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五十六章 风云雷动
    翌日。

    湖泊静幽。

    正是夕光斜照,群山倒影。

    锦鳞跃水于明辉下,白鸥矫翼而清鸣。

    尚有泉水下注,泠泠作响,似与之相合。

    陈岩端坐在石上,玉光发彩,映霜于面,他目光晶莹,身后的太冥真水幽幽深深,空空明明,进入到未来不可知。

    “真仙第二重。”

    陈岩喃喃一句,坐直身子。

    过去不留痕,因果不加身。

    真真正正的无束缚而一身轻,可以窥视未来,从万万千千的岔路中找到适宜自己的路子。

    陈岩捏了个道诀,眸子中浮现出七彩琉璃光,篆文卦象在其中运转,生灭,组合,交织成未来的图案。

    少顷,他就从这种状态中清醒过来,眼睑一垂,散去眸中异象。

    不同于照见过去,窥视未来,亿万变化,因果交织,每一个刹那,都会消耗海量的神意,不可随意为之。

    且未来分岔太多,茫茫无际,容易陷入到里面,难以脱身。

    不过窥得未来,可见天机,预知旦夕祸福,实在了得,令人赞叹不已。

    陈岩若有所思,抬起头

    见叠丘秀峰,湖水纤曲。

    山间古木参差,郁郁葱葱,萧萧森森,氤氲绿云,在霞气之上。

    青红交映,彩色迷离。

    一种莫名的气机在弥漫,欢呼雀跃。

    尘空界,正在调整,发生潜移默化的变化。

    叮当,

    这个时候,三道宏大浩瀚的仙光拨开云霞,轰然降临,将周围凝出一片白玉的无暇,叶初夏,钟文道和花青显出身形。

    花青纤腰束素,梅叶衣香,翩翩而来,她的足下花色莹莹,滚动着晶晶的露珠,滴溜溜转动,美轮美奂,率先开口道,“陈副殿主,我观界空中气机发生变化,可是计划已完成?”

    陈岩点点头,目光清亮,答道,“正是这样,尘空界在缓慢调整,以后会重新回归天水界,融入其中。”

    花青听得美眸中有异彩,纤纤玉手拢在袖中,道诀在指尖跃动,不断推算,尘空界的轨道变化虽然细微,但有心去算,还是可以察觉到蛛丝马迹,于是欣然肯定,道,“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盛事!”

    钟文道同样面上带笑,此举一成,天水界体量上升,他们身为土生土长的真仙,同样会水涨船高。

    叶初夏摆了摆拂尘,周身素气云浮,宛若霜雪重重,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动手,前往下一个界空。”

    陈岩正了正头上的道冠,不生不灭无形剑悬于身后的幽水中,眉宇间带出一缕锋锐,叮嘱道,“我们在尘空界的举动可能已经被他人探知,下一个界空不定会有何等意外发生,诸位道友切不可大意。”

    钟文道和花青敛去笑容,神情变得凝重。

    尘空界的两位真仙重伤,整个界空发生气运转移,这样的举动实在太大,可不是他们能够遮蔽气机的。

    这样的局面下,肯定会形成连锁反应,和天水界利益攸关的真仙们自然可以推算出尘空界的变局,从而作出应对。

    他们不会坐以待毙,肯定会有针锋相对。

    不多时,四道仙光冲霄而起,青翼垂天,向五环界空之门驶去,三五个呼吸后,就不见了踪影。

    崇明大观界。

    宗门在水下,幽泉怪石,木叶有霜。

    遥遥看去,萦青染白,映着外面的波光粼粼,弥漫一色。

    檀木桌上的青铜大肚鼎炉中烧着上好的香料,袅袅香气散开,如烟如霞,陪着若有若无的玄音,超然出尘。

    室内祥光瑞气成片,光明浩瀚,数位真仙齐齐而聚,演化各种异相,光阴如水。

    延庆观观主李扶南头戴逍遥冠,身披千山万水法袍,手按如意,眉头微微皱起,道,“前段时间,天水界突然有界空之门升起,立于界关上,他们已经派出弟子前往别的界空了。”

    话音一落,他手中的玉如意一指。

    下一刻,

    屏风上有万千的篆文流转,隐有龙吟虎啸,一时紫青,倏尔化为半截光幕,不停拉近,见得一个界空立于中央,表面是如水纹涟漪般的祥光,粼粼徐徐,无声无息。

    宏伟的门户非常显眼,即使只是用法器照见,依然可以感应到扑面而来的沉重。

    “这个界空之门,”

    在座的真仙上下打量,面上满是惊讶,他们见多识广,自然可以看出其中的不同,道,“真的很有威势,看样子不像是天水界的真仙筑造的。”

    他们同样很疑惑,天水界的真仙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要知道,有了界空之门,纵然可以使得天水界的人可以出来,和别的界空沟通,但对于他们这样虎视眈眈的人讲,可是开了口子。

    只要谋划得当,是很容易杀入天水界的。

    毕竟界空之门的防御,可抵挡不住数位真仙的联手攻击。

    李扶南看了眼身前垂髻如温润少年,一身青衣的真仙,开口问道,“罗道友眼光见识高人一等,不知有何见解?”

    其他人听到声音,也将目光投向坐在清清如水的莲座上的真仙,他们都知道,这位是来自于玄元上景天最为繁华强大的界空,要比他们偏僻一隅的见识广,目光毒。

    罗聘眯着眼,盯着明光中的界空之门,沉吟少许,才开口道,“这样的界空之门大不一样,不是真仙手笔。”

    李扶南听了,玉如意一摇,散去力量,屏风光幕上的天水界影响变得模糊,逐渐消失,这样映照,不光是法宝了得,他每时每刻都要消耗不少的神意。

    正是这样,他才不会时时刻刻观察天水界。

    “不是真仙手笔”

    李扶南少有的失态,目中流露出锐利的光彩,一字一顿地道,“难道天水界还有这样的人物?”

    “天水界以前肯定出过这样的大人物。”

    罗聘用手扶着眉心,眸光转动,像是在推算,道,“这样的界空之门应该是被人从封印中唤醒,其威能不可小觑。”

    李扶南刚要说话,蓦地心中一动,有一种心神不安。

    在同时,室内的其他几个真仙也都有察觉,立刻施展神通,推演天机。

    不一会,众人就弄明白发生了何等之事,面色铁青。

    “好大的胆子!”

    李扶南怒气勃发,他真是没想到,天水界的人会有这么大的气魄,居然敢主动出击,还将尘空界的两位真仙重伤。

    “是四个真仙。”

    来自于尘空界的广元子脸色最难看,虽然他平时和六虚君凌月仙两人也有龌龊,但同属一个界空,更多的是守望相助。

    现在两人重伤,不知道多少年才恢复过来,尘空界只剩下他一人,可是危险了。

    罗聘深吸一口气,坐直身子,郑重地道,“让我来推算一下他们的下一步。”