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五十五章 依稀伟力禁天地 抹去过去因果空
    正当午。

    晴竹凝雪,青苔出没。

    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两侧生有松柏,虬枝盘踞,郁郁青青,风一吹,有飒飒松音。

    陈岩大袖飘飘,手持一个似罗盘状的法器,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时而在岩下驻足,手捏法印,精心推算,时而踏踏而行,木屐踩在草上,印出细小的齿痕,时而打量四下,像是将翩翩林影尽收眼底。

    要是仔细看,就会发现,随着他的动作,罗盘法器上浮现出细密的纹理,由模糊到清晰,

    不多时,来到山顶。

    真正登高望远,天地一清。

    极目看去,远处湖光浩森,云石上下,鱼龙之气弥漫,绵绵不绝。

    而立在峰头,山高而险,半山寂静,不闻鸟雀之声。

    只有到处的芳草杂枝,不分远近。

    正在这个时候,日光照了下来,光华笼罩的地方,跃动着金灿灿的光晕,而照不到的地方,则是碧绿幽深,金绿之光相磨,千姿百态。

    陈岩看在眼里,眉宇间满是喜悦,不是因为如斯景象,而是手中的法器完成最后一个纹理,发出一声清亮的龙吟。

    “真是在这个地方。”

    陈岩哈哈大笑三声,辩明方位,脚踏天罡,真仙的力量发出,手中的罗盘猛地一震,像是有灵性一样,自峰头一个龙口劈石上投去。

    罗盘自龙口向下,撞开一个隔绝,有一个深不见底的下坠,不停往下。

    往下,往下,往下。

    再往下,再往下,再往下。

    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陈岩盘膝而坐,背后是幽幽深深的太冥真水,大哉九真天玄宫浮现在其中,混元如一,泛着雷霆,他捏着道印,心神和罗盘合二为一,身临其境。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叮当一声,罗盘停止下坠,发出一道金石之音。

    声音远远传开,晕着光彩。

    似乎在宣告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复苏。

    陈岩凝神一看,一个惊人的景象出现在眸光中。

    广袤不知道几万万里的地下,不是鼎沸的如龙的地气,也不是能够熔炼万物有着硫磺气味的岩浆,而是密密麻麻的篆文。

    万万千千的篆文,悬空而生,垂光如珠,庞大无匹,像是星辰。

    篆文之大,无与伦比,里面有各自不同的空间,讲述各自不同道理。

    组合排列起来,有一种超越世间的伟岸。

    即使是尘空界的意志,在这样的篆字经文之前,也要俯首,只能够扭曲本能,按照篆文的轨迹运行。

    伟大,无上,超乎世界。

    在这样的面前,天地都要臣服,陈岩的真仙意志在其面前,如同蝼蚁一般。

    好一会,陈岩才从震撼中清醒过来,冲击太猛烈,让他的灵台都摇摇欲坠,忍不住喃喃自语道,“难怪金晶尘空界是原来天水界的一部分,却这么多年来判若两界,原来是有这样至高无上的力量镇压。”

    让金晶尘空界都臣服,按照自己的意志运转,打破常理,这样的力量,想一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是天仙,还是之上的存在?

    陈岩定了定神,口诵真言,悬在半空中的罗盘像是冬天的积雪融化一样,化成绵绵长长的水光,一个个的六角真文跃出。

    真文一变二,二变四,四成八,到最后,千千万万,万万千千,字字珠玑,阐述莫名的道理。

    同样组合成一篇经文,悬于其上。

    说起来也怪,这样的经文,只看声势,和一个个篆文有星球大小的禁制差距之大,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是甫一出现,就引动了莫名的变化。

    叮当,叮当,叮当,

    星球大小密密麻麻的篆文之上,蓦地出现幽光,亿万齐射,凝在半空中,浮现出一个影子,难以描述,伟岸浩瀚。

    看上去,不是一个人影,而是一个天地,一个时空,一个混沌。

    他看了眼幽水中孕育的真文,脚下一起,漫天星球大小的篆文立刻同时绽放出无量的明光,似乎渗入到尘空界中无量的时空里,抹去某种烙印和痕迹。

    在这样的光中,陈岩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到,懵懵懂懂。

    好一会,光芒退去。

    幽幽深深的黑暗中,泛着光,亮晶晶的。

    陈岩这个时候才可以睁开眼,看到不知何时,悬在空中,密密麻麻,大如星球般的篆文一个不见,神秘的人影也消失,只有自己带来的罗盘所化的幽水文字,浩浩荡荡,发出莫名的声音。

    汩汩汩,

    似乎是受到声音的召唤,地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像是朵朵盛开的莲花,郁郁馥馥的香气弥漫,一种前所未有的生机在萌动,上升,沸腾。

    陈岩端坐不动,周围垂下郁郁青云,祥光片片,一种喜悦的味道在周围徘徊,这是来自于天地深处的意志。

    意志不再扭曲,不再被拘役,而是恢复本我。

    是喜悦,真正的喜悦。

    陈岩感受着这种喜悦,灵台中放出光彩,他的身后,过去的画面再次浮现,斑驳的书页翻动,一页又一页,一页又一页。

    可以看出,很多很多的书友上没有任何的痕迹,空空明明,已经因果斩去,不加一羽,而只剩下的上百页,上面的痕迹纹理非常非常淡,像是云光,像是水光,有形无形,看不清楚。

    这是大因果,隐藏的很深,上一次照见过去,没有发现。

    现在得到尘空界的喜悦,以往照见过去见不到的因果终于显现出来,由模糊到清晰,历历在目。

    “这就是最后的因果了啊。”

    陈岩看得清楚,自己的过去,延伸下去,只剩下此因果横在里面,于是念头一起,用手轻轻一拂,上面的痕迹全部抹去。

    这一刻,陈岩真正的觉得心里一空,自己的过去没有了任何的负担,没有了任何的纰漏,没有了任何的痕迹,一羽不能加,空空灵灵。

    受此牵引,体内的力量也变得前所未有的活泼泼的,灵动非常。

    咔嚓,

    过去空空明明,不留痕迹,然后时空牵引,一段段的光芒浮现,变化莫测,是未来。

    过去的对面,就是未来。

    陈岩目光晶晶,他已经踏入真仙第二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