机行圆满,从容自在。

    这一刹那,要定格在永恒。

    金珠宝界,观天阁。

    晶光自天穹上垂下,落水如珠,粒粒饱满,璀璨光明。

    风一吹,珠光生烟,暖熏熏的。

    凌东来头戴法冠,身披莲花仙衣,身材消瘦,样子不起眼,但天门上云气潮涌,剑气雷音,声势惊人。

    再仔细看,剑气之上,隐有缓慢的时光在流转,已经半步踏入真仙境界,天才之名,名副其实。

    他现在静静地坐在亭中,用手捻着锋锐的剑气,如同洞箫在低吟。

    “想不到是这个结果。”

    凌东来想到自己查到的消息,心情莫名。

    少顷,忽有大风卷起,妖气横霄,滚滚黑光蔓延过来,如同乌云一样,重重叠叠,上有一个大妖,独角而牛身,腾云起浪。

    杜青牛驾云而来,妖气冲霄,身上的气势惊人,他昂然进入小亭,在凌东来对面坐下,面颊上的横纹抖动,阴森可怕,压着嗓子道,“你们观天阁连打探个消息都这么费劲,真是枉大了名声。”

    “玄元上景天局面错综复杂,没有哪一个势力可以一手遮天,我们观天阁同样不例外。”

    凌东来不软不硬地刺了对方一句,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他算是明白对方的脾气,是真真正正的大妖,肆无忌惮,恶言恶行,真是让人厌恶。

    杜青牛大笑了几声,抓起案上的酒壶就是一顿痛饮,然后,道,“这里有好酒伺候,有好肉吃着,有美人陪着,比神仙的日子还自在,你们查不查消息都无所谓了。不过我家老爷催的很急,到时候,嘿嘿,”

    凌东来听出对方的威胁之意,观天阁确实在玄元上景天中有一方势力,但和青牛背后的势力比起来就差远了,正是这样,他才不辞辛苦,打探消息。

    想到这,凌东来压下心头的怒火,将打探来的消息讲了一遍,道,“你要寻的人应该在天水界。”

    “天水界,陈岩,”

    杜青牛敛去面上的笑容,目光变得冰冷,身后的时空之力弥漫,泛着青光。

    “这样的力量,”

    凌东来一愣,面色变了变,没想到这个大妖还有这样的实力!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