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五十章 人在家中坐 祸从天上来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十日后。

    天穹澄明,不见纤云。

    月出于东山之上,冉冉地照在林前嶙峋的枝叶,漏下清辉。

    乍一看,大小不一,稀稀疏疏如霜雪,有一种滃滃翳翳的姿态。

    松老,石润,水清瘦,画面初开,乍暖还寒时候。

    陈岩和叶初夏并肩立于崖前,法衣猎猎。

    他们两人看着眼前的景象,天上月,水中影,崖前松石,都是沉默不言。

    只是静静而立,就气度从容。

    少顷,两道煊赫浩大的仙光有天而降,依次落地,钟文道和花青相继走出,一人提法剑,一人抱梅枝。

    陈岩见此,转过身,开口道,“两位道友可否安排妥当了?”

    两人点点头,眉宇间青意一片,隐有杀伐,干脆利索地道,“可以出发了。”

    “那我们就出发。”

    陈岩大袖一挥,一点金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三五个呼吸后,就化为天宫,金门玉户,垂光如编珠,拳头大小的雷霆神灵上下游弋,千千万万。

    “请。”

    四个人相继进入天宫,在云榻上落座,然后太玄雷尊自雷池中出现,捏了个道诀,大哉九真天玄宫倏尔拔地而起,化为一道霹雳,直直投向界空之门。【愛↑去△小↓說△網w  qu 】

    时候不大,大哉九真天玄宫就离开了天水界,进入虚空星海。

    虚空中。

    浩浩荡荡,幽幽深深。

    时不时有磁光惊虹,千千百百,从四面八方而来,打在飞宫上,发出雨打芭蕉的声音,噼里啪啦,自有韵律。

    有水光自宇宙雷池中引出,蓄翠凝黛,晶晶莹莹,上有莲花盛开,出水三尺,莲香细细,横浸法衣。

    荷叶之下,水面之上,还有紫砂茶壶,八棱细花状,茶香和花香相磨,嗅一下,神清气爽。

    四位真仙坐在云床上,品着香茗,听着外面磁光惊虹敲打飞宫的声音,悠然自得。

    看他们的样子,真的不像要前往别的界空进行一场杀伐,而是像晴雪窗下,三五好友,听雨打芭蕉,水绿细叶,交流学问。

    钟文道目光下望,看着宇宙雷池,精致的花纹演化天地至理,玄妙无穷,道,“这件仙家之宝是陈副殿主元神境界时候亲手炼制,真是让人想不到。”

    陈岩笑了笑,端起茶盏,里面茶叶老青,色若琥珀,抿了口,道,“真是运气好,当时我也没想到能够炼制出一件仙家之宝。”

    提到运气两个字,钟文道真是无语。

    这是事实啊,眼前这位的气运可是真真正正让人眼红。

    花青则是手扶梅枝,团团吐蕊,映得宫裙上花色翩翩,她美目扫过太玄雷尊身后的三十六颗山河宝珠,沉吟少许,道,“这法宝我看着眼熟。”

    “这个啊,”

    陈岩没有好隐瞒的,将当日在界关外的斗法讲了一遍,道,“我是从那位女仙手中夺来的,道友可知道其来历?”

    “敢在我们界关外徘徊不去,肯定是居心叵测,道友驱逐的对。”

    花青先是肯定了陈岩的做法,然后才徐徐开口,道,“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元皇宗的叶婉罗,我曾和她打过一次交道,为人傲慢,不是易与之辈。”

    “元皇宗。”

    陈岩听到这三个字,目中的异芒一闪而逝,若有所思。

    这个话题,三言五语后,就结束了。

    接下来,四人居于云床之上,各自显出天门上的庆云,交织一片,开始再次讨论如何讨伐既定的界空。

    庆云连绵,郁郁青青。

    上有图文演化,不断推演。

    真仙参悟时空,凝练规则,能够趋利避害,冥冥之中有气数,他们现在就是联手遮掩气机,防备被对方察觉。

    有四位真仙全力出手,加上陈岩自太冥宫带出的遮蔽天机的法器,神通法器并用,遮蔽天机,蒙蔽对面的真仙,当是万无一失。

    大哉九真天玄宫在虚空星海中无声无息地航行,四位真仙蓄势待发,准备接下来的惊天一击。

    金晶尘空界。

    有日月湖,日湖圆似大日,混元上下,金水晕波,灼灼其华,月湖弯弯似眉,晶晶莹莹,玉光升腾,寒意冷冽。

    两湖相对,中间是大岛相连,其上建造宏大仙宫,玉女道童往来如云,仙鹤灵猿左左右右。

    四季不败之琼花瑶草,日日成熟的仙桃灵杏,郁郁馥馥,到处都是。

    宫殿深处,妙音叠叠,寒香层层,珠玉环佩的声音连绵成一片,一个女仙的声音传出,像是洗去石骨中绿色的泉水,道,“怎么心思不宁,难道有事情发生?”

    凌月仙蹙起好看的黛眉,纤纤玉手伸出,如同弹琵琶般抖动,一个个的篆文在指尖流转,化为一个个的卦象,在组合,在排列,在推演。

    可是不管怎么看,都是平平静静,没有任何的异样。

    “难道是最近图谋大事,从而引得心绪不宁?”

    凌月仙从法座上起身,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如同五色孔雀的尾翼,上面闪烁着莫名的光,她踱步来去,心中思考。

    在前几日,延庆观观主李扶南又从外面找到了强大的盟友,准备在最近再次讨伐天水界,彻底扫荡天水界的势力,然后回归以前的格局。

    他们最近紧锣密鼓,费心费力,一想到上次六位真仙的铩羽而归,都不敢怠慢,谨慎,谨慎,再谨慎,要确保万无一失。

    这样的状态下,即使是真仙都得全力以赴,影响到心境也不足为奇。

    “只是,”

    凌月仙又走了几步,发现这种心绪不宁的感觉愈发强烈,她想了想,屈指一弹,发出一道通讯符箓,沟通在界空中的另一个真仙。

    金晶尘空界的仙道要比天水界繁荣的多,金丹修士和元神真人几乎是天水界的百倍以上,可是限于世界的体量,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只有三位修炼到真仙境界。

    有一位已经前往延庆观商议大事,现在界中只剩下她和另一位真仙六虚君坐镇了。

    只是飞信刚刚发出,凌月仙心中的心绪不宁达到了顶点,这一刹那,被蒙蔽的天机似乎承受不住,纷纷裂开,她一下子看到了未来的某段影像。

    “不好。”

    凌月仙大惊,抬头向天穹上看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