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四十九章 定下计谋伐界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中夜。

    青翼岛上有白光。

    浮浮冉冉,朵朵团团。

    乍一看,像是月如鼎壶,被人推到,里面嶙峋月色自天穹垂下,倾斜出一片冷霜,清清亮亮,错出在黑水之上。

    交织如细花,枝叶摇摇。

    静幽,清冷,不似凡俗。

    偶有鹤唳清音,自崖前出,有金石之响,四下响应。

    少顷,倏尔一道熏熏然烟霞腾空而起,徐徐展开,如同画卷,上面是影影绰绰的影子,密密麻麻,看不清楚。

    每个影子上面,都有牵连的细线,从头到脚,行走起来,蹒跚漫步,非常艰难。

    正在此时,明月一照,诸般细线像是冬日的积雪般融化。

    一个个的影子变得灵动起来,欢声笑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画卷由浓转淡,缓缓隐去不见。

    陈岩睁开眼,眉生毫光,前所未有的明亮。

    “原来如此。”

    陈岩大袖一展,自地上起身,踱步在松树下,针针叶叶垂空,照出眉宇一片绿意,他嘴角带着笑容。

    照见过去,不是一蹴而就,其中包含若干的法门,照见过去,斩断因果,追根溯源,等等等等,都是仙家之术,不到境界,自然一无所知。

    可是一旦有所感悟,则水到渠成,内外通明,得精要秘术。

    这一次闭关修炼,参悟界关之门中传递来的信息,不光让他斩去了不少因果,自内而外的轻松,而且还得到一门秘术,可以混淆过去。

    从字面上来理解,就是运用秘术法门,将自己的过去篡改而不留痕迹,要是真有人窥视,则让对方吃个大亏。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窍门,说起来简单,但都是太冥玄天宝典中的不传之秘,境界到了,自然学会。

    叮当,叮当,叮当,

    这个时候,半空中有清音绵长,如韵如曲,很像是松石苍老,青苔斑驳脱落,掉在湖光中的声音。

    下一刻,

    太玄雷尊自宇宙雷池中站起,丈二琉璃身,三头六臂,他的身后,多了三十六颗宝珠,珠珠晶莹,粒粒圆润,里面自成一片雷霆空间,各种各样的雷霆,雷球,雷神居于其中,呼啸风云。

    很明显,太玄雷尊已经将陈岩从外域真仙手中夺来的山河宝珠彻底炼化,演化为雷霆空间,积蓄雷霆之力。

    有此宝辅助,大哉九真天玄宫的威能再上一个台阶。

    陈岩看了眼,大袖一挥,收起状若水珠般的宝宫,又想到自己晋升真仙之时,自动投怀的神物,目光变得幽深。

    他站在原地想了想,脚下起了一朵青云,托住身子,往山门深处中去。

    叶初夏头戴莲花冠,身披日月星袍,手持玉如意,头顶上松冠伸过来,小枝盘郁,针叶细细,泛着如玉的光彩。

    细密的光,倒垂下来,像是璎珞般卷起,这位叶长老手按玉如意,若有所觉一样,睁开眼,见到陈岩进来,开口问道,“陈副殿主可有事?”

    陈岩上前见礼,不答反问,道,“不知长老炼制法宝如何了?”

    “差不多了。”

    叶初夏目光幽幽,深不见底,道,“可要开始下一步计划?”

    “不错。”

    陈岩声音斩钉截铁,非常坚定,道,“依我之见,要尽快动手。”

    叶初夏点点头,松色照在身上,很是平静,道,“那就开始吧。”

    “我召两位道友前来。”

    陈岩见叶初夏答应下来,屈指一弹,两道流光发出,须臾出了黑水渊,轻轻一折,向着不同方向飞去。

    不到半个时辰,宝光如倒囊入水,粼粼然,晶晶然,明明然,层波起浪。

    玄音激荡,金花坠落。

    钟文道和花青两人联袂而来,神情凝重,很显然,他们已经知道消息,只是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还是很突然。

    陈岩待两人入座之后,云袖一摆,道,“今天请两位来,是想商量一下反攻其他界空之时。”

    “上次他们大举来犯,气势汹汹,不可一世。”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也要针锋相对!”

    “要攻打别的界空。”

    钟文道横在膝前的法剑发出一声清亮的龙吟,给人一种跃跃而试的渴望,道,“我没有问题。”

    花青扶着身前含苞待放的梅花,朵朵压着枝头,沉吟少许,问道,“这么急切?”

    “不急不行。”

    陈岩抬起头,剑眉一轩,杀机森然,道,“要是我猜的不错,前段时间狼狈而走的外域真仙们绝不会善罢甘休,他们肯定要卷土重来。”

    “这样的话,不如我们主动出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要是能够率先斩杀一两人,那是再好不过。”

    “这样,”

    花青美眸一动,目中余光正好扫到陈岩,发现其身上的气机沉凝不动,空空灵灵,先是微微愕然,然后很是惊讶,她刚要说话,又闭上嘴。

    “怎么可能?”

    花青垂下眼睑,挡住眸中的异色,她真没有想到,短短时间内,陈岩的修为再次提升,照见过去,斩去因果,无牵挂而一身轻。

    这样的进步速度,堪称不可思议。

    同样的,对方的战斗力也是急剧增长。

    “看来两位道友都没有意见了。”

    陈岩见两人没有反对,敲了敲案上的玉磬,有道童从后面转出,展开准备好的界空堪舆图。

    “这个堪舆图。”

    钟文道和花青抬头看了几眼,发现此堪舆图不知道是何种材质制成,非金非木非铁非石,上面有奇异的花纹,似有形似无形,大小不同的光晕上下,有莫名的色彩。

    两人并不关心堪舆图的材质,也不关心堪舆图的样式,令两人惊疑的是,此堪舆图记载的太过详细。

    界空中的地势地形,势力分布,等等等等,包罗万象,前所未有。

    恐怕是那几个界空中的真仙都不一定有这么完备的堪舆图了!

    陈岩清清如玉的声音在殿中响起,道,“这几个界空实际上和天水界有很深的关系,很久之前,是一个整体。”

    “我们只要能够将它们再次统合到一块,使得整个天地晋升,其中的功德足以令我们剩下上万年苦修之功。”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